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家园(散文外二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哲理散文

【家园】

出生抑或生活在北方高原的人,生命中的一些章节或多或少与一些野生动物有关。春夏抑或秋冬,我在这块高原上行走,侧耳倾听高原地气发出的声响。在这个时候,不经意间完成了一些与自然有关的心灵对接。

野兔是北方高原最常见的野生动物,它的肤色与自然的光芒异曲同工,苍涩里泛起鱼肚白。它们在高原上行走的路线,因季节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冬季觅食,是由高处向低处有规律行走,或由荒野向村庄靠近,那里离水源最近。天寒地冻的时候,每天水分的补充,是其必备的课题,时间长了也就踩出一条又一条平行或交叉的路。野兔是散居动物,雌雄分开,界限分明,各行其道。大片的荒山野岭之间,他们分散在人迹罕至的地方。

对它们来说,这也是一种生存法则。

在冰消地融时节,野兔用利爪扒开地皮,啃食新鲜的草根。在草木破土而出的春天里,草籽的芽翼开始舒展,野兔就开始四处活动,用灵敏的嗅觉,感受到草木的讯息,活蹦乱跳寻找新鲜的杂草,细细咀嚼春天送来的滋味。

它们在晚间吃饱喝足之后,随便寻找一个地方,在一株野草下,用锋利的爪子把上面的土刨开,就算一个家。它们选择的临时卧室,目力所及视野开阔,以便发现敌情,随机应变。

对于人或狗,它们有一种天生的敌意,闻听到危险时,它们会迅速从窝里箭一般的蹿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惊人速度向前奔跑而去,边跑边观察着敌情,能在密林里左冲右突。在天敌靠近时,它会迅速降速,侧身向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一般未经训练的狗,望其后尘,难以匹敌。它们逃离险境后,在不远处又筑窝躲藏起来。

野兔的视力极好,捕猎者用细米丝作成的兔套,它们也能看的一清二楚。它们在静静的夜晚,慢条斯理的沿着固有的路线行走,只要经过用细米丝做成的活口兔套,它们便停住行走的脚步,观察一番后绕开而走。

野兔的嗅觉敏锐,人在它们行走的路上留下踪迹,倘若不去巧妙的伪装,它们就会弃路而走,另行其道。

野兔的家没有固定场所,在一定范围内,它们游走四方,懒得行走时,随便在一株沙蒿或其他植物底部,简单筑巢,就是它们的家。它们的家远离崖畔,概因后腿长前腿短,适易从低处向高处奔跑,而由高处向低处奔跑时,会造成筋斗连连,易被捕获。

野兔在怀孕生子时,它们在远离人烟的地方,选择茂密的植物作为自己的隐身之地,在植物的底部挖洞,把身上的长毛撕下,铺在洞里作为产床,生产后为兔仔每次哺乳过后,出去觅食时就把洞口封住,再用杂草作掩体,麻痹人和其他动物的视线。

曾几何时,民间猎枪甚多,冷森森的枪口不知何时对准了野兔的脑袋和胸膛,扳机扣下枪口喷出的火光,就是一股血迹的喷洒,一个个血液流淌的命运就此终结。而如今,枪支的收缴,野兔在北方高原上已组成最大的野生动物种族群体。

山鸡是高原上常见的一种飞禽,它们喜欢游走觅食,奔跑速度很快,倘若遭遇人或其它动物的威胁,它便低空飞行一阵,然后落下继续行走觅食。雌雄差异较大,极易分辨。雄鸡羽毛华丽,色泽艳美,颈部有白色颈圈,尾羽长而有横斑,个体大。而雌鸟的羽色暗淡,大都为褐和棕黄色,而杂以黑斑,尾羽较短,个体略小。山鸡在北方高原是常见的鸟类,沿河平原、梁外丘陵山地均有出没,村庄、田野、道路两旁时有现身。它们在草丛、灌木丛中营巢,在隐藏处用爪子掘成一个土坑就是它的家。秋季幼雏喜群居一起,冬季长成之后也是群居,少者三五只,多者一二十只。在春暖花开的季节,他们则分散活动。离人七八十米就迅速起飞而离去。山鸡起飞再次落地时,它们的着落地点远离隐藏点,它们常常在一次惊扰之后,故作高深的与人捉起了迷藏,当人们到着落点去搜索时,往往不见它们的踪影。在大多数情况下,当它们落地后,又迅速向前转移,以防不测。当它们在向前方走动时,如遇上横沟、草地、田地的尽头、水边岸边及山上的石头断层、断崖等地才停止前进,并躲藏在附近的草丛中。这时它们的头朝向开阔地,警觉地私下观测动静,当人们不经意走向它们时,它即扇动翅膀,腾空而起。

山鸡是田间地头或者道路两旁的常客,人们在远处常瞭见一至两只山鸡在慢条斯理的边走边觅食,特别是那些雄山鸡,华丽的羽毛在早晨蓬勃的太阳,抑或夕阳即将西下的时刻,器宇显得更加轩昂而高贵,对那些在喧嚣的城市里生活的人来说,短暂的驻足与观赏,那瞬间的兴奋或许能拨动你生命中的某一根琴弦。

人也有人的生存法则,野生动物有野生动物的生活样板,人与自然的相依相偎,是构成社会和谐的基调,其实家园是人和动物乐此不疲的精神寄托。

【一棵树】

一棵树离我很近,其实也很远。

一棵树在两个不同的坐标,一个在一个村庄,一个在另一个村庄,而它们在我生命的长河里,或长或短都与我有关。

三十五年前,我的故乡乌兰水库大坝南岸栽植绿化带时,坝头顶端仅有一棵柳树成活,那个时候我还不到十三岁。

从此,坝头的南端长着一颗柳树,一颗孤独的树,作为柳树家族的象征,在那里顽强的生长,与我的人生阅历有了许多关联。

主干上斜逸的旁枝,向四面伸展开去,浓密的树冠,形成硕大的阴凉,三户牧民的劳作归来,时常在这里歇脚,拉家常。孩子们双手搂住碗口粗的主干,随着手的移动,脚板向上攀爬。双手握住旁枝,就像攀树的猴子,在高空中晃悠,直到手臂酸困的时候,才自由落体式地落在松软的沙土上,享受一屁股的温柔。夏季,午饭过后,躺在那棵树下小憩,看见树木就有种如见森林的感觉,徐徐清风凉爽的抚摸发梢,拂过脸颊,穿鼻过肺,身心舒畅愉悦。成群结队的蜜蜂把一路辛勤,倾其所有喷洒在树冠上,在光滑墨绿的树叶上,蜂蜜积少成多,由浅黄渐白覆盖于上,摘一枝树枝,用嘴轻轻地啵嘬柳叶,天然蜂蜜瞬间浸润着舌尖、咽喉及至肺腑,清爽亮丽,如入世外桃源。

我始终觉得你就是沙漠之子,尽管孤单,仍然深情的亲吻着大地,在水一方顽强的守望着远方。三十年过去了,尽管已有万千之遥,但我心的河床常常泛起涟漪,那个地方始终清晰如昨,情怀激荡。

二十八年前,我曾在鄂尔多斯西部,在黄河东端的硬梁高地上,最初的落脚者,在开挖一口深井旁栽植了一些杨树,尽管精心养护但仅一颗成活,最初的渊源因一颗杨树而取名一棵树的村庄,有我一段人生经历的过往,那个地方是我的第二故乡。

在黄河金色弯弓的图腾上,几个名称覆盖的原野,西望金色稻香,东出旖旎草原,北依乌黑矿藏,南接都色图河。巴音陶亥、一棵树、新渠、新坝、都色图的不规则板块,唯你一棵树最为跌宕、入怀,扬水站“哗哗”的水声,荡漾着良田千顷的麦黄谷香;挖开口子就是煤矿的罗卜图,看一眼即使冬天也浑身亮光;抬眼那片二十里的草牧场,香喷喷的味道十里飘香。

南北东西溢满吉祥的导读,如曼舞的轻风,舔舐我最为脆弱的那股神经,身不由己时常回到久违的从前。

岁月虽已无从复原,但回眸总会勾起曾经的滋味。雁去雁来,弹指一挥。那些珍藏的记忆,如同缸里的酒历久弥香。

我曾经在黄河南岸昭君坟峰巅,向远处眺望,一棵树的滋味神灵般涌上心头,骤然向脑际滑翔。其实,一棵树与一棵树之间,有五百公里之距,随着河床的龙摆蛇舞,上游的一棵树在河的东岸,下游的一颗树在河的南岸。树虽树,但自成一体泾渭分明。

一棵树,使我从懵懂的少年走向成年,从难暗世事到融入社会;一棵树,是我人生的另一个驿站,在那里我留下了热血情怀和匆匆步履。

有人说这就是人生,许多时候是命运选择你,并非你选择命运,一棵树也是如此。

【山桃花开】

我曾在晋陕逶迤的山路上行进时,常看见一种紫褐色并伴有光亮色泽的树种,在石灰岩山地上繁茂的生长。倘若赶上开花时节,这种树漫山遍野山花烂漫,熟悉这个树种的人称之为:山桃。

近几年,我每年都要去大青山踏青,检验自己的脚力和克难制胜的勇气。在拾阶而上的攀援中,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随处可见山桃的踪影,往往有一种它山遇故知的激动。

晨练已是我多年的习惯。

我从旧城区搬到新区已有五年的时光,每天从小区出发向西,或与好友相伴或一人独行,跨过一条南北大道,在车站路右拐向北,至鄂尔多斯机械化造林总场的门前右拐,在号称“八里长街”的新园街上漫步,边走边观看街道两边的工地,钢筋水泥的森林渐次攀升,总有一种小镇渐趋长大的感慨。

某个春风拂面的清晨,忽见园林工在新园街道的两边挖坑、植树、浇水,每一个程序渐次展开,井井有序,把东西两头人行道勾画成笔直的线条。

我一直以为山桃是大山的骄子,其实这种主观臆断往往与现实大相径庭。山桃从大山深处山岩的罅隙间走出,在黄河冲击平原上发芽、生根、开花、结果的过程,也只不过是瞬间的事情。

常在外的我,今年四月天归来的某日,晨练选择线路时,那条在我的脑海里渐行渐远的晨练之路,猛然间撩起一种想去看看的欲望。于是,左衣兜怀揣录音笔,右衣兜装着手机,疾步而行。手机静静的在怀里躺着,而录音笔则播放着凤凰传奇的歌曲,我的心脏的律动和左脚落地右脚抬起的节奏,伴随着那些优美、动听的旋律,形成一个分外妖娆的时刻。

当我从新园街西头右转时,街两旁各为两行的山桃花灿然开放。街道两旁的晨练者三一伙五一群甩着臂膀,在喜眉笑眼的快步行走,有的向西有的向东。

那些开放的花朵,绝大多数呈白色,白的纯净白的冰清玉洁,而那些绿色的花托,把一派洁白高高托起;而稀疏可见的粉色花,在紫色花托的托付下,有深邃的天蓝色映衬,显得高贵儒雅;那些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在花托的怀抱里,蠢蠢欲动,娇嫩欲滴,争相展露芳容,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冲动。

八里长街一路走来,花香扑鼻,感悟至深。

四月的北方,尽管春意已经盎然,但仍有丝丝寒意。那些冬眠的昆虫还没有从梦中醒来,不见蜂飞不见蝶舞,没有浮华没有喧嚣,日子都在淡定中宁静飘落。

晨练与赶工者心态不一,一个是为健康寻找高度,一个是为生活寻找出口。有的人在花香的长廊里,把防风的口罩摘下,呼吸沁肺的馨香,有的可能花粉过敏,随身掏出口罩遮住面部,只露出两条细细的眼缝。

在这个山桃花开季节,我的晨练线路便一成不变,在那里寻找我的感知和灵魂的逾越。

山桃花开,我心亦开。对于这个季节我不想放手,其实人生也是如此。

河北癫痫病正规医院保定医治癫痫的正规医院有哪些?江苏癫痫的专业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