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丹枫】上午的蒙太奇(外一章)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艺苑名流

昨天晚上,想起自己在七八年前耍过的“美人计”很搞笑,可也很无奈。

那是我们去豫晋交界的太行山区马头山原始林区探险的事。回来到焦作西村乡的双庙管区山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去西村的路,因山洪爆发不通行车辆,要回到焦作必须搭乘车辆走长岭那条路。眼看西山的太阳在隐没,我在路口一连拦截了好几辆农用车都没有成功。明天是星期一,单位有许多事情,我不由得着急。可是看见路边一个年轻的少妇很快拦了一辆林业局的吉普下山,我猛然明白过来。我让到一个大石头后面,叫小虹站在路边。她那副玉树临风小鸟无助的样子,不久就使一辆拉山楂的货车停下,而我也适时地从一边的石头后走出来,一起上了货车。当然待遇差远了,她在驾驶室,我和一个押运的老头在货车的山楂包上,到西岭后和艾曲的一段,翻车差点要了我的命……

这几十年,在山区经历了很多的风雨,本身对这种生活也有了习惯和适应,可我还是想起了这段生命旅途中的往事,也许还是放不下那一段难忘的日子吧。

我知道,很多美好的梦都和她有关。

尽管我们现在天各一方。

◆爱是永恒的期待

当我们到达这个太行深处的山村时,秋阳已跌落在-西山的峰群之中。不得已而宿,于是便认识了毛孩——这个叫西地沟村的惟一的村民。夕阳的余晕刚隐失,我们便隐约听到了远处青龙沟林丛中传来的狼嗥。这使我们坐山赏月的雅兴立刻消减,一个个钻进了毛孩那简陋而又黑暗的石屋。于是才得以知道了毛孩和一个女人的故事。

毛孩姓刘,就生在西地沟这个独户村,虽为山西省晋城辖,但这里距晋城却足有三百里之遥,山高路远,乡里已七八年没来过人了。虽然地偏。但毛孩却是一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知识青年”!八十年代初在陵川县上中学时和一个同学相好,那女子叫月莲,家在陵川的平地上,各方面条件都好过毛孩家许多,山里人憨厚,爱得也实,晚秋时节,毛孩为叫月莲尝尝秋桃的鲜味,一个人背三十斤走一百三十里的陵川道,坡上岭下,羊肠路能累死匹好马。可毛孩硬是两天多就走过去,把秋桃捧给了月莲。

相好的事被月莲父母知晓,自然是打骂关藏,但月莲死了心要跟毛孩,就趁了月黑风高的夜晚逃到了西地沟。未及两年,毛孩父亲亡故,家里便只剩夫妻二人,男耕女织,与外界近乎隔绝,自是一幅桃源小景。只是岁月稍长,生在平地人烟稠繁之处的月莲便渐生了许多落寞和孤寂,免不了有些悔怨之心。毛孩天生心善情痴,一门心思地忍让照顾,并在闲余到河南买了几箱蜂养,春采夏收,加上跑山的收入,生活竟渐有起色。但不久就横生事端,一原阳商贩借进村收蜜之机,趁毛孩上山砍檩木时,竞哄骗走了月莲。

此后发了疯一样的毛孩,将蜂蜜、荆条悉数卖掉,下河南、走原阳,追寻月莲,三年有余跑遍大小州县十余,竞人海茫茫踪迹全无。但他始终不相信月莲一去不返。他不厌其烦地对我们说他和月莲有感情,十几岁就相好,一定是被那入哄骗了……

本想听听山中猎野猪、老林打豹子之类轶闻的我们,听了毛孩带着叹息的故事后,一个个都沉默下来。偶尔,我们只是用在山外带来的气体火机给毛孩点点要灭的烟头,陪着他做长久的哀思。

第二天,要走了,他从屋里满脸凄怆地送我们出门,挥手再见时,他突然追上我们,用近乎哀求的声调给我们说:“您几个是编报纸写东西的,消息灵,到河南一定帮我打听打听月莲的事。如果见了,就说我在家等哩,咱不嫌她。”言未尽,两行清泪又纵横流淌在他那黑黑的脸膛上,我们忙返身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连连允诺:“我们一定会替大哥想办法的。”那一瞬间,我感觉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走到南山顶时,忽然有悲怆而凄凉的上党梆子传来:“妞咯哩呀想死了俺……哎”。我们听出是毛孩在唱,未及音绝,一行人便泪水叭嗒叭嗒地淌下来……

难道,爱注定就必须是永恒的期待?

大哥,你莫哭,我们为你找月莲!

武汉治癫痫的靠谱医院在哪里癫痫病最佳治疗方法武汉专业癫痫病医院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