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宣卷话今昔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艺苑名流
无破坏:无 阅读:1525发表时间:2014-11-27 15:30:09 7月的夏天,受吴江区民文樊主席的委托,我赴松陵采访金献武夫妇关于宣卷船的事。预先和他们联系过,这不,金老师已约请82岁的琴师在他家等候了。   琴师沈宝根,屯村人,是金老师紫霞社宣卷班的琴师。他10岁时就跟父亲沈福田学拉二胡,文革时,被迫中断。如今,沈先生又拉起了他心爱的二胡,老人很是欣慰。   平时话不多的他,和我聊起了旧事。解放前,有很多庙,应和当地老百姓的风俗,会烧香,拜佛,接路头(财神)菩萨,庆祝、过年。   村上过年,一般上半年是庆祝,祈福。下半年待青苗,庆丰收,都得请宣卷班来演出。以前是村上牵头集体请,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时常个人出面请“戏班子”,也就是请宣卷班来演出。   出演的理由,可谓是名目繁多。有为做寿、养鱼、乔迁、结婚、满月等喜事庆贺,一定请上宣卷班为他们庆祝。   现在交通工具发达,出行方便。以前靠水路,只能用船。江南水乡,枕水人家。让我想起,中国达人同里的“苏珊大妈”姚金秀。   她包着农村特有的方巾,穿着蓝底白花衣,穿行在水墨画卷中,水波荡漾起她悠扬的歌声。想像得出,当年摇着宣卷船在小河中来回穿梭的情景了,是那么的欢乐。   沈先生饮啜了一小口茶说道,一般宣卷船为4吨左右的木船,摇船人有两人,大都是夫妻,加上宣卷先生和琴师正好十人。船虽小人多,但还是乐此不疲,一起跑遍江浙一带的码头。如路途远,需到杭州唱宣卷,那就得乘航船,方可到达。   宣卷演出,分下午三小时和晚上三小时演出。上午请菩萨,如明天连着有演出任务,又不在同一个地方,为赶时间,会连夜摇宣卷船,好在摇船人可轮流替换。也奇怪,不直接揺到下一个演出点,而是直接摇回新园或南园茶楼。原来,宣卷老先生要吃早茶。摇船人自然把顾客奉为上帝,先生吃好早茶早点,然后再赴下一演出点。   说到这,看他有点累,劝他是否休息一下?可是,老先生打开话匣,好像意犹未尽。他告诉我,常宣唱的宝卷有:《白鹤图》、《叶香盗印》、《沉香扇》、《白马驮尸》、《刘全进瓜》、《大水獭》、《洛阳桥》等。   一般丝弦宣卷分一唱一和两先生,唱的为主,称上班先生,和的称下班先生。琴师有六人,敲扬琴,拉二胡等。一场演出,老板就给一石米作报酬,然后宣卷班子包括摇船人按劳取酬。   那时,宣卷船就停靠在同里的南园茶楼、新园茶楼附近,就是东新桥边的西面。靠近同里河,水域广。乡下上街上近,也就是说的“出脚”方便。他父亲沈福田的凤鹤社丝弦宣卷班常去那边演出。   说道旧时请宣卷,也是有经纪人的。当时,这种人称“牌话”,也就是中间商。记得新园茶楼隔壁开有一家理发店,店家仲小和、仲熊飞父子是“牌话”。   那时,宣卷先生的牌子就挂在理发店墙上。牌子,为木制品,大小约20×30cm。喜欢哪位先生,可点将翻他牌。翻到谁的“牌话”,就联系谁,然后再租好宣卷船,待到日脚,就出发宣卷了。   当初,红极一时的名角有:唱京戏严阿毛,一本《红罗帐》唱得出神入化;袁宝庭,说浙江羊癫疯医院网上咨询唱风格冷噱,《智取威虎山》、《白蛇传》是他的代表作。唱宣卷的,则有延陵社的汪昌贤等约6人。他们风云一代,都是响当当的角。   另外,还有戏班子的。当时,约有四,五个戏班子,他们主要来自江浙沪一带。最为有名的是浙江绍兴的三庆舞台班武汉看小孩羊羔疯哪家医院好子,专唱绍兴戏,原汁原味,自然非同一般。同样,客人翻到谁的牌子,由“牌话”联系宣卷先生或戏班子演出,从中提成。   解放后,白天做工,宣卷放在夜里宣唱,一台宣卷费用6元。农村,穷户人家多,村上老听众就集资听宣卷。文革宣卷受批判,只能偷宣,所以在老百姓中流传,有偷听宣卷的说法了。在那个特殊年代,想听宣卷,还真不易呀。   沈先生将他的亲身经历,和鲜为人知的陈年往事,细数道来,听得我入神,忽想起了身边的新一代的宣卷人金献武夫妇。   金献武夫妇与我并不陌生,但不太联系。只是,大家同一个民文协会,开会偶尔会见。金献武的父亲金恩官老师,和我父亲是同一战线的老朋友,都是文化站站长和文保所所长,时有往来。加上性情相近,相知相惜,成了莫逆之交,是几十年的好友,惜两人均已作古近十廿年了。   对于金献武夫妇,我虽不熟悉,但对他们时有耳闻,是出了名的“妇唱夫随”。夫妻黄金搭档,珠联璧合。夫人赵华老师唱宣卷,由她的爱人金献武老师专门倾情打造。金老师不但亲自作词作曲,还是宣卷班的主要琴师之一,实为难得。   他们活跃于舞台,深入于农村。说宣卷,唱宣卷,为民文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唱主角,挑大梁,是增光添彩的人物,深受百姓欢迎。   他们唱宣卷缘起什么?金老师说,他16岁进吴江越剧团,因戏曲不景气,在1999年,剧团解散。他和夫人赵华老师拜舅舅金连生学唱宣卷。金连生是汪昌贤的学生,汪昌贤曾到苏州越剧团学艺,后又和父亲金恩官老师赴上海奉贤越剧团学戏。   在2000年,赵华老师经著名的宣卷传人袁宝庭先生的指点,学唱丝弦宣卷。袁宝庭老先生在北京演出时,曾得到过周恩来总理的接见呢!   说到袁宝庭先生,赵华老师说起他先生的佚事。有一次,袁宝庭先生在南厍宣唱《凉亭产子》。说表过程中,说道生孩子有污秽之物,老先生一时疏忽,没有表清把这些脏东西怎样处理掉。到了夜场结束,老先生和琴师一干人,老规矩在等吃宵夜。这时,东家过来连打哈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老先生,今朝真不好意思,夜宵没有准备,不过也不要紧,你们就将就着把凉亭中脚盆里的东西当夜宵吧!”老听众听戏会轧苗头,门槛精,不能就这么忽悠着过去了。   袁先生听言,一脸尴尬,方才想起宣卷时疏忽了。以后,老先生常告诫我们晚辈,演出时不能有一丝马虎。否则,自讨没趣的还是你自己。   不过,旧时到至今,对宣卷先生还是极其尊重的。先生到场,爆竹迎接。夜里演出结束,东家自会留先生吃夜宵。   同里是宣卷的大摇篮,风声水起。有几位活跃的老听众,胡风南货店老板,人称老龙头。还有就是王乃安。东溪港人时常会请沈福田班子唱宣卷,搞待菩萨及祭祀活动。   当时,沈福田唱的是木鱼宣卷,乐器比较简单,主要是木鱼和碰铃。唱词有叠句,过门由和卷人吟唱阿弥陀佛。同里诸凤美,孙国贤、汪昌贤、许维均、许雪英、许素珍,吴阿根,沈祥元,顾计人等都是宣卷的前辈。   沈宝根先生补充说,那时的宣卷船有船舱,夜里可睡床铺。牌话仲熊飞的娘会摇宣卷船,一般就停靠鄂州那里治癫痫最好在茶馆前,随叫随摇。   赵华老师说,金家坝唱宣卷的吴阿根,爱漂亮,喜欢扎台型,戏服行头要换六身之多。当然,这只是传闻。   说有些考究的先生,上台放一把紫砂壶,边说书,边喝茶,这也是派头,尤其在冬天喜欢吃一开热茶。夏天炎热,先生让东家打一盆井水,洗一把冷水面才上台。   说宣卷船,听宣卷旧闻。如今,唱宣卷基本不用船只交通了,河浜也少了“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的欢乐景象。   不过,世事沧桑,最不变的是老百姓心中一直钟爱的宣卷。现代的宣卷,从唐朝起源的宝卷称“宣卷”起,经几代人的变革,已经溶入了多样的戏种,如评弹、沪剧、锡剧、越剧、黄梅戏等等。词曲多元化,也与时俱进,宣扬传统文化,大俗大雅,受到热捧。   金老师说,如果你喜欢地方戏曲,宣卷是你欣赏的首选,说得我心动。在采访前,我真没听过宣卷,赵华老师为我唱了一段《乡下街上人》。这出宣卷,据称获得上海国际艺术节江浙沪曲艺邀请赛金奖,为他们鼓掌!   由赵华老师表演,金老师作词作曲的宣卷,屡获殊荣,这是他们团队努力的结果。近十年来,金献武夫妇一直穿梭于江浙沪一带演出,深入农村,送戏下乡。还配合司法部门,上南通,常州等监狱慰问演出,宣教警示。每月抽时间到吴江闹市中去,到农村最基层去,宣传安全生产,为群众连续演出好几十场戏。   他们深切地知道,要真正做好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只有将舞台移转到学校。每月也会抽时间,定时进校园,手把手教会学生唱宣卷,将传统文化切实的一代代传承下去,发挥他们最大的作用。   那真是后继有人,宣卷舞台因有了金献武夫妇、同里芮时龙先生、八坼张宝龙先生等许多热爱宣卷,致力于宣卷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一直活跃于百姓的舞台。宣卷之火,星星燎原。      共 31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