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雀巢】盱眙行三题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艺苑名流
无破坏:无 阅读:2407发表时间:2015-05-16 10:36:18 摘要:去远方看风景,其实是一种自我的寻找…… 【淮河风情】      我对淮河这两字的印象来自于洪水,总感觉那条陌生的河一定是面目可憎的。这次在盱眙见到真实的淮河,才发现想象和现实有多大的偏差。   从地理位置上看,盱眙地处淮河下游,洪泽湖南岸。这个县城最大的特点是城中有山,山中有城,淮河穿城而过。素有“两亩耕地一亩山,一亩水面一亩滩”之称。   坐在船上,欣赏淮河风情,无疑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河面有点宽,不似江南小桥流水般的精致。河两岸绿树成阴,隔着距离,看不清是什么树种,但可以肯定,绝不是柔若无骨的垂柳,很挺拔,高大,郁郁葱葱,极像北方的白杨树。   沿河岸生长的是青青的芦苇。从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芦苇,密密麻麻的芦苇荡,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音。色是比较纯粹的青绿,视觉上很舒服。比起树,自然显得纤细多了。忽联想,这树这芦苇,分明就是一对恋人。树保护着芦苇,芦苇依傍着树,岁岁年年,不离不弃,屹立在淮河边。   一艘满载着石子的船从远处驶了过来。这条畅通的水路,不知道连接了多少人的梦想?在淮河上,不时可以看到破浪前进的大木船和轻划船浆的小扁舟。   前方,出现一列船队。长长的,一艘船咬着一艘船,一眼望不到头。看不出船里装了什么东西,感觉很沉,那船弦已到了水位线的极限。船队一动不动在浮在河里,他们是在等一个特别的时刻,顺流而下吗?没有人告诉我答案。   船头上,晾晒着衣服。其中一艘船上竟然还放着盆栽的花草,白色的塑料盆,衬得那蔓长茂盛的绿枝分外的醒目。一个白衣妇人站在打开的船舱门前看着我们,她一定是那些花草的主人。另一艘船上,有绿衣女子的身影一闪而过。船上人家,因为有女人,而变得温馨和生动。谁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但我相信,只要有女人,只要有爱,对撑舵的汉子来说,天涯海角,无论流浪到哪里,处处都是家。   船,继续往前开。河岸的景致也在渐渐发生变化。树和芦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种开着白色花朵的植物,一簌簌拥在一起,很热闹。不远处,出现很多水泥船,大船旁边是小木船,静静地泊在岸边。船头上方挂着竹篮,一角摆着一只青石缸,充满了生活的烟火味。   陆地上,一只公鸡带着七只母鸡在悠闲地散步。有人戏言,那是韦小宝。两只土狗摇着尾巴,站在河边望着我们。船驶过,涌起的浪花,让两只狗稍稍受了点惊吓,于是就一齐叫了起来,算是打招呼了。   不时看到有白色的鸟,快速地掠过河面,飞向远方。   如果再往前十公里,就可以到洪泽湖万亩龙虾养殖基地,由于时间关系,船在中途就掉头返航。我们只能站在船头遥望了。想那圈养的野生龙虾,吃的是干净的芦苇根,喝的是涌动的淮河水,日观朝霞万道,夜听明月呢喃,时刻感受潮起潮落的脉动,怕也是逍遥得很吧。   再看那风中摇曵的芦苇荡,在黄昏的背景里,好似一幅写意的画图,充满了神秘的气息。而淮河的风情,因为这树、这芦苇、这无名的野花、这匆匆来去的船只、这翩飞的水鸟,还有像我们这样的过客,而变得更加富有生命的活力。      【走马观花明祖陵】      我这个人历史知识比较欠缺,只知道明代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曾当过和尚,其他老底没有去查过。这次到盱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那皇帝老儿的故里。县境内还有明代第一陵——明祖陵,这是朱元障祖父的实际墓葬,曾祖父、高祖父的衣冠冢。据说还是中国第一座水下皇陵。   既然有两个第一,自然要前去一游了,即使是走马观花,好歹也能在记忆的底片上投下些许的影子。   汽车载着我们快速前行,明祖陵在距县城西北15公里处。一路上,吸引大家眼球的除了两旁绿得快要滴下水来的树林,还有成片的麦田。看颜色,麦子即将成熟,饱满的麦穗,充溢着丰收的喜悦。这样的景致,让人恍惚误以为来到了昔日的江南——我记得小时候,在老家的农村,就有这样的麦田,站在田埂路边,前方是一望无际的麦浪,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在夕阳下尤为壮观。   说笑间,明祖陵到了。   进门第一个感受就是空旷,随处可见遍地白色的野花和翠绿的野草。导游把我们带到一枚巨大的洪武通宝钱币模型面前,让大家合影。你可以钻到钱眼去,也可以站在钱沿上。钱是好东西,没有人不喜欢的,只不过有的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的则是贪婪之心,来者不拒。   在明祖陵陈列馆里,见到了朱皇帝的真容画像,那尊容实在是不敢恭维,按现在的标准,绝对是个“蟀”哥。看到朱皇帝的上半脸,马上能让人联想到我们的朱总理。用宁波话来讲,真是一个印钢板刻出来的。   参观完陈列馆,沿着水泥小道,朝里面走去。有几个穿着红衣绿裤的孩子站在小路边钓龙虾。男孩负责钓,女孩拿着塑料袋,负责提。边上还有观望指点的。那是一条小水沟,看样子水非活水,色呈酱黑,非常的脏。虽说水沟两边一样有青青的芦苇,白色的野花点缀,可终究难有诗情画意的意境。可孩子们不管这些,每钓起一只龙虾,就小小地唤呼一声。只是癫痫患者服用吃苯巴比妥效果如何我疑惑,生活在这种环境里的龙虾,能吃吗?   转个弯,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或坐或站在草地上,出售手工编织的小工艺品,用彩带编的蜻蜒、蚂蚱等物,地上还放着席草编的蒲扇。我随口问了下价格,小蜻蜒3元一只,扇子5元一把。想带一个回去,又怕麻烦,最后生意没有做成。小女孩显然有点失望,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只好加快脚步离开。事后想想,自己应该买她一样东西,几元钱而己,对我们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可对她们来说,或许就是一天的生活费。   穿过长长的甬道,前方出现了很有气势的石刻群和华表。你看,那石狮体态丰满,不怒自威;那石虎高大雄健,虎目有神。更有文臣武将,分列两旁,脸上表情栩栩如生。有的威严,有的谄媚,有的淡漠。武将们手持宝剑,身穿盔甲,样子看起来倒是勇猛,不知道真上了战场会如何。文臣和太监们个个都肥头大耳,生活肯定很滋润。也有脸部被削平的石像,一看就是上个世纪那个特定年代留下的痕迹。最有特色的还是石马,那雕刻工艺极其精致。比如马鬃,根根丝丝缕缕,清晰可数。马眼皮有单有双,眼睛圆睁,颇有精神。马嘴套上的花纹、缰绳,绝非粗制滥造之作。雄马的马腿比雌马要粗壮得多,鼻梁上雕着一顶帽子形的结,而雌马的鼻梁上雕的是一朵花。披挂在雌马身上的流苏,也要比雄马精巧纤细。纵观哈尔滨癫痫医院正规吗整个石刻群,无论是人物还是动物,从细节处,就能真切感受到设计者那独具的匠心和工匠们高超的艺术水平。   据相关资料介绍,明祖陵始建于明洪十八年(公元1385年),建成于明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年),历时28年之久,规模宏大,气势雄伟。在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黄河夺淮,与古泗州城一起毁于洪水。1953年春旱时,首次露出水面,被当地人称为“大墓头”。1963年再次露出水面,被江苏省考古专家发现,确认是明代第一陵明祖陵。   再看眼前残存的墙根遗址,想象当年这陵园的模样,感叹朱皇帝的大手笔,画个圈就是一座山啊。   “哪位知道这是派什么用场的?”耳边忽传来导游的声音。抬头,见她正指着一尊石像身上的三个孔,笑着问我们。   大家自然不知。于是,导游说了一件奇事,真真假假,让人惊诧万分。导游说,这尊石像身上的三个孔,是当年红卫兵搞的,在里面填上炸药,准备第二天把明祖陵给炸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天忽降大暴雨,发洪水,把明祖陵完全给淹没了。这一淹就是十年。1976年,明祖陵又一次露出水面,开始修复,1982年对外开放,但地宫至今仍在水下。   这世上真有这样的巧合?那滔滔洪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那个关键时候突降,无意中保护了明祖陵逃过十年浩劫。这个故事无疑给明祖陵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目光扫视四周,甬道两边的空地上,生长着大片细碎的小白花和茂密的绿草,还有毛茸茸的狗尾巴草。满目的春色里,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忧伤。数百年过去了,花开花落,草枯草荣,石雕依然在,而人呢?无论你是哪种身份,都早已化作尘埃,不知所踪。   导游把我们引到一池塘边,说那地宫就隐藏在水下。据说还没有被盗过,不知里面又封存着怎样的奇迹?   这时,天忽地下起了雨。想起导游刚才说的那个故事,顿感这雨来得怪异。导游却说,来明祖陵遇上雨,是好事,沾福气。被她这么一诱导,结果很多打着伞的人纷纷收起伞,故意让那雨淋在身上。   等我们走出陵园大随州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癫痫门,惊讶地发现,门外竟然无雨……      【盱眙龙虾:恋爱的滋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宁波流行吃小龙虾,打着各式各样牌子的龙虾店似雨后春笋般在大街小巷冒了出来,家家生意火爆得不得了。   仔细观察那些龙虾店,打的牌子最多的就是盱眙龙虾,而且还要加上正宗两字。反正又没有人会去给龙虾做DNA,正不正宗只有店老板自己清楚。其实吃客们自己也知道,哪来这么多的盱眙龙虾?这跟阳澄湖的大闸蟹一样,正宗的没几个,其他的要么是在那湖水里洗个澡,要么根本就是冒牌的。估计盱眙龙虾也差不多情况。   这样的招牌看得多了,心里就产生了疑问,这盱眙的龙虾难道味道特别好吗?要不然干吗人家都要打它的牌子?于是,就记住了这两个字,不过一直不知道正确的读音,对不认识的字,我从来都是读半边,那就是“于台”。所以,当我在某一个夜晚,站在陌生的盱眙街头,心里确实是怀着某种期待,对盱眙龙虾的期待。   你看,服务生把满满的一盆龙虾端了上来,吸引了一桌子人的视线。一大盆红艳艳的龙虾,视觉上给予人强烈的冲击。那红,是喜庆的红,热烈的红,火辣辣的红,让人热血沸腾的红。   除了色,还有味的刺激。香气盈怀。那香,不是少妇的脂粉香,也不是香水的化工香,而是田野的花草夹杂着生活烟火的香味,令人食欲大增。   在饭桌上,还了解到在当地,吃龙虾还有许多的讲究。首先是吃法。分为江湖吃法和斯文吃法。江湖吃法有点类似于四川人民最爱吃的麻辣火锅,地点必须是在街头小店或路边小摊。   昏黄街灯,三五朋友,扯过沾着油污的塑料椅子,坐下,一男人粗着嗓门喊一声,“老板,来两盆十三香,一打冰啤。”   盱眙龙虾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就叫十三香,听起来像江湖侠女的艺名。其实这十三香指的是盱眙龙虾的配料,里面有十至三十多种的中草药,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季节,配制而成。   很南京治癫痫作用好的医院怎样选?快,满满两大盆龙虾就端了上来,无论男女,伸出或粗壮或纤细的手直奔主题。那叫手抓十三香龙虾,个个动作熟练,一嗅一舔一揭一吃一拧一捏一剥,美味的虾肉就已下肚。   如果是夏天,放眼望去,街沿边的夜排档,男人们差不多都是光着膀子,边喝着冰啤酒,边海吃小龙虾,顺便还哼着“一盆不动口,两盆不下手,三盆才伸手,四盆五盆不想走,六盆七盆吃不够,八盆九盆送朋友,想要十盆盱眙走”,好一道活色生香的风景。   还有一种吃法,就是像我们这样,规规距距地坐在圆桌前,服务生还给每个人系上黄色的围裙,怕那虾膏或卤水溅到客人的衣服上。送上薄薄的一次性手套和餐巾纸。龙虾也是分好的,每个小盆里放几只,端到你的面前。   这龙虾怎么吃,居然还有步骤。那过程,很像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谈恋爱。当龙虾端上来的时候,你的目光就被它吸引,一见钟情。一见钟情了,自然就想“拉着你的手”。龙虾姑娘看起来少了点女人味,所以得先把两只大钳给卸了,有点解除武装的意思。   小手拉过了,等到月上柳梢头,就来一个人约黄昏后。偷偷看一下四周,没人注意,“轻轻吻一口”。吻在哪里呢?吻在额头上。吻过后,关系又进一步了,胆子也大了,于是伸出手,“掀开你的红盖头”,让我看看你的俏模样。既然红盖头都揭开了,那咱就不客气了,“深深吸一口”,把虾膏给消灭了。接下去就是现代化的发展速度,松松筋骨,“解开你的红肚兜”——撕开龙虾的腹节,去掉尾节、尾肢。露出肥嫩的肉体,轻轻放进嘴里,“让你吃个够。”   细品那虾肉,极富有弹性,估计平时比较喜欢体育运动。柔嫩中又带着一丝坚韧,鲜辣麻酥中又弥漫淡淡的药香,似一个神秘的异域女子,蒙着面纱,在诱惑着你的神经。有一种疑似恋爱的奇妙感觉在舌头尖跳舞。很多时候,还来不及多体味,胃就伸出手,迫不及待地把那一团虾肉给吞了进去。   盱眙龙虾味道好是有原因的,除了配料,还有就是那虾是生长在洪泽湖区域里,吃的是芦苇的根。再加上烧法的与众不同,于是曾经身份卑微的小龙虾堂皇地走向全国的餐桌,风靡大江南北,也就很正常了。   那一晚,我一口气吃了十二只超大型盱眙龙虾,还有点意犹未尽。这十二只龙虾又分别来自三大盆,也就是说不是同一锅的,结论是不同锅就不同味。火候不同,烧出来的龙虾就不一样。生长期不同,肉质的老嫩就不一样。   等我品尝完盱眙龙虾,又打听宁波哪家龙虾馆是正宗的。终于明白我家小区后门的XX龙虾为什么生意会好得有点夸张。原来,那家招牌菜十三香龙虾就是正宗的盱眙龙虾,难怪吃餐饭要排那么长的队。   共 495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