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真色彩】簪花入鬓,岁月安祥(征文·散 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业界精英

入夏,从花圃移栽了一盆扶桑回家。

一棵不起眼儿的木本植物,枝头长了十几个花苞,每一个花苞结结实实包裹着的都是将绽未绽的惊喜。原以为扶桑是室外生长的大型植物,不知竟可以盆栽,只须方寸之地便可安身立命。

初知扶桑,是从学生时代读过的一篇言情小说里。台风之夜,窗玻璃噼啪碎裂,狂风裹着冷雨横冲直撞,女主瑟缩如雨中的树叶,而男主迟迟不归。次日风过雨驻,窗前的扶桑凋落匍匐,憔悴一如它的主人。那一刻,心中对扶桑充满了怜惜。从此,从未谋面的扶桑便以一种情感的象征根植在心之一隅,娇弱,无助,容易受伤。从此固执地以为,扶桑无虞,岁月无恙。

花盆很大,扶桑很小,似乎有些不和谐?家人提出异议。我只管往盆中摁土,并不解释。不急于解释,是这株扶桑带给我的改变。一直以来,怕别人不理解我的初衷,怕造成别人的误会,所以无论何事,总会第一时间向对方告知自己的目的。行事如此,仿佛以顺叙手法写成的文章,没伏笔没惊喜,一目了然波澜不惊,却从容不再疲累相生。彼时,我不解释为什么要把它种在这个大花盆里,只默默地期望她能长成一株大树,期望有朝一日她能傲骄地、枝叶葱茏地伫立在我的阳台上。

花苞次第膨胀。最大的一个终于盈然欲绽。天光渐暗,我绕着花盆仔细瞧了三圈,然后去拉窗帘。“嘶啦”声里,感觉有轻微的一声闷响。开了灯细看,果然是花苞被我碰落了。捡起,轻轻掀动她的外衣,湿润的花瓣紧贴在一起,像一颗饱满的紫红色泪珠。我这么小心,她还是不期地夭折了,然后化身为泥。命兮?命兮!

终于,一朵扶桑花开了,大红色,像簪花斜插入鬓。繁复的重瓣,底层像小碟,碟心的花瓣紧密地攒在一起,簇拥着几点细绒一般的紫色花蕊。扶桑顿时一改素朴安静,有一种按捺不住的雀跃,多了一抹欲语还羞的韵致,仿佛晨起的女子在对镜梳妆,顾盼生辉。“对镜幽香开一朵”,是有心思了呢。

我不知扶桑花的寿命是如此的短暂,只开一日,便砰然坠落。扶桑花不是一瓣瓣地凋零,而是一整朵从枝头一头栽下,好像精疲力竭了,又好像只是瞌睡了。过数日,又开一朵。盛夏酷暑里,她便这么一朵一朵次第开落,漫不经心,把美好变得习以为常,也把伤感抹得一干二净。一朵朵花仿佛一个又一个宁静平凡的日子,一串串连成岁月静好。这个季节,那些桃呀、杏呀、李呀、牡丹呀、芍药呀、蔷薇呀早就成了传说,而扶桑,不争春光,却常开不败。内行者说,她会开到十一月份。忽一日,在超市里看到一盆待售的扶桑,枝头插了小小的牌子,名曰“四季牡丹”。呵,这名字才是真的傲娇呀,让花开动京城的那一款情何以堪!

扶桑花开,张驰有度;唯不争,故常艳。是这样么?

其实,我期待她长大,远胜过她开花。所以,每当看到枝头泛出嫩芽,心头也便萌生出浅浅的柔软来。几个月过去了,我没数过她开了多少朵花,也没数过她长了多少片叶儿,但我知道她又强大了许多。我似乎看到她的根又长了些粗了些,向泥土的深处延深。不要轰轰烈烈,不争雨露春光,就这么慢悠悠地踱着时光。

生活若如扶桑张弛有度,真的没什么不好呀。

总是上班路上才听那个交通台的节目。各种的刮擦碰,各种的坎坷堵,各种的郁闷窝心啊,便有一种小城市里的闲适满足不请自来。白天照例是忙碌的,没时间翻看微信,没时间读读小文章,没写间写段小感悟,也便不以为然了,只期待下班后的闲散时光。结束一天的忙碌,背着夕阳回家,开车一路畅行无阻。吃简单的晚饭,饭后和先生一起去走路,忽明忽暗的路灯,一群一群的人,不停的超越或被超越。桥上一堆一堆纳凉的人们,或坐或卧,那里果然夜风温凉。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

木心的诗变成了歌曲在夜的光影里摇摆如水草。

难怪人们要怀念过去的日子,如今的生活里实在充满着太多的焦灼。为自己焦灼:忙着升官,忙着挣钱,忙着安抚情人,忙着隐瞒老婆。为孩子的成长教育焦灼:必须给孩子找个好的学校呀,古代孟母还知道三迁呢;该考大学了,千军万马,怎能不剑拔弩张?孩子要出国了,办手续会有麻烦吗?那么快就该走了,从此孩子独自在外怎么办啊,她能应付得了吗?为孩子的就业焦灼:立业安身,不能等闲视之,于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为孩子的婚姻焦灼:再找不着男朋友可就成剩女了;有男朋友了?靠谱吗?家里条件如何,有房有车吗?准婆婆厉害吗?男孩子家里条件尚可的还好,说女孩儿懂事善良才行,可不能找个任性又娇气的;男孩子家里条件差的更焦灼:得攒钱买房啊,迫在眉睫了。……诸如此类,哪像我的年少时光,兄弟姊妹一大群,父母像放养一群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工作生活,让他们各展所能,各凭本事。总会有一碗饭吃的。总会有一个家的。总会越过越好的。……就那样一路走来,像我的扶桑,不急不慢地生长,一点一滴集聚着力量,然后打苞,开一朵,热闹一阵,再朝着下一个目标努力。

行为若如扶桑淡定,情感又怎能不优雅从容。

漂亮的女孩子,月子里便被夫撵回了娘家,独自抚养孩子,转眼青春变华发。女子是要矜持的呀,不能上赶着,无论你有多么喜欢他。她这么总结她的前半生。生活里听多看多了夫妻反目家庭离散,打开电视发现那些狗血剧又被一群人在绘声绘色地重现:女主叽叽喳喳如一只聒噪的雀,拎起一只鞋子举到不相干的男人面前说,好几千块呢,不能沾水的,沾水就废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不可理喻,让人避之不及的缺乏教养,让人无法忽略的养尊处优,忽然被离婚的时候还一脸懵逼。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不说她的夫君,我一个看戏的都被她吵得头疼。

可是,就是不甘心呀。

那又能如何?如果你是一棵花草,你所做的就是努力地生机勃勃,就是绿也要绿得滴翠。何况你的每一次绽放?喜爱你的人一定会绕着你转呀转,百看不厌。

扶桑花又多了几个花苞,那个最大的不知今夜还是明天会开;有一片叶子黄了,用手指按按泥土,好像该浇水了。电视剧里的白骨精一脸傲娇风一般掠过,忽又换了节目,一个年轻歌手无限怅惘地唱着木心的从前慢……我的扶桑好像听懂了,一朵朵很配合地打着拍子,不紧不慢。

手术治疗癫痫病效果好不好呢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比较好特发性癫痫沈阳治疗癫痫好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