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心灵是有根的(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小说

回忆像揭开一帧久远的照片,透过斑驳的色泽,依稀可见流金岁月里的细枝末节,却是散碎的原色,粘着佛的慧光。

幽暗惨白的蚊帐里,头包着汗巾的妈妈静静地躺着,手臂平摊在被面上。靠床而立的是一门黑亮的粮柜,台面上一个军用匾水壶,一个瓷杯,一小罐白糖,稍远处,一盏小小的煤油灯……这间正屋,因隔了层楼,亮瓦的光下不来,若不点灯,即使白天房间里总是阴沉沉的。病重的妈妈就一个人躺着,一躺就是几个月。

我鼻子一酸,放下小背篓,溜到床头,划着洋火,点亮了煤油灯,正房亮堂了。

“妈,手别放在外面。”我的手还没触到被子,就被一双汗涔涔的瘦手攥住了,“大女,快看,罩顶上有小仙女,飞来飞去……白晃晃的一片”。妈妈的声音像蚊子叫,手劲却蛮大。

“妈,你这是咋了?”我带了哭腔。

“听,天上在敲锣打鼓,天门要关了。”

我哇地哭了。我的眼前滑过,经过杨家咀时,孝爷爷说我妈久病时的那副德性……我读不成书了!我哭得更响了。妈妈哪是病,是村里人说的被神踩到了?疯了啊!

爸爸要上课,管一家吃喝,理五口人的田地,还有猪鸭鸡们,忙得脚不沾地,只有我能帮爸爸了……我不读书了!

一脸面粉的爸爸冲进来,“你妈,又不好了?”

妈妈吃吃地笑,“我没事,是你大女闹事,说她不读书了。”

向来冷肃的爸爸,罕见的把我搂在怀里。

“琼女,好好读书,给弟妹带个好头,不用担心,家里有爸爸。”

斜背着书包的弟妹,干瞪着眼,怯兮兮地站在门口。

我费力地点了点头,就去厦屋烧锅了。

那一年,我14岁,妈妈就染上了说不清的“病”。妈妈的病没有中断我的学业,还成了我由懵懂到醒世的拐点。自此我一改贪耍心性,发奋读书。

初中,师范,工作,结婚,假日才归家的我,长期与妈妈和家人处于疏离状态。关于妈妈久病成医的故事,是在爸爸、弟弟妹妹的补述中才清晰起来。

妈妈的病中西医无效,改请阴神子招魂,最后是一位坟墓练气的神姑为妈妈拨了路,开了天眼……妈妈下了床,病也才见大好了。不过,农闲时,妈妈总跟神姑凑在一处,升香,化水,下跪,对着神墙子,或哭或笑,叽叽咕咕,说些云山雾罩的话……如此这般,妈妈师徒居然救活了一位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小男孩。那个被吊脚峰蛰了,吃药吐药,输血吐血的男孩,喝了点香灰水,竟好了。那对夫妻也遵守誓言,厚道做人,孝顺老人……妈妈和神姑,一不收礼,二不收钱,还医好了病人,好名声仿若长了翅,传遍了十里八村。

妇唱夫随,儿女争气,生活照样清苦,而妈妈的日子却日益丰富起来。种地,理家,样样拿手,待人接物,不失分寸,热情爽朗,知冷知热,平易豁达的妈妈在,一直在。一到节假日,我都带着云儿回娘家小住。照顾云儿,有妹妹相帮,吃喝拉撒,有妈妈操持,我们说不出的舒心。

呆久了,自然也常遇上来家找妈妈的远乡近邻……失策的,虔敬的,投机的人,也有心术不正者,我们打心里为妈妈不值。可,妈妈来者不拒,一视同仁,跟他们聊立世之道,做人之本,弃恶从善,因果轮回……我们初始骇然,继而担忧,然后放心,渐至习以为常了。数年后,妈妈的名气,竟然与教书匠的爸爸不分上下了。

犹记得,2000年暑假,我们回家小聚的情形。聊着聊着,话题就绕到了善恶与轮回。

“我看见了,我和你爸都来自天庭……你也是仙女下凡……大女,我没骗你。”“仙女,有带这么丑的?”刺猬扫我一眼,打一个哈哈,我则噗嗤一声,茶水喷了一桌。

“信则灵。女婿,别笑了,这可是对神灵的大不敬……”爸爸正色道。

我给刺猬递个眼色,止住了他。刺猬这人,一点不讨喜。看法不同,偏生要跟人叫板,明知我的妈妈有病,他也毫不留情。

“外婆,我是啥子下凡?我的天眼,帮我开通一下嘛?”云儿急切地凑到外婆身边。

去去去,小屁孩,找你峰哥玩去。我和你妈妈说点正事。妈妈挥着蔑扇,将云儿支开了。

“到了浙江,好好做人,踏实工作,把云儿的病治好。”

“天有天堂,地有地狱!少积冤业,不要杀生……”

“你堕过胎,冤业不小啊。大女,好好改造,积善积德,才有希望跟我们,回到天庭去。”妈妈哭哭啼啼地话别,我哼哼哈哈地应承。带着妈妈的叮咛和新絮的棉被,我们三口漂到了东海谋生。

即使心里挂念妈妈的病,但忙于生计的我们还是很少有时间与爸爸妈妈畅快地交流了。

2002年,弟弟在县城买了房。爸爸退了休,妈妈下了土地,将老屋托给他们的兄嫂看护,顺理成章到潼城养老。那一年,妈妈开始吃素,学佛之心越加实诚,连那位常说口淡出个鸟的爸爸也禁不住妈妈的磨劝,陪老妻吃起了花花素。我们也曾劝说,但熬不过妈妈的坚执和笃定,也遂其心愿了。

长女泊守甬城,儿子偏居西藏,随着时空距离的再一次拉大,除了电话和短信,也不能相伴双亲左右。地不种了,课不上了,突然退居二线的二老,每天无非是料理餐食,接送孙女……看经碟,念经书,为亲友们消灾,上庙堂祈福,既充盈了生活,心也有了寄托,何乐而不为?妈妈总在电话里这么说。

一对在家居士,爸爸妈妈不食油荤、不追稀奇、不观热闹,分房而居,过午不食,将一切生活欲求简化到生存的最低极限,由烧香念经,治“病”救人,到参佛经,悟佛法,平静驯良地听从心灵的指引,一心向佛,在一个淡定的起点上虔诚的修行,一边在佛法的世界中悠游,以善良为天眼,传播爱和善心,一边为我们三姊妹操劳,尽父母之职,或许正在实现由“迷则行醒事”到“明则择事而行”的嬗变……

其实,在认知体验中,每个人都拥有自我的达芬奇密码,每一生命链条中必定有其最隐秘的心灵之语,或权势、或金钱、或情感、或精神,这些需求一直存在,只是现实屏蔽或断送了心中的呐喊罢了。

佛法真能放下得失,直面苦厄和生死,达成解救苦难或超度亡魂的使命?已不再重要。我想,双亲执念于佛,与我之痴心于文字,不也是殊途同归?比起那些睁眼只见一片迷茫,若墙头草般在世俗染缸中随波逐流者,自我迷失,心灵无依的假性盲者,他们的心灵是有根的……可不是,双亲已然寻觅到了心之乐源,快意地栖居在灵魂的高地。他们的执念,良善,虔诚,正以爱的力量和希望在亲和世人,发散着一种奇特的人性之光。二老的日子,与佛相依,和经相伴,淳朴简淡,平安自在。

回忆像揭开一帧久远的照片,透过斑驳的色泽,依稀可见流金岁月里的细枝末节,却是散碎的原色,粘着佛的慧光。

今日,妈妈已69岁了。

有病的妈妈,神清气爽,硬朗乐观,慈心善怀……我恍然明白,妈妈的病,不再是病,而是果报,是佛缘,是生命之根,是妈妈身心灵的皈依。

阿弥陀佛,吉祥如意,生日快乐!

除了欢欣的祝寿外,作为女儿,唯有以服从与敬重保持缄默,学会越过有形的视窗,淡定从容地舍弃那些激烈的、张扬的外在形式,换用一颗淡泊的心去憬悟每一处生活实景和每一个细节,更多的关照心的召唤,感恩生命,好好做人……

如何治疗小儿癫痫海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最好口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