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办文_1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小说纵横

办 文

何 斌

今年的深秋是个雨季,上班的路上接了领导张的电话,说要我去办文走程序。天啦!我抽调到项目部还不到三个月,作为一个郑州治疗癫痫费用多少长期从事乡下济宁市癫痫病那家医院治最好基层工作的我来说是个陌生的差事,心里一陈忐忑。没有办法,领导旨意不违抗。不行,硬着头皮也要上。

马上折返,直奔县政府文秘室,开门的是冯主任,说明来意,同时也表明我没有办过文,是个新人。希望冯主任多多关照,指点指点迷津。那种小心翼翼,卑躬屈膝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但是我的一副奴才样还是没有换来冯主任的好脸色,什么啊?你--- 没有办过文,来做什么啊?你能办好吗?能!做一步问一步吧,能办文的在为大领导服务去了,塘里无鱼,虾米贵啊,将就一下好不,冯主任。我此时的声音明显底了八度。但是此时的冯主任已经是愠怒上脸,一个电话拨给我们领导:怎么搞的啊?以前那办文的人去哪里了啊?还好,领导没有要求退货,继续我的工作。我的信心莫名的壮大起来,腰仿佛也直了一点,但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路还在脚下心还揪着继续走。冯主任左手搭在我右肩上右手递过来一份材料很认真的 ,脸上挂满了严肃说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接着怎么做,到哪一步再回到他这里来,说的我恨不得把耳朵里的的耳屎全部挖出来去听,还好我那写字的手生硬有力的记住了他所说的。感动我一个劲的说:谢谢。接过材料已经是上午10点。下一站是县委文秘室。

还没有到县委文秘室门口,就听见了敲击键盘的声音,此起彼伏。门是开的,只见三个年轻人伏案键盘,头也不抬,一个声音丢出来,把材料拿过来!寻着声音看去,一个大高个口嚼槟榔,睡眼惺忪的样子,好像三天没有睡过。接过材料拿笔就把材料题目去头掐尾加定语,然后一个电话打出去,意思就是这个题目老用,没有新意,要改。但是五秒钟后,大高个就三个:嗯、嗯、嗯、好了。把去头掐尾加定语的题目又圈了回来。我心里暗暗一惊,倒吸一口凉气,这样改过的材料怎么拿给领导看哦?大高个说,你这样的材料不必要一个一个领导去会签,就找县委主管领导在材料上签一个字,用县委的函头发文就可以了。是吗?前面政府冯主任说的要复杂的多哦。就这么简单,我心里暗喜!但是不敢喜声于色。是啊!干什么要那么复杂,你不听也没有关系啊,你去走程序啊 ,等下走死你,等你办完,下午的会议已经结束了,黄花菜都凉了。虽是一盆凉水却让我醍醐灌顶,是啊!下午3点50分会议,是主管副书记就项目建设向市委书记汇报用的材料啊。天啦!背上凉飕飕的!等下!让我定定神。遵义癫痫科哪家最好就按你的意思去办吧,你是老麻雀了,有经验!我是个新人,我不懂!我尽量把笑容往脸上堆。但是,改过的材料就给领导批字吗?不可以,到打字社去改啊,大个子眼镜往上一推,撇下一句。我的娘诶!你不改不就好了吗?好好的一份材料把题目改个面目全非,最后回到原点!你是嫌我早上吃多了吧!但是这一些话只有憋在肚里留作午餐吧!没有办法,乖乖地接过哭泣的材料,以60迈的速度冲上打字社改完,速返县委文秘室。大高个又丢出一句话,你拿着材料去找主管书记吧。此时已经是11点20分。

三步并作两步走,刚好赶到要出门的主管副书记办公室,书记是我们项目直接领导我也见过,认识。我表明来意,更何况材料也是他汇报要用的。拿起钢笔在材料上签上:此材料以县委的名义用县委的函头发文可否?最后请县委书记审定!拍拍我的肩膀,抓紧时间办啊,2点30分让我的秘书放在我的办公室,小何!我挺直胸脯,满血复活,好的,一定办到!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我就像打了鸡血,满满的正能量就要迸发,头脑清醒了许多。时针已经指上11点40分。

下楼的途中,电话联系县委书记秘书房秘书,房秘书授意12点拿起材料准时到县委食堂等他。不管其他直奔县委食堂,顺便也解决一下午餐。说实在话,真的没有感觉到饿。心总是惦记着下一步是个什么样子。12点10分见到了房秘书,接过我递上的材料,认真的看了一下主管副书记的签字,说了一句,你们也太迟了点吧!不好意思,是我办事不力,来迟了。我唯唯诺诺的样子,明显看出来我的胆怯。好吧,等我电话!12点40分接到房秘书的短信:书记已阅!请把材料打印好!此时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握紧拳头---加油!继续前行!

到打字社出来已经是1点30分,还有最后一步了,到两办盖章。但是这个时间不是上班时间,怎么办?不管了,为了领导2点30分能看到材料,敲开脑壳也要上啊,一个电话拨给了政府文秘室冯主任,还好,答应的比较爽快,只不过要我到他家里去接。没有关系,你能来用一下我私人车我也心甘情愿啊,要知道事情没有办好,我会吃不了兜着走的,虽然我一万个不情愿,但是也得干,要知道也是给自己卸责的,想想也就顺了。转了几个弯谋了几个角终于接到了冯主任。在寻人的过程中几次想放弃,那个火啊油然而生,都是工作区别乍就那么大呢?想想就是两行泪。但是理性还是战胜了义气,车上聊开了,知道冯主任与我都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真是他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尽管是老乡,好像也没有感受一丝丝惬意。心还在继续着凉,章盖完出来,冯主任又直接坐上了我的车说,送他及他老婆去体育馆。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们是老乡呢!去吧!!

来到县委机要室,紧闭的大门里似乎透出一股寒气,让我伸上门铃的手怯怯的缩了回来,几次反复还是按了上去,一个穿着秋裤的中年男人从门缝里探出头来,什么事?我说下午会议上的材料盖章。打开大门接过材料说:我知道这个事情,原稿给我保存,我说原稿在县委书记秘书哪里,下午他会来与你们对接,然后给他看了张秘书留给我的短信。打开保险柜取出章来,啪啪几下盖的工工整整,上是上下是下,我不得不佩服他对盖章技术的娴熟,可谓是炉火纯青,功夫了得。此时门前的那股寒意荡然无存,突然释怀,满股的艳阳扑面而来。

晨雾散去深秋还在只是太阳照在大地更加真实,踏在大地的脚步更加有力,我摇弋深秋的橙黄挺直了胸脯,坚定的走上主管副书记的办公室,时间刚刚好!

2016年1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