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春风来信(外一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心情随笔

一、春风来信

清晨醒来时,收到春天寄来的信,没有字句,只有一朵朵明媚的花儿,藏在素净的牛皮纸信封里。不必翻阅,也不必去想那字句,只是那些花香,已然藏了一整个春天的诗意与清喜。

在这样明媚的春日里,总是想起白音在《桃花读信》里说“二月,像一本书的封面,温暖素雅,有人站在封面上,开出一朵桃花来,更像一封信,洁净纯美,有人走在上面,落笔款款,寄给桃花相阅。”寄给桃花相阅,该是多么雅逸的情怀。

在这融融春日里,风轻云淡,阳光轻柔和暖,刚好适合写信。是呀,要写一封信了,给清风,给微雨,给风月娴静的光阴,给素未谋面的远方,给衣襟带花的你,也给岁月风平的自己。

为此,我借了桃的红,柳的绿,借了燕子的呢喃,借了二十四番花信风,才写出朴素而珍重的一笔。

我用一颗虔诚的心,在绿萝正葱茏的书桌上,一笔一笔细细写。写晨曦,写朝阳,写星辉,写月光,写诗句三两行,也写蔌蔌清香写清酒一盏,邀你隔着遥远的字词,对饮西窗。

时光太匆忙,墨绿色的邮筒早已成为古老的符号,桃花笺与牛皮纸散落成光阴里的痕迹。请不要嫌弃我还用古拙质朴的方式,写一封信。我只是想,在这个信件被遗忘的年代,可以重温等待的忐忑,追忆寄书长不达的焦急。我只是想,在这个从前慢的叹息里,可以找回跋涉的脚印,回味突然收到远方来信的欣喜。

岁月的裙裾悠然,我在花瓣上写长信,托清风慢慢邮寄。南山的枯树,北方的落日,未来的自己,曾经的你,都藏在我的文字里,成为泛着墨香的秘密。

倘若,在某个桃花婉婉的晨早,在某个樱花漫漫的午后,你推开窗扉看花时,收到清风捎来的一枚花笺,请不必讶异,请仔细嗅一嗅那花香,是否带着远方的惦记。

清风来信时,请再不要管俗世的纷繁,只静静地坐在一架花荫下,听风诵读每一个字,看花珍藏每一缕香。

二、悦然有雪

清晨醒来,窗外是一片耀眼的白,推开窗,才知是昨夜落了雪。刹那间,心底有浅浅欢喜蔓延开来。有雪啊!起床,穿衣,踢踏着棉拖,不顾风寒,跑去看雪。

这场雪,不知昨夜是从何时开始落下的,在静悄悄的夜色里,雪的白被夜的黑包裹着,脚步轻盈地覆满房屋,树木以及酣睡人们的梦。只在天亮时,留给爱雪的人一眼惊艳。

虽是爱雪爱到极致的人,不知何故,今年却总是和雪缘悭一面。在宁波时,好几次听到雪要来的消息,只是那雪太矜持,终究没有落下来,只赠我一场又一场的空欢喜。直到我带着“宁波,你欠我一场雪”的遗憾离开。却不料,刚坐了火车离开不久,便收到朋友“宁波下雪了”的消息。只能,徒呼奈何。

幸好,在漫长的旅程中,一路向北,路过绍兴的雪。

车过绍兴时,窗外雪正纷扬,我隔了车窗张望,在昏黄的路灯下,冷清晶莹的雪,着一点暖色,更多了几分可爱。车窗外,有女子穿素白衣裳,带一顶红色绒线帽,在雪中行走。我隔着车窗碎碎念,夜寒风雪重,请饮一碗绍兴的老酒。

是的,想起雪,总会想起烧酒。想起童年时,在有雪的夜晚,一家人总要围在火炉边闲话。炉火上,没有“红泥小火炉”的雅致,只有一只铝制小酒壶;也没有“绿蚁新醅酒”的清透,只有爸爸烫的一壶村里自制的烧酒。下酒菜不是诗,只是一碟花生米,一碟豆腐干。那时候,却有着一种悦然。

一路行,一路念,念着故乡的雪。不料,回到家时,雪刚刚停了两日,地面上只留下已经污了的雪的痕迹,全然没有我爱的洁白。所以,直到今日,才算见到今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雪。

拿了手机跑出屋子,站在阳台上拍雪景。村庄落了雪,处处是银装素裹的风景。村间的小路覆了一层雪,像毯;落尽叶子的树枝覆了一层雪,像雾凇;屋子后的麦田落了雪,像宣纸缀满青绿的颜料。

有雪的日子,总是有着期盼与悦然。

村子里有人在下雪天结婚,请了戏班子。奏《新贵妃醉酒》的曲子。我微微好奇,结婚不是要吹百鸟朝凤吗?想不通,也就不去想。只是感觉在大雪天结婚,也是极美的事。用雪花铺天盖地的白,映衬着喜庆的一点红,那红,像红梅盛开。若再有花轿一乘,清歌一曲,唱《两个人的盟约》,许下执手偕老,白头与共的誓言,此情此景,该有多浪漫。

也有人在下雪天相亲。每年到了雪花纷然的季节,乡村里到处都是相亲的男女,七姑八姨忙着牵红线,青年男女小心谨慎的找着另一半。想到此处,心底竟也滋生出一点儿好奇与向往。只是,倘若我要相亲啊,一定也要约个有雪的日子,两人并肩走在雪花簌簌的旷野,说着彼此过去的趣事儿和对未来的向往,珍重地许下一份缘。

癫痫怎么治疗好些癫痫病治疗费用需要多少呢原发性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