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秋的最深处(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心情随笔

秋的最深处,寒意像突然发酵了一样,饱满得令人讨厌,早晨尤甚。近七点的十字路口,人稀车少得红绿灯都显多余。站在台阶上,目光横穿过空旷的路面,凝视着人类实践与智慧的结晶――闪动着的变换的阿拉伯数字,文明等待在寂静中更漫长。空气里的水分似乎在一夜间全凝成了寒气,如一把干涩的利剑,隔空搅动着吮吸着一切够得着的润泽,包括人。

八点,上课时间到了,可还有孩子未来,而且是一贯守时的。询问微信发其父母,无回复。犹豫再三,打电话给孩子父亲,回应:“马上就到。”几分钟后,包裹严实的孩在前,瘦高略驼的父在后,推门而入,不同以往的是:父亲没有在看到我后打个招呼离去。孩子径直走入教室,父亲近前:“孩子妈不在了,你上课注意一下娃情绪。”震惊,愕然,所谓“不在”,真的是我们贯指的那个意思?不及细问,驼着的倾斜的身躯在一声叹息后,摆手离去。

课堂上,几乎目不转移的关注着孩子,暗自设身处地的痛着孩子的痛,甚至责备自己,准备的习作主题怎么能是“给父母说说心里话”,引导习作时,也特意尽量绕开了有关母亲的话题。孩子,明显比以往安静了许多,偶尔间,垂头发愣;又一会,嘴巴开始嚼动,我虽生气却不忍严厉批评,走过去轻声制止,效果并不好,也就任其自然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课堂,在没有多大不同中过去,孩子习作的心里话是写给爷爷,重点是感谢爷爷对自己的爱,文中提到母亲时,只说母亲那次忘了给自己买鸡排,爷爷专门跑出去一趟买了回来。看着孩子笔下的“妈妈”二字,我心刺痛。十二岁的孩子,也许还不能从几天时间内体会出失去母亲的滋味。放学后,父亲又是在一声叹息中匆匆领走孩子。

上课的空隙,脑子一想到这件事,心里不由揉杂着对生命来去的各种思索。来,是机缘的无限巧合,一个生命细胞的结合诞生,可追逐到最久远的人类先祖,循序着环环相扣的机缘,才有了我们如今的生命个体,独立独特独有的生命,也就源于这“机缘”二字的不可复制性,机缘,莫不是我们生命的灵魂?活着,生儿育女,完成自己环节的机缘组合,为人类文明的繁衍生息做好传棒手,该是生命的最高使命,谁敢设想,全民丁克的结果?没了生命的延续,连妄谈文明和进步的人都没有,世界岂不尴尬。进入新时代,女人不再是生育的机器,个人理解的所谓不是机器,其实是女人们对和自己组团的接棒手有了选择权,而且对下一个生命的机缘有了自主权,这两点都是机器永不会具备的。思绪揉杂到这儿,自己先糊涂了。脑子又转到开放的二胎政策,对于我们七零后来说,响应声欢快不起来,一是适龄时机已过,二是中年困扰来临,三是年龄又让生命的不确定性增高。比如事件中的母亲,生之却不能完成育之,该是做母亲的多么大的遗憾,可具体怎么回事呢?突发性疾病?交通意外?这是我预想的可能。上完课,和好友说起,彼此又是一番对生命无常的感叹和对孩子成长的担忧。直至回家,脑子还反复思索着这件事。

谁知,次日清晨,更大的意外接踵而至――孩子的母亲是上吊死亡,好友微信告知。不解,不可置信,以此种决绝的方式离去,该是怎样的生无可恋?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母子,孩子脸盘圆润,体格健壮,面相敦厚;母亲白发较多,皱纹纵横,衣着朴素,话语温和,给孩子报名时,完全没有上帝的姿态和跋扈,言语间,更多的是对知识的敬畏,对文化的向往。孩子开始学习后,每周一次的接送中,自然和其父母都熟悉了,自知孩子基础欠佳的夫妻俩并不急于求成,特别是母亲,不止一次地说:“我这娃脑子反应慢,我们知道,我们不急,你慢慢教,我不催你要成绩。”只是,看到墙上的优秀习作,会忍不住:“看我娃啥时候能写到这么好!”神情中的渴望,和所有盼子成龙的母亲一模一样。这样的,带着无限期望的母亲,怎舍得离去?

电话问询好友后得知其邻里相传的原因:一是老大欠巨额外债,债主屡次登门骚扰催债;二是环保检查,关停了赖以生存的棒棒馍生意。棒棒馍,陕西的一种传统小吃,由小麦粉、植物油、茴香、黑白芝麻、精盐等精制而成,长约二十厘米,宽约两指,形如大棒,满身坑洼,面相丑陋,吃起来却酥而不僵,脆而不硬,还营养健胃。做法更是独特,需大火将平锅中精选石子烧热,然后靠其传导热量烘焙。燃烧煤块,造成污染,应该是生意被责停的根本。至于是否有可替代的加工方式,投资成本如何,口感能不能保持,这些细节我并不了解。只知道,在冬的前夕,秋的最深处,一片外催内患中,一位母亲放弃了生命。邻里口中的老大,必然是男孩的哥哥了,年龄应该二十来岁,还未成家,又有什么样的原因会欠下巨额外债,这所谓“巨”,又到底有多巨?外人自然不得而知。只是恰好,和关停生意相结合,或者再加上对孩子的失望,或者还有别的原因,种种聚集在一起,终压垮了为人母,为人妻,生的勇气。放弃生命,抛下幼子,敢死却不敢活的心境,又岂是“无奈”二字融得完的。这故事中的情节,旧社会的影像,竟出现在全民奔小康,经济空前繁荣的新时代?

子债父母还,让我回想起了曾经和婆家同巷住过的一位退休老人,经济状况本良好,儿子工作单位也不错,成家后另行居住,老人安享晚年是自然然的事。孰知,儿子在麻将桌上借高利贷,利滚利后数额巨大,催债的登门造访。事情继续影剧式发展,老人拿出存款为子清债,盼望儿子改过自新,过正常生活,结果美好愿望落空,继续沉迷的儿子,终逼得老人卖掉房产,租房居住,郁郁寡欢几年后离世。亲眼见证经历后才明白,影视故事真的来源于生活,生活就是一部部影视剧,不认同这话的,那是因为你凑巧没经历,事情定是存在的。先来理性分析事件中的儿子,作为成年人,连基本的自我约束能力都没有,固然不值得同情。痛斥当事人的同时,再来思考不正常的借贷存在,高额利滚利不是不被允许的吗?不是旧社会的毒瘤么?更理性的人也许会说,十八岁后父母可以不管,可事实是催债的会登门纠缠,也会以卸胳膊断腿甚至要命相恐吓。从小的学校教育肯定告诉你,法制社会,这怎么可能?我也觉得不可能,或者希望不可能。最后让思维从理性转向感性,想想自己身上掉下的肉,为父母的,难道真的能做到视若无睹?事情也可归结为教子无方,咎由自取,可真的那么绝对,外因难道不该被谴责制止?

回想前段时间的主持人病逝,和孩子母亲相论,两者虽年龄相仿,面对生命,无奈的根本却不同。终,一个留下“没有遗憾,只有不舍”的遗言,引多少国人缅怀唏嘘;一个用一根绳索诉说着“没有不舍,只有遗憾”的心声,卑微得似乎连空气都不知道。这,固然是个人成就和对社会贡献不同的结果,相同的却是生命的消失。不同机缘组合的生命,来,也许一样,过程却千差万别,做何选择,大部分因素在于我们自己。

秋的最深处,有着冬的寒冷;真正的冬,会更寒冷,可偏偏,梅喜迎寒绽放,雪会因寒而生,冬的美丽难道不独具匠心?当你,裹着寒冷,走在秋的最深处,何不,挺一挺,等一等。

儿童吃卡马西平影响智力吗广西的癫痫医院哪家好西安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