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我的表哥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摘要:多少年过去了,那几个画面屡屡在我的眼前回放着。那个依着门框的我,大路上甩着长鞭的帅帅的表哥;那个走进我家时衣衫不整,勉强微笑满脸憔悴的表哥。也许这就是我对表哥所有的记忆了。一种心中无法摆脱的无奈使他走上了不归路 …… 风,以一种飞翔的姿态,吹开一段悲凉,袅过城市的每个角落。雨,以一种缠绵的思绪,淋湿心空,牵扯冬季的枝枝叶叶,枯叶满地。落日在书页中零落,清浅的文字也难描那一缕冬韵。   又是一个即将来临的冬季,那一年,那一幕隐隐弥留在我的心里。一辆毛驴车慢吞吞的走着。赶车的姑父满脸忧伤满脸悔意。因为,毛驴车上躺着的是他的小儿子。尽管他再怎么呼喊他的小儿子也无法听到了。渡尽红尘人已去,满身清泪湿衣襟。   表姑父的儿子是我的表哥。不知道表哥的生命有多少欢笑,在岁月的霞光下尽情起舞;又有多少牵挂,在轮回的四季里翩然旋转。当漫天的黄叶纷飞,沦落的枯败,有种萧然的感觉。这一刻,他却感受着风霜雪雨的残酷。   写到这里只是想起一些往事,记忆装载表哥的片段;因为不常回老家,表哥也在外地读书因此很难见到。第一次见到表哥是在我很小的时候,那次我回老家看望奶奶。奶奶家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透过很低的围墙,视线一直可以延伸到大道上。清晨,我倚在奶奶家的门框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忽然听到一声响亮的鞭子声,随之便看到一辆三匹马的大车从东向西而来。赶车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只见他白净的脸,长着一头微卷的头发,不是很长却显出一种英俊帅气。穿戴整齐干净,根本不像是农村人的打扮。马车渐渐远去了,我很疑惑的看着远方。   没过几天奶奶家来了客人,手里拿着一个篮子,里面装着一些蔬菜,大概是自己家菜园里种的吧?奶奶对我说:这是你的表哥。我感觉这个表哥真的很熟悉,猛然想起这不就是赶车的那个小伙子吗?原来是我表哥呀?表哥笑嘻嘻的,脸上依然透着英俊帅气。从那以后我常常见到表哥赶着大车来来往往的在大路上的身影。   后来,爸爸回老家时听说;表哥到了结婚的年龄。他看上了一个邻村的寡妇,带着一个小孩。这个寡妇还欠着很多债务,表姑和表姑夫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表哥费尽口舌也没有说服了他的父母。没有人告诉我表哥是怎么和这个小寡妇相识的,我想一定有很多故事。不然,表哥不会这样执着的要和这个寡妇结婚的。   那个冬天,天上飘着雪花;古人把雪花写的很美:“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罗万朵云。”我很喜欢下雪的日子,因此到门口去观赏雪景,片片的雪花飘落在树上把光秃秃的树装点得异常美丽。不由得想起古人的诗句:“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我观赏雪花的兴趣总是很浓,直到雪越下越大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屋里去了。    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妈妈还在做饭,表哥忽然从老家来了,我惊讶的发现:这已经不是我曾经看到的那个表哥了,他穿着一件很旧的大棉袄,脸色憔悴。但是,依然对我们牵强的微笑了一下,就和我爸爸聊起天来。表哥很喜欢爸爸,每次爸爸回老家他都要和爸爸聊个没完。可是这次就不同了,不多一会就说很累,躺在床的边上睡着了。我弟弟和他的小伙伴们在打扑克,大家嘻嘻哈哈的玩的很开心。大概是表哥太累了吧?一直没有吵醒他。   妈妈做好晚饭了,让弟弟他们收了扑克牌。一群小伙伴不情愿的散了,各自回各自的家了。妈妈让弟弟叫表哥起来吃饭,可是无论怎么叫都叫不醒。上去一看,表哥已经身体僵硬了。只好给表姑打了电话说明情况,表姑父连夜赶着毛驴车来了。到我家时已经是后半夜的时光,哪曾想姑父一进门就不依不饶的说我们家害死了表哥。其实,我表姑夫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很和善而且很爱说笑。常常温存的呼唤着我的小名,说实在的我很喜欢这个表姑夫。可是,这次表姑夫却一反常态又哭又闹的,想来也是;人家的儿子死在你家的床上,换了谁也会闹的。   表姑夫闹完之后,把表哥的大棉袄解开扣子,里面掉出一个农药瓶子,里面还有一点没有喝完的农药。表姑夫又翻一下表哥棉袄的兜,看到有一封遗书。表姑夫打开遗书只见上面写满让人心痛的文字:“舅舅,我要离开了,现在正在离舅舅家很近的饭店吃饭,不然一会喝了农药会很不舒服。我家里不同意我的这门亲事,我无力劝说只好离开这个世界了。每当和舅舅聊天就会得到很多的启发懂得很多的道理。在我的心里舅舅是我最亲的人,因为很久没有见到舅舅了,真的很想你。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来看望看望舅舅,了却心中的遗憾。”   一切都大白于天下,表姑夫道着歉说都是自己的错。表姑夫拿着那封遗书泪流满面,不住的埋怨自己,不应该阻拦表哥的婚事。这个夜晚大家都没有休息,看着躺在床上的表哥,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 夜空阑静,沾一指忧伤,解不开的情结,诉淡淡的情愫,化成一篇清悠回想。要退回旧时光,有多难?叹只叹,东篱下,菊正黄。人已远去。只有,烦请月光轻挽思念,暖此冬的悲凉。   黎明将近,表姑夫他们要走了,我们站在门口送行 。雪依然在下着,站在寒冬的门楣,内心有太多的不舍穿过扉门,回首又凝眸,大家的泪还是潸然而落凝成霜花。   表姑夫拖着沉重的脚步赶着毛驴车慢慢的走着,他手里拿着一根鞭子。那个镜头豁然让我想起初见表哥的场面;那个帅气的小伙子,一声清脆的鞭响把马车赶得飞快。白白的脸庞,卷卷的头发,我站在门口依着门框的身影像电影一样在我的眼前回放着。   人生就这样无奈吗?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没了!心中不住的埋怨:表哥呀,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你的舅舅说说呀?也许会有转折的。埋藏在你心里到底有多少故事?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值得吗?没有答案了,因为即便再多的埋怨也已经为时已晚!   这时的雪依然在下着,仿佛在为表哥至哀,仿佛在为表哥送行,铺天盖地的雪一片洁白,让人心里空落落的,一种忧伤徘徊在心里。   多少年过去了,那几个画面屡屡在我的眼前回放着。那个依着门框的我,大路上甩着长鞭的帅帅的表哥;那个走进我家时衣衫不整,勉强微笑满脸憔悴的表哥。也许这就是我对表哥所有的记忆了。一种心中无法摆脱的无奈使他走上了不归路 …… 鄂州哪里治小儿癫痫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河北癫痫病医院怎么进行治疗啊武汉哪里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