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导火索(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中午时间刚到,工人都蜂拥进食堂打饭。虽然人不多,同时涌进不到二十平方食堂,那是人挨着人,脚碰着脚,密密麻麻的只看到人的背面。平时,这个时候,男男女女都免不了动手动脚,寻开心啊。

很多人有一个目的,抢先到厨房里面,就可多舀汤里面的骨头肉或玉米。菜饭不好吃,不合更多人的胃口,谁都想找点合口味的东西填肚子啊。多数工人没有吃早点,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前胸贴着后背了,也指望早点吃饭。所以,这会儿食堂里人满为患。那汤啊,锅子刚从灶上搬下来,烫得很。舀好汤的人,铁饭碗端在手上特别烫,只能急急忙忙地端到外面的桌子上。这时,有个叫全君的人,陕西人,身高一米六,四十刚过头,矮胖。老婆在打饭打菜,他就端着两碗热汤从厨房急急地走出去。刚走出门槛,迎面走来开槽师傅章华。两人都走得急忙,全君低头只看着汤碗和路,没多注意来人,汤碗恰好碰到章华的胳膊,幸好,冬天衣服穿得厚,泼的汤水也不多,应该没有烫伤章华的皮肤。全军也没有及时道歉。

章华是贵州人,不到四十岁,身高一米六五,单瘦,平时很开朗的,见全军的热汤泼在自己的身上,心里很气,没有烫伤皮肤,可衣服弄脏了啊。站在桌子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全军,见全军久久不回头看一眼,连一句“对不起”的话都不愿说,盛怒之下,将一只小饭碗用力摔在地上,砸得粉碎。瓷饭碗摔在地上,发出清脆地“叮当”声。一些在厨房正在打饭的工人,听到突如其来的摔碗声,都认为是哪个冒失鬼,不小心,将饭碗掉地上了,一同发出不断地吆喝声。大部分工人,打好饭菜,回到外面桌子上开始吃饭。见章华还杵在原地没有动,地上到处都是饭碗碎片,没有几个人知道是章华故意摔的。章华没有好气地对全军说:

“你这个人,真的好无聊啊。你把热烫泼在我手臂上,连句对不起都不愿意说,你当我好欺负吗?”

全军这个人,性格很孤僻,虽然很少和别人说话,多数工人也厌恶他,嘴巴不是很乖巧的人,见章华真生气了,轻描淡写地说道:

“没有烫伤吧,要是烫伤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本来这事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家长时间在一起,难免磕磕碰碰。全军还想向章华解释,却激怒了坐在全军旁边的章涌,他突然站起身来,用力将桌子一拍,大声吼道:“你他妈的,真不是个人东西,你用这么烫的热汤,泼在人身上,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你当人家就这么好欺负啊?”

章涌是章华的亲弟弟,个子矮小,只有一米五高,微胖,是老板很器重的人,技术工作很多都会,钉箱没有人能敌。嘴巴很会说话,老板心甘情愿地把钱给他花。在老板面前就是下山猛虎,老板不在就是一条懒虫,老板偏偏就喜欢他。好话、坏话、脏话他都说,工人说他是小人,马屁精。他倒说“拍马屁是一种学问,是一个饭碗”。很多人就是不会拍马屁,有能力没有人重用,活得比我这没有文化的人还要差好多倍。以前,总是在厂里打架,经常被老板炒鱿鱼。现在,负担大,一个人要养一家老小,不想再打架了,想安心多找点钱。对全军有很深的成见,这次,见哥哥受委屈了,忍不住火冒三丈。

全军以前也喜欢打架斗殴,当然,光棍眼里容不了沙子,立即也火了,将桌子用力一拍,大声回敬道:“你再骂一声他妈的,老子就揍你。”

章涌本来就是好事的主儿,积压已久的怒火早就想喷发了。平时他说,逢软不欺,逢恶不怕。见全军还敢顶撞,起身就窜到全军身边,挥拳狠揍,全军边招架边后退,全军见身边没有衬手的家伙什,就操起一只废油桶作抵抗。几个男人忙冲上去,抱着章涌和全军。全军的老婆放声大哭,也跑上去,抢下全军的油桶。当时,章华站在大门口愣住了。见全军、章涌都想挣脱劝架的人,来一场生死大战,他忙放下手里的空碗,快速跑向宿舍,取出一把一米对长的砍刀,大叫地冲过来,说道:“你妈的X,老子今天就砍死你。”

众人见了,个个失色,几个年轻后生忙冲过去,抱住章华,都说:“这可使不得啊,这会出人命的。”尽管几个人有力气,一时半会儿,抢夺不了章华手里的刀。全军见章华被几个人抱住了,忙抽身闪出圈子,一阵风似地冲进厨房,操起案板上的两把菜刀,幸亏里面的人抱住全军,外面的人关掉厨房门,全军出来不了,只能在厨房里吼叫。章涌也许明白是自己太冲动了,没有开始时那样激动。

章华手里的砍刀被工友已经抢下收起来,他走近厨房,在外面叫战:“全军,你有种出来单挑,我们分个胜负。”

全军不听老婆的劝阻,一边拍打铁门,一边高叫:“你们不是仗着两兄弟吗?单挑就单挑啊,我奉陪到底。”

双方的怒气还没有减弱,二老板、三老板都从办公室赶了过来,几声呵斥,气氛减弱了大半。章华、章涌坐在老板旁边,讲述事情经过,全军也从厨房出来,他老婆向老板讲述打架的原委。

全军老婆说:“全军端汤出厨房,只看汤和路。章华拧着空碗进厨房,自己不看前面,撞到全军的汤碗上,虽然泼出一些热汤在章华手臂上,这么厚的衣服,能烫伤他吗?全军没有在意,是他不对,但是他也说了,烫伤了就带他看医生,就算没有赔礼道歉,也轮不到章涌先动手打人。就算章华想出气,砍了全军几刀,我没有话说,他们两兄弟打全军一个人,这是以多欺少。”

两位老板都有护犊思想,三人都公司顶梁柱,只想“快刀打豆腐,能求二面光”,半天吞吞吐吐没有说出一句服众的话。全军的老婆伶牙俐齿,对老板这种态度非常不满,说道:“你们两个老板都是昏君,大是大非面前,总是模棱两可的。他们两兄弟给工厂找了多少事,有他们工厂在,工厂就不会安宁,这个事你们今天必须有个结论。”

全军有点倔强脾气,见老板处理此事还犹豫不决,犟脾气上来了,说道:“老板真是难为你们了,现在已近年关,既然工厂容不下我,麻烦你们给结算,我们回家,早点过年,我也打了快二十年的工。早累了,该休息了。”

老板见全军开始将军了,心里不是滋味,只好把这件事作个了结,说道:“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为了一个共同目标才走到一起,那就是找钱。既然上了一条船,都是难兄难弟,大家必须齐心协力搞好工作,更要搞好团结。你们从八零年就在一起打工了,认识二十年,二十年的感情,不能说是一般吧。我认识你们才十几年,感情没有你们深很正常。今天这事是章华不对,起码是你先拿刀。全军也很不对,你不会说话,烫伤了就带他去医院,你们都有社保,报一千两千都可以。章涌太激动了,没有你搅合,他们怎么都打不起来。章华必须向全军道歉,承认自己那里错了。”

章涌回房睡觉了,章华本来没有想把事情高大,只是章涌这么一搅合,自己不好下台,情绪有点过激。知道自己犯下很多的错误,大大咧咧地承认错误并道歉:“全军啊,这事主要是我错了,我们都是来给老板打工的,年关将近,回去太早了,不要走。以后,我保证克制,不出现类似情况。拿刀都是一时冲动,你就不要多计较。我以后保证搞好团结,做好自己的工作。”

这件泼汤事件总算平息了。容忍是美德,冲动就是导火索。大家都是远离家乡,在外面求财的苦命人,搞好团结是最重要的。打架斗殴,危害人身健康,给社会造成混乱,和谐社会,大家就要像兄弟姐妹一样和睦相处,为珠海文明建设做出榜样。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择哈尔滨哪家治癫痫病好济南癫痫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