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那个有浆水菜的年月(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去年十月一日,我和金鑫,何俊峰,刘峰几个文友拜会了作家张兴海老师。

中午,在张老师的提议下,我们在位于周至县城二曲中学门口的一家面馆,吃了一顿正宗的浆水面。闻到香气,尝到汤味,我们都感到,一碗浆水面下肚,归到故里,闻到乡味,去了乡愁,踩到地气,心醉情浓,好个心悦意 今悠。

那顿浆水面,一下子又勾起了我的乡愁,远远近近,荡荡漂漂,悠悠不能散去。

自打我记事起,我和我的父母哥姐们一样,几乎一年四季没离开过浆水菜,吃的浆水菜,喝的浆水汤,走过四季,长大于粗粮多细粮少,见不了肉香油花,只有浆水菜不离不弃,伴我一天天长大。

七十年代初,尽管全国经济比六几年好多了,但在农村,尽管都处都种粮,但产量很低,公粮购粮一上交,农民手中的粮连糊口都难,而生产队的菜地种的菜是很少的。所以,农村人的吃菜大部分靠平日在地里挖采。

每年秋未初冬时,队里的萝卜白菜收获了。或按人头,或按工分,家家户戶分到了菜。我们小孩子提笼拿铲,捡破啐的菜叶,挖断在土里的萝卜和白菜根。过几天,大人们就忙了。男人洗缸洗瓮洗盆,准备泡浆水菜的盛具。女人们又淘又洗,将白菜帮子萝卜英子洗净,浆水引子已弄好,只等把菜从大铁锅了煮个半生放入缸瓮中。

菜一入缸,冒着热气,稍凉一会儿,浆水引子从上一倒,随便一盖,二三天菜就有味了,酸了,好了,能吃了。从此,家里的浆水菜就一直吃到腊月。不管是早或晚,吃饭时,在缸里捞一碗菜,大木案上当当当上面一切,盐和辣面一洒一拌一翻,就可吃了。当然,稀糁子,黄黄馍,浆水菜真正成了家常便饭,一直快吃到过年。

第二年正月初七八,五九一过,气温回升,冰雪消融,地里的野菜探出了头,我们放了下午学后,提笼拿铲在田边,垅畔,河岸,挖着碟儿菜,鸡肠肠,水芹菜,家里的缸里老菜少了,新菜多了。

清明前后,万物葱荣,生生翠翠,此时,名种野菜最多。河滩,岸边,坡涧,我们柳笛亙鸣,和声碎语。嘴不停,手不停,笼子满了踩实,实了再装,在弯曲的小路上,胳膊穿系在弯月一样的担笼系上,腰用劲提笼,侧弯一边,身重心悦,伴着夕阳归。

麦收后,野菜最少,水芹菜老了,只有河滩里的一种叫柳叶的菜可用,另外,只能用莲花白了,而由于气温太高,浆水汁易坏,要勤换。

早上,黄黄馍,玉米糁子,浆水菜。中午,浆水搅团。晚饭,复印早饭的内容。隔天中午吃一顿连锅面就是过年了。以至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仍不爱吃搅团,可浆水菜时常想吃。

前段时间,口腔溃疡一月不愈,药吃了上百元的,西药中药,无计于事。突然想到,那年夏天,我上了火,老流鼻血,母亲让我喝了几天生鲜浆水才好。于是,在门口的面馆连续吃了一周浆水面,方才解围,治好了病。还听人说,浆水菜能降血压和血脂,我信。为何六七十年代的人无三高症,而时下富裕的人们,一查就有病。

有时,常想起小村中高龄的父母,想到家里那个粗大的浆水菜缸,母亲泡的菜。想起那个柳条担笼,木把儿铁铲铲。想起柳笛,沙滩,牛背,黑河的小鱼,清灵的河水……

他们构成我脑际的,浓浓的乡愁。我希望咱老陕人不要忘了历史,忘了根本,忘了曾养育了我们多少年的浆水菜。富足不能忘了曾经的贫穷。

癫痫病的发病原因青少年癫痫该怎么治疗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