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笔墨】一碗红糖姜茶(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文学大赛

寒冷的冬日,感冒总是特别得容易找上门。这不,女儿放学回来,第一句话就是:“妈妈,貌似我有点像感冒了,只能一个鼻孔呼吸了!"

"嗯,宝贝儿,不怕,妈妈现在就给你熬一碗红糖姜茶,喝下它,我的欣儿就会好起来了!”

“妈妈,可不可以不喝啊!我实在不喜欢它怪怪的味道啊!”

“欣儿,妈妈给你讲个妈妈小时候的糗事吧!”

“嘿嘿,妈妈我好奇心起来啦!”......

我的妈妈:娇小玲珑的身体,白皙的皮肤。一头柔软而略微卷曲的秀发,那双美丽的眼睛像一对活泼的鸽子,似乎让你感觉,你一定要轻手轻脚地靠近,不然就会被你的惊扰而飞起;妈妈的鼻子小巧而挺立,小小的樱桃嘴里,牙齿如贝似玉。当然,这不是我现在的妈妈,这是妈妈在十七岁的花季里,在照相馆里拍下的一张黑白的老相片。不要小觑这娇小的身体,她有着大大的能量,就像一个小小的太阳!温暖着我的童年,我的少年,直至我成了家;有了孩子,这温暖还在继续源源不断地给予!

记忆里有一件事情,烙刻着深深的印记,一生都不会忘记。

那个时候,我是一位三年级的小学生,十岁左右。对于出生在80年代农村的我们,尤其还是个贫困县的我们,零食,它是奢饰品。除去重大的节日里可以吃到瓜子花生或者糖块,其余的时间里,几乎也就是想想那些美味儿!

春天,我们拔茅草或者芦苇根;夏天,我们爬树摘桑果和楮果;而最诱惑最快乐的季节在秋季!

秋日的田野:蓝蓝的天空下,彩虹仙子下凡尘;一片片红红的高粱地,一片片绿油油的甘蔗林,一朵朵小小的白云在棉花的陇上捉迷藏......

但是,最吸引我们的是那金灿灿的大豆地里长出的诱人的野果儿。有"马蹦瓜"(一种圆圆的有鸽子蛋大小的迷你小圆瓜,味道酸酸甜甜的)和“香溜溜”还有一种不带香味的“臭溜溜“,都是酸酸甜甜的主,对于我们却是诱惑力十足。

吃过午饭,一帮小鬼早早地背起书包,却溜进了豆地里。从豆地的一头进入,踩着沙沙的豆叶,我们兴奋得在金色的豆地里像野兔一样蹦来跳去!找到的酸酸甜甜塞满口袋,心满意足地走出豆地。

玩得忘乎所以,眼看上学就会迟到,不想从豆地里折回。在田地的尽头:一个村子和另外一个村子的田地接交界处,总会有一条小溪来划分。小溪不宽,水也不是很深。几个男孩子艺高人胆大,决定跳过去。一个男孩子向后退出几步,冲刺,跃起!稳稳地落在了小溪的对岸。剩下的男孩子像小鹿一样一个个欢呼着都跳了过去!

几个女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第一个跳过去。

“我先跳,你们看我的!”心里想着我一定可以。

为了给成功增加几率,我把书包先丢了过去。学着男孩子的模样,后退几步,跃起——

扑通一声,我掉进了水里。男孩子大笑,女孩子尖叫!小溪虽然很浅,水的深度也只是齐腰而已。但是我还是被吓坏了,羞红了脸,泪水在眼眶打转。狼狈地爬上岸,带着湿漉漉的一身水和泥巴走回了家.....

我战战兢兢地走进了家门,已经是秋天,河水也有了凉意。加上受了一些惊吓又担心妈妈会责怪我,我的身体抖的就像秋风中的树叶,牙齿也不争气地打架,发出清脆的如勺子碰着碗儿的声音!

妈妈正在为即将开始的秋收做着准备,听到响动,抬头;看到了浑身湿漉漉脸色也有了些许苍白的我,心疼极了:“你个淘气包,没有一点小妮子的样子,总是像男孩子一样调皮,冻病了,没有人可以替你遭罪!”

眼泪再也止不住,哇哇大哭!在我惊天动地的哭声里,妈妈把我的湿衣服湿鞋子退了去,把我塞进了温暖的被窝里。

“等着,淘气的小妮子!妈妈给你煮一碗红糖姜茶,不然你不生病才怪呢。”

其实,红糖姜汤的做法很简单,就是用生姜,最好是老姜(去皮,效果会更好,这是我后来在书上看到的。),洗净,切成薄薄的片,放在水里煮,等水开了,熬上一会,会把生姜的辛辣都给熬出来。再放入红糖,能减少些许生姜的辣味。在身体受寒的时候,趁热喝上满满一大碗。身体冒出汗来,寒气也就可以逼出身体。当妈妈把熬好的姜茶放在我手里的时候,我再也没有了往日抵触的情绪。(因为我一直不喜欢喝姜茶,每次都是妈妈连哄带逼我才能勉强喝了它)这一次,我一口气把一碗姜茶喝下去,额头,鼻尖都闪出了细细的,晶莹的汗滴。心里的委屈和惊恐也一并散了去!妈妈这才放心地接着忙活她的事情了。

姜茶,妈妈经常熬,给我,或者弟弟,或者爸爸。

在寒冷的冬季,为了家人不轻易被感冒找上门,妈妈隔三差五熬上一回,弟弟和爸爸的姜茶是咸味的,放盐,放葱花,爸爸每次都喝得有滋有味。

现在想想,我之所以对红糖姜茶能御寒那么刻骨铭心,从不喜欢到爱上那暖暖的,红红的,烫烫的姜茶。全是因为妈妈,对于落水的我不但没有责打,还给我熬了姜茶,这是意外更是温暖和爱!

那一碗熬出妈妈满满爱意的姜茶,温暖美好了我的童年,在我幼小的心灵种下了一颗太阳的种子!让我的一生都会温暖,向阳,幸福,快乐!

记得一句广告词: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这是说我吗?妈妈的红糖姜茶,就是把我养得白里透红,而且从不轻易被感冒找到。

现在,我给我的女儿做着同样的姜茶,女儿也如当初的我,排斥那辛辣的味道,我向她讲这姜茶的来历和我是如何爱上它,还像她灌输着“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妈妈你太自恋啊!爱臭美的老妈!”

“嘿嘿,那也是你妈妈有炫耀的资本,都是你外婆给的”!

这一碗红糖姜茶,是一份温暖和爱的传递!

癫痫病该怎样治疗兰州治癫痫病哪家好癫痫的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