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相逢何必曾相识(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化资讯

1.孤旅

初升的太阳,透过窗玻璃照在餐桌上,散发着斑驳的光,使得这薄凉的清晨,越发显得冷清和寂廖。车轮滚滚向前,那戴着面纱的景色,稍纵即逝地从眼前一掠而过,都来不及与它们有任何的交集。车厢里的乘客已醒了大半,百无聊赖,或孤单,或落寞,或疲惫不堪。对面一路相谈甚欢的大姐,还俯在桌前的晨色里小憩。

我换了个稍微舒服一点的姿势,裹了裹那有着火焰一样颜色的长披肩,尽可能地让它将我包裹严实,却仍然不能完全抵挡车厢里的冷气,便不自觉地抱紧自己,依靠在桌前,天马行空地回想着人生的种种际遇,竟兀自醉了。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单曲循环着Sarahmclachlan的《Angel》。

那空旷而又干净的声音,有如天籁,又似叮咚的清泉,从耳膜一直抵达我的灵魂深处。心灵也因为濯洗,而愈发澄明,直至眼角不经意间流下一串泪水,这才如梦初醒般惊觉。

列车依然奔赴着向前,坚定不移地向着终点。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向着无可预知的未来,在到达终点以前,永不停息,所不同的是,它只有末路,却没有返程。

确切地说:人生,更像是一场未知的旅行。我们不知道,沿途是一路荆棘,还是夏花灿烂;是一路风雨,还是晴空万里;更不知道会不会:走着,走着,遇见了;走着,走着,就算了;走着,走着,又孤单了。温暖我心的是繁景如帘,还是灿烂笑脸?

对于那么不确定的未来,我一无所知,只知道:明媚着,便是快乐;快乐着,便是美好。

2.心病

那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像一只饥饿的蚕,时不时地蚕食一下我那焦燥不安的内心,不知不觉在心中打了一个稳稳的结,解不开,也剪不烂。心病,就这样悄悄地滋生。

许多年来,我就在这样的反复里,独自焦灼,独自黯然,不是我不作决定,而是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是,它总是牵扯着我的梦想,直到暗暗生痛。总是百转千回,尔后怅然不已。这样的时候,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安抚内心那个无助的自己:亲爱的,别担心,冥冥中一切自有安排。

于是,我又找回了那个坦然的自己,轻轻一笑,顾自明媚。不觉中,时光又溜走了些许。

只是,只是仍然有梦猝不及防地闯了进来,扰乱那貌似已经平复的心绪。它们又在那里笑妍如花地蛊惑着我,我便又无可救药地坠入了它的深渊。于是,在这来去反复中,我一次次地疼痛、蜕变、生长,直到有一天,终于可以足够坚强,坚强到可以做到坦然,无关来去。真正懂得了:当下的,便是极好的。

有些梦想,会如一夜花开,璀璨而又突兀,却又不乏耀眼。而有些梦想,注定了要走更远的路,要爬更高的山,才能采摘。如此,只能朝着开在远方的梦想,跋涉,向前。

总有一天,它们终会破茧成蝶。

3.寻医

那一天,“丫头”告诉我,或许“司令”可除去我的心病。

“丫头”是我的发小,是我童年和少年里最好的伙伴。只是岁月一个不小心,将我们无辜地分隔在红尘的两岸。

许多年以后,岁月这老人家还是让我们重逢了,那些刻进骨子里的许多共同记忆,忽然间鲜活如初,许多的美好,不再是一个人的天荒地老。那些与故乡有关的一树一木,一花一草,一河一池,都在争先恐后地向我诉说着有着我们一起成长的印迹。于是,那蜿蜒的小路,没落的村庄,沉默的山峰,儿时的伙伴,都把我们带到回忆的路上。旭日东升,树影婆娑,春风拂面,我仿佛看到了儿时的我们,一步一步从记忆中蹒跚着走来,不觉心头一热,满满的都是温暖。

“丫头”说“司令”是他两肋插刀的兄弟,如若他出手,必是手到病除。

我心中无底,弱弱地问了句:“他是你两肋插刀的兄弟,那能算我的不?”

“你把他当作是,他就会把你当作是!”,听罢,我心中有一丝窃喜,心中的底气不免大增。

如果能除去这多年的心病,我自是求之不得,只是心里有些惶恐:一来这山高水长,一切都是未知;二来这素未谋面,总有种单刀赴会,鸿门宴的怯意。心里既期待,又忐忑,更不知我爬山涉水要见的是何方神圣。是否真如“丫头”所说,真能妙手回春,手到病除?

然而,除了死马当活马医,再无良方。

心中大唱一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陡然生出“壮士断腕”的勇气,于是便背上简单的行李,踏上了一个人的旅程。

4.初见

“司令”正如“丫头”所说,果然是他两肋插刀的兄弟:

当我还在颠簸的列车上,“司令”就已经帮我订好了入住酒店,并约好了关键人物,他的如此种种,都是受“丫头”所托,忠“丫头”之事。这让我不觉动容,也深深感受到了什么叫两肋插刀,为“丫头”的人生中,能有如此重情重义的兄弟而欣慰,同时更是无比地向往。

在等待“司令”的过程中,朋友带着朋友们依次到场,与朋友聊天的过程中,意外地得知其中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竟是曾经透过朋友给我帮过大忙的人,这样的巧合真是非同小可,好一番拜谢寒暄,再加上之前聊天过程中的言语相投,觉得心里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真应了那句: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原来兜兜转转,命运之神还是不着痕迹而又巧妙地将那些有恩于我的人一一牵引到我的面前,或许它已经知道,有一天我终将会告别,告别这里的山水、人物,终将是,后会无期。

最后的门扉轻扣,我知道是“司令”来了,便轻巧地奔赴过去开了门,门开的刹那,来不及细细地打量,将“司令”轻快地迎至铺开文件的案前坐下,我便坐在了他对面。先来的朋友们识趣地坐在一边各自休息,也不喧哗。

就着文件,三言两语,“司令”便已掌握了事情的大概,忽然说道:“你时间紧,如果这两天处理不了,你将文件放在我这儿,后面我来帮你处理。”“司令”的这一番话,让我无比安心,恰也正是之前我所担心的,其实一大早我就在心里盘算过了:如果一时半会处理不了,倒是想托付“司令”帮忙处理。只是心有顾虑地怕唐突了,不到最后开不了口。没想到他倒是说出了我心中所想,压在胸口的石头瞬间就落了地。正如后来,朋友的朋友所说,“司令”来了之后,我紧锁的眉头才开始舒展开来。

“司令”带着我们终于等到了关键人物,当面会晤,经过多方一一证实核对,问题基本上可以按照设想得以解决,让我放心的是,就算最后的当事人变卦,关键人物和“司令”也一再承诺可以帮我处理。这样一来,就至少是三种方案,不管是哪种方案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影响。

我的心,终于彻彻底底地安放了下来。

5.一见如故

虽然素未谋面,但因了“丫头”的缘故,那么多的朋友中,忽然觉得与“司令”最为亲近,与他们的交集,谁也不可能像我与“丫头”那般深邃,持久。

兴之所致,情之所起,大家饮酒作乐,庆贺。一一敬完所有人,便剩下我和“司令”。“丫头”成了我们最好的共同话提,他给我讲了他们之间的情谊,也给我讲了“丫头”新兵连时的趣事,而这恰是不久前重逢的“丫头”亲口告诉我的,如今再出自“司令”的口,既熟悉,又亲切。我也向“司令”提及了我与“丫头”间儿时的趣事,以及本次事件的始末,聊着聊着,竟让我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如果早一点引荐,或许我这心病早就除了。

我举起酒怀,要代表“丫头”向“司令”敬酒,他竟是不肯,说“丫头”已经交待过了,要照顾好我,不能让我喝多。听罢,那柔软的心脏禁不住温软,一下子勾起了心底的豪情万丈。便直接拿起电话,让“司令”直接向“丫头”请示,“丫头”自是不许。无奈我接过电话,直接向“丫头”叫板:

“我想代你敬司令。”

“不用,不用,他很能喝,至少能喝一斤白酒。”

磨了好半天,“丫头”怎么也不肯松口,但最后被我的一句:“可是,我就是想代表你嘛。”实在无奈,这才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并直接指示了“司令”。

得到指示的“司令”,这才拿起我的酒杯,很象征地倒了一点,并说到:“平时工作中,我一般不喝酒,只是朋友间才会喝。”听他这么一说,我情不自禁地说道:“来,我代他,敬你三杯。”说是三杯,“司令”都是很照顾地只给我倒了一点点。

酒过三巡,加上饭桌上朋友间的相互敬酒,一瓶白酒很快就见底了,而兴致高涨的我俩,都觉得不尽性,“司令”素性说道:“要不咱俩再来一瓶啤酒?”

这正合我意,所谓酒逢知己千怀少,大概形容的就是这种境界。“司令”说次日约另外一名战友一起吃个饭,他俩和“丫头”都是生死之交,在回来之前,“丫头”也曾这样告诉过我,他们仨是很铁很多的哥们,所以在见“司令”之前,我曾经想过,看看有没有机会约上另外一名战友一起见个面,不自觉的,来这里,我仿佛带着“丫头”的使命,拜见他们,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我没想到,“司令”再一次说出了我心中所想。人生中,能有这样一个能懂你的朋友,那该是多么地快意和幸事?

与“司令”对饮中,有那么一小会儿,我心里生出莫名的惆怅和遗憾:我恨自己不是男儿身,不然我也可以与他们戎马天涯,称兄道弟,畅游天下。

一瓶啤酒,就那么不经意地见了底,无论怎样的豪情万丈,怎样的相见恨晚,怎样的意犹未尽,都是时候散了。朋友们一一挥别散去,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街头,夏夜的风自脸上轻轻地拂过,远处的霓虹在闪烁,我倒是先醉了,醉在这温柔的夜色里。

“司令”将我送至酒店门口,便挥手作别。回到房间,拿出手机,这才看到“丫头”给我的留言:“事情处理得怎样?”,而时间正是在我们向他电话请示敬酒之前,难怪电话一接通,他就直接问“司令”事情处理得怎样?

握着手机,一个人呆呆地傻笑:多亏了“丫头”,取出了“司令”这把杀手锏,否则事情难以有如此突破性的进展。然而更感慨的是:人生处处有相逢,相逢何必曾相识!

次日中午,因关键人物事务繁忙,事情未能最后敲定,但也算是七七八八了。再等下去,也是于事无济,“司令”便忙里偷闲地一直将我送到家门口。

6.巧遇

返程的当天上午,终于约到了关键人物。

然而,好事多磨,事情还是不能最后定夺,“司令”再次如救星地出现,因为他的出面,使得事情得以进一步地简化和明了,如果再不节外生枝的话,最后剩下的只是合同的签定而已,而我也不必再到场。不管成或不成,还有两套保底的方案在等着我,于我,也差不多算得上是大功告成了。

终于可以安心地再次回家向家人告别。不知不觉,公交车远远地驶过目的地,我不得不倒回来,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迈着不急不慢地步子,感受着公路两旁的风光,它们是那样的静美和招摇,像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刚走到家门口,恰巧碰到“丫头”的父亲走至路口,我情不自禁地迎了上去,向老人家拉了好半天的家常,简要说了此行的目的,以及最后的处理结果,一切多亏了“丫头”,沾他的光,托他的福,因为他战友帮忙,所以差不多可以圆满收场。老人家一脸慈祥地笑着,连连摆手,说是应该的。

再一次,我感受到时光的巧妙,没有迟一分,也没有早一秒,一切都是刚刚好。命运,再一次将有恩于我的人,巧妙地牵引到我的面前,再一次深深地感受到:我真地是个有福的孩子,总是可以受到命运的眷顾与恩赐。

7.相逢何必曾相识

在返回的列车上,在餐车里,新结识了一些素不相识的坐在一起的几个人,彼此互留了联系方式。

也许,有些人,可能只是暂时的联系,甚至不可能再相遇;但我相信,还有一些人会在今后的生活里再有交集,因为他们来自故土,来源于相关的生活,并且在不久的将来,很有可能会对自己援以一臂之力。就算不能,至少可以给自己一些参考信息;就算还是不能,至少在这短暂旅途中的更短暂用餐及休息的邂逅里,热闹了这一小段原本无趣而又索然寡味的时光。

甚至还来不及挥手,但又何妨?人生的旅途中,总是会有许多的无可未知和意外,只要有一颗明媚的心,仰起笑脸,便能被岁月温柔相待,我始终相信:

明媚着,便是快乐;快乐着,便是美好。

江苏靠谱癫痫医院在哪里卡马西平怎么治疗癫痫疾病会有效果郑州治癫痫病去哪好癫痫病才能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