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去乡下收获秋意(散文)_1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秋意与春意一样,都值得享受。在城市的躯壳里,推开一扇窗子,泛黄的高树上一片法桐叶子,借着些微的晨风,在空中晃悠悠地飘下……

时序总是按时摘下树的叶子,让她归于尘泥。这是秋意,也是一本诗意的书,需要带着释然的心情才可以读出韵味,我常想,黄叶本无哀伤,只是人给叶子涂了心的色彩,于是才沾满了或喜悦萦心或哀伤透骨的意味了。

城市的秋意太局促,不如乡下来得淋漓分明。

金秋,阳光温好,我去郊外,打算享受一下秋草未衰之时被阳光蒸发出草液的味道,让秋意充盈心扉,抹去那一叶飘落的视觉苍凉,打理一下迎秋的美妙心情。

伟德山下,有一片腹地,是向阳的梯田,颇似我老家小北山的模样,当年“学大寨”没有规划重整地块,一切保持着杂乱的原始状态。田堰地埂的巴草叶子从叶缘处渐变为褐黄色,微风摇曳着,似乎静待农人的收割。草黄的秋意是在提醒农人收获,并不熏染衰败的氛围。想起那年我家翻新房子的时候,多么需要这样茁壮的巴草,秋草分配了,父亲几乎挨家用普通的山草换回巴草,没有一家邻居说个“不”字,父亲也收获了秋草,是向乡邻之情去索取,“草芥之情”满足了应急的心切,父亲一捆捆地搭理着那些巴草,嘴里念叨着这是谁家的,那些是从什么山上砍下的。而今用上了煤气液化气,这些秋草只能充当一道风景,供人欣赏了。

“记着邻居的好,娶了媳妇忘了娘可以,可不能忘了邻居,咱们四间草房有邻居的温暖。”我说,忘了娘也不对。房子盖起来以后的某晚,父亲摸出一张纸条,递给我,“几把草,以后记着,咱们要还得起邻居的温情。”“还得起”?这份报答之心,哪里只是写在纸条上,是要我铭刻在心,还得起,就是承担起道义上感情上的“债”,无法用金钱来计算。

暖暖的秋意撬开我软软的心。地块间的秋草并未衰,正是杂草飞籽的时候,染上秋色的种子布满了草梢,仿佛是不起眼的小花,踏上去,沾惹着裤管鞋面。蹲踞在路上的“兔子蹲”,永远长不大,秋色里泛着鲜亮的光,静静地吸纳着阳光的温度;路两边的勒斯草漫延着,侵占着路面,踏上几脚都不死,在秋里还在扛着农人踩过的脚板;沟边的“水耿子”的茎,经秋之后越发红紫,细碎的小花擎在枝头,她要送给秋阳一首无题的小诗;那些苍耳趴在草窠里,缀着椭圆的果实,张开了皮壳,裤管上粘着一粒粒,讨厌死了,却还是多情,“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仅仅是一种苦恼?也不全然吧。

哦,我明白了,秋衰之前,小草也要呈现她的诗意,也是在回报秋色吧。

我索性盘腿坐下,软绵绵的草就是坐席。野草从来都是被除的对象,可它总有生存之地,农人不喜,闲情的人寄情也不妥,也许我们有时候就像这些秋草,在别人眼里很不经意,我却多了一份怜悯,而深嗅着,努力找到秋意的韵味。午后的阳光斜射着,草泛出的不是青涩的味儿,似乎是土地蒸发了草液,抽空了草的骨髓,散出发酵的韵味,是隐约的暗香,是需要刻意深嗅的淡香。不经意的成熟,往往不值得关注,可来得很醇厚。有人说,草籽无香,也许我太在意从草籽里嗅出一股无中生有的香了,心香自然有草香,我依然这样坚守着我的诗意。

突然发现前面路边一位中年女人在撸草籽,凑过去看,一袋各色草籽足有三四斤重。她不等我询问为何采这些无人问津的草籽,笑眯眯地放下手中的活说:“草籽的香最自然。”哦,她也断定草籽藏香,并非我情有独钟。

原来她没有说谎,不似那些浪漫的人说得玄妙。她和妈妈都有个头疼的毛病,山里人告诉她一个办法就是采集草籽装枕芯,那些杂香可以驱走夜眠时候的胡思乱想,也驱赶疑神疑鬼的病,她和妈妈坚持了好多年,晚上从来没有睡不着的时候。每到秋熟的日子,她都要捋些新鲜的草籽回去,一年换几次枕芯,她说那些啥丝绵啥理疗的枕芯,头放上去就晕,不能怪她矫情,山里人总是有山里人的钟爱。

她的秋意在草籽上,生活因秋给了她多少改变,也许是些微,也足够了,伴着草香入眠,成为她的习惯,她就没有怨秋的情绪,每个秋,她都在期待。

我就像一个秋山里的巡山人,经过伟德山拥抱着的“大山口”村,被几株挂满柿子的景象吸引住。

一位老汉正在往柿子的杈上挂玉米棒子,玉米叶褪到蒂部,扭成一组,六七个绑缚在一起。我为老汉扶住梯子,他下来,等我发问。

“两种金秋的颜色放在一起,这个秋意就浓了是吧?”我只能想到这样浪漫的搭配。

“那可是你们城里人的眼光,呵呵……”看不出老汉拒绝我,脸色依然温和,“城里人喜欢拍照,等柿子树叶落光,来的人就多了。”他似乎在告诉我来的不是时候,有些早。

递给老汉一支烟,他摆摆手。

“你还得从秋天想着春天不是?”老汉似乎还有很重要的话要说。

秋意当然孕育着春讯,期待的永远是春天,那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的哲理名言,早给了我答案。

可令我失望了,事情并非那么诗意。

老汉所在的村子,每年伟德山大雪封山的以后,成群的乌鸦总是在村子的上空流连盘旋,这可不是好征兆,老汉懂得“鸟语”,说那是大山口村人没有给乌鸦留食,要来讨饭。世上的鸟,唯有乌鸦赶不得。乌鸦到来,是准备跟看见它的人交朋友,如果朋友做不得,它的情绪最简单,那就视你为敌人。老汉告诉我,若是乌鸦一粒粮食也吃不着,来年春天的苹果园结下的苹果一半都会被乌鸦啄碎,乌鸦记仇,人就要化干戈为玉帛,冤冤相报何时了,秋获也属于鸟类,独占就狭隘了。

“呵呵,我们可得把秋获分一点给鸟儿……”老汉爽快地说,他眼睛里没有无奈,秋获之后再送出一些,似乎在他的内心并不掀起得失的波澜。

这秋意里,也有鸟儿感到温暖的一刻,我们站在秋天里,只是对眼前的东西感慨一番,或是秋颂,或是秋哀,对秋意的感受何其肤浅!

有句诗说:“人人解说悲秋事,不似诗人彻底知。”我觉得诗人哪如农人知,秋天是收获的日子,总不能忘记还有被秋意冷落在一边的禽鸟。

山里的秋与我窗前的秋不一样,是活泼的,带着深厚的秋色,是有深度的秋意,是把最美的人性融入秋的深邃里了,这里的秋意秋色不再荒凉黯淡。

村子的平地上,村路边,都是晾晒着收获的秋粮,橙黄的玉米粒,铺满了水泥路,路头竖着一块牌子,只写了“晒粮”两个字,歪歪扭扭的,我把车停在路首,随意溜达着,农家的柴棍都拿出来挡在晒粮的边上,就像围起一道栅栏,告诉我,别越过。

一位上了年纪的奶奶级人物引起了我的兴趣。她手里拿着一根粗针,坐在曝晒的花生里,拾起一颗颗花生果用针线串连起来,莫非也要挂在树上?

原来她在挑拣那些三粒米的花生,我想起小时候称之“三罗锅子”的说法,只是好玩,可没有如这位奶奶“沙里拾珠”,这般年龄还玩得如此投入,付出足够的耐心。我蹲下问:“大娘,好玩?”

奶奶从老花镜的上沿透出苍老的眼光,露出雪白的牙齿笑着说:“啥好玩?这不是给城里的重孙子弄的么!”

她八十好几了,重孙子每年要几串“三罗锅子”,她指着挂在门楣上的好几串,分明是让我分享她的秋获成果。一年的心思就在奶奶的秋收里,她几乎捡遍了所有的“三罗锅子”,奶奶告诉我,每年重孙子都在脖子上挂着成串的花生照相。她所有的念想都给了秋天,只等花生上场。

我想,她的梦里不知出现多少次串串“三罗锅子”的样子,仿佛是秋意特别安排她此时与重孙子对话,却无需言语,她可以给重孙子快乐就足够了,其实,她还可以给什么了,什么也不能给了。

这些亲手串起的花生到底还有什么样的寓意,我不知道,可能就是为了给我足够联想的空白,这不是秋的诗意么?

看一片秋叶飘落就来了诗歌?实在是太虚假了。我原本打算去伟德山采集一些飘红的枫叶的想法就此打住,有些东西并非实物才觉得温馨,那些生活画面里的情调,在我离开的时候就从眼前消失了,可一直会在记忆的深处跳跃,我相信,最持久的不是一片树叶的影像,而是那些秋意里的温暖故事。

自然在秋色里总是变得凝练地道,伟德山泉是小股散乱的水流,时不时从峭壁缝隙里闪出,可也足够让人驻足感叹一番。挂在岩壁上的小松树,时时吮吸着泉水飞溅而起的泉滴水花,各自顾着享受互为游戏的快乐。从容的泉水漫流在长满绿苔的石硼上,闪着晶莹而俏皮的光,射一下人的眼睛一晃就不见了。峭壁之下的水湾,皆不贪心,都是深若尺许,经年的流泉刷了湾壁之后,不作停留,滋漫而下,放眼望去,山下的斜坡里到处闪着泉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给这无边的秋色填涂上了白亮的色彩。夏日里我曾经到过这里,可看不出这般澄明的秋景里的泉,也许,秋凉给了山泉以晶莹动感的灵性,也只有秋意才不染杂尘吧。

哦,这是百川归海的力量!我从这里去追赶山泉的脚步吧。

上亿年火山爆发拱起的伟德山,将多余的能量冲向黄海之滨,花岗岩的溶液在高温下一路流淌,成就了如今蜿蜒的小龙河,河床里,沿岸边,都是姿态各异的石硼,坚硬的河底托着山泉一路入海,也照顾着沿岸的百姓,时不时地留出一方沉静的水湾,那些女人三三两两蹲在岸边,浣洗着衣服。

可能是初来乍到的一个中年女人兴奋地说:“太破费了,用泉水洗衣服了。”

上游蹲着一位农妇,听到说话,抬头看见了我,似乎独自一人有点寂寞,跟我笑笑。她身边放一大筐子刚刚从园里拔出来的秋菜,她不紧不慢地清洗着秋菜,理去黄菜叶,然后用薄膜纸松散地一卷,轻轻放在干净的泡沫箱里。

“回家还要清洗,那么认真有什么用。”我找话说。

“你还问我?”她低头说,“你们城里人现在嘴刁着呢,吃个菜还要什么微量元素。”

她的话令我不解,难不成她菜地里的秋菜沾满了铁、硼、砷、锰、铜、钴、钼之类的东西?她是一个很善于表白自己的女人,停下手里的活,将手上的水擦干,告诉我,她的秋菜每年要种半亩地,卖前就要放进这溪水里洗净,可不能图省事,要一尘不染,买去的人直接下锅,这真是闻所未闻。这是一个大学教授要她这样做的,还建了一个五十多人的“菜群”,现在洗这些菜,一个小时以后人家就开车来取,不敢耽误了。

她是在宣传,不然,为什么要这样郑重地给我介绍。她讨好地说:“我白送你两扎,一天两天吃不出啥滋味,大学教授说,吃一个月皮肤就细嫩了,呵呵,可我们天天吃也没有见得细嫩……”她的话前后矛盾,实在搞不懂她是炫耀还是嘲笑了。

她的菜比街摊上的贵一块钱,我掏出10元钱,她为难地给我了三扎,又收回去了,指着岸上的菜园:“你自己去拔菜吧,你们城里人喜欢吃个秋味。”

什么是秋味?我很懵懂。哦,她那种毫不计较的爽快,不是“秋味”?我提着大嫂送给我的“秋获”,感觉一股浓浓的互信,随意流淌的感情直入我的心底,差点流泪了。

可这种感情来得快,也脆弱了。一个男人又提来一筐子秋菜放在那女人身边,他身后背一个打药喷雾器,这菜有毒!难怪,秋凉了,那些虫子也要借着最后的疯狂,挣扎一番。不是说菜叶上有虫眼很环保么,我弄不懂了。

男人将喷雾器放进泉溪里冲刷,然后又灌满一桶水,背在身后,走向菜园。

“我们的菜从来不打药。”女人跟我解释,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她有必要解释。原来这菜是被泉水养大的,从出土就沾染着水中的微量元素,菜也生虫子,但每日要用泉水通过高压喷雾器直射来洗刷菜叶,那些虫子被喷射掉了以后,再在菜垄间的沟里灌水冲走,在地头做掩埋。女人告诉我,诚信是这片菜地的生命,只有秋天一季可产这样的有机蔬菜,别的季节没有,难怪要贵些了。

我相信他们夫妻是经营秋色的能手,在这里没有秋意的悲切,只有盎然的生机。

与我一样趁着假期到乡下找趣的大有人在。往下走,一面大石硼上爬着三个人,马甲上写着“哈理工”三个黄橙橙的字,我就知道他们是哈尔滨理工大学荣成分校的大学生。

哦,他们在研究石硼上的石刻,这里没有摩崖,石硼都是平地而卧,早听说这里的石硼上有模糊的刻字,似乎没有人可以说清年代,只是一组难以辨认的如诗一般的几行模糊文字。

我站在对面看这些大学生到底有什么发现,他们掏出崭新的毛刷,小心地拭去文字上的浮土和尘杂,然后反复地,一字字拍照。

我轻吟:“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一女生抬头笑笑,似乎并不满意我的答案,看来人家是专业的。

“大叔,可听说有过关于石刻的说法?”一女生向我做专业调查。

“没听说过,可肯定是刻诗。”我把知道的线索无遗地告诉了她。

女生点点头,似乎很满意我对石刻的判断。其实,我也就是随口说说,我的心思并不在石刻上,胸中还装着一路一山所见的诗意。

秋来了,推窗可见落叶纷纷了,地上被风刮起的叶子飞卷着,可我并不如前那样,涌出悲秋的想法,乡下寻秋的画面总是跳跃在我的眼前……

2018年10月5日首发江山文学

治疗癫痫病的好方法儿童癫痫抽搐原因常见的癫痫药物有哪些呢脸青紫、双眼上翻且无意识是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