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追着那片山野说声谢谢(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抒情散文

我曾经不只一次地寻找灵魂的归处。

大自然是我的情人,我爱它的伟大与慷慨。我去山谷的小河边垂钓,追寻一条从水中跃起的金鳞;我去山坡上踏青,俯身嗅过那野花的芬芳;我去山峦重叠的地方,尽管筚路蓝缕,却有一片美好的梦境,就像仓央嘉措在诗中写的一样:“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我的梦启于山脚的河流边,我曾游览过平如镜面的西湖,见过波光潋滟的小河,也曾见过虎跳峡震耳欲聋的气势,然而这都不如这山谷下的水流那样引人入胜。

它来自雪山,从一滴水珠开始,明亮中带着温情,如情人之眸般含情,亦如孩瞳般晶莹透彻。它穿过层层的乱石与森林,慢慢汇集,终于成了泯江的源头。水流从高处而来,带着山坡上无数的泥沙与砾石,奔跑着,呼喊着,那声音由远而近,初为切切之虫鸣,近闻嘈嘈之龙吟,水流平坦处沙沉石坠,静如处子,蓝如玉石。我立于山谷之上,一时感叹:这样的水,拥万般柔情,却有奔流的激情,世上之水,又有几处?

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着,远处是云雾缭绕的山,莽莽苍苍,一座连着一座。我的耳朵突然便“嗡嗡”作响了,我知道汽车已经上了一个海拔,只见汽车的窗玻璃上已经附上一层层薄薄的水雾,再看窗外,一片朦胧。

汽车终于到达了徒步的起点,队友们说我们得走一段崎岖的山路,因为昨夜下过一场雨山路特别难行,并叮嘱大家注意安全。我异常地激动与兴奋,第一个冲出了车门。

啊!一阵寒冷的风,不禁让我打了一个寒噤,身体也跟着哆嗦了几下,急忙叫孩子与妻子穿上长衫,以防受凉。

我们沿着泥泞的山间便道前行,一路都是寻梦的徒步者,浩浩荡荡地行着。因为道路的艰难,我们总是走走停停,就像陆定一在《老山界》里写的一样:“前面不知道为什么走不动,等了好久才走了几步,又要停下来等。队伍挤得紧紧的,站累了,就在路旁坐下来,等前头喊着“走,走,走”,就站起来再走。满望可以多走一段,可是走不了几次又要停下来”。

孩子从来没走过这样的路,一路的唠叨与抱怨,我和妻子总不停地给她打气加油,好不容易才走了几步,脚下一滑,孩子摔了个“扑趴”,看着孩子沮丧的面庞,浑身的泥土,我和妻子居然哈哈大笑起来——孩子从小生活在城市,走惯了钢筋水泥铺的平坦道路,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行走呢。但我们相信,人生的道路远比这泥泞更为艰难,孩子还小,她可能还不会明白,这次权当一次生活的体验吧,所以我和妻子并不在意孩子的窘相。

我们就这样走走停停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可以到营地休息了。因为营地可以吃上美味的凉面和牛杂汤,孩子早已把刚才摔跤的难堪忘记得一干二净。

此时,山中突然下起了一阵小雨,那远处的山峦便突然变得朦胧起来。我立于营地的休息区,远望对面的山崖,见黑沉沉的乌云,像无边的海面上卷起深深的海浪一样,一层高过一层地涌向山顶;在乌云与山顶的交接处,还残留着一缕明亮的云层,就好像黑夜里,突然总有一丝光亮送达人间一样,让人看到希望,感到欣慰。

果不其然,山风吹过,云层变幻着不同的模样。那明亮的云层渐渐扩展开去,像极了飞腾着的云龙,愤怒地涌向山顶的乌云层,把乌云冲淡了,消散了。乌云渐渐退去了先前的气势,只在山顶留下一小片的云层来。而那云龙呢,它盘旋于半山之中,久久不去,把那山分隔成了两段。我被这山峦的风景所感动:山青青,巍峨雄壮,云深深,缠绵悠长。我庆幸走过那艰难的泥泞之路,要不怎么能见到如此美好的景物,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呢!

吃过饭,休息片刻,我们得沿着山间小路下山。听当地的人说,下山是一条平整的路,路边风景极为美丽。那是山村农民用于上山种地,栽种果树和放牧修的不足两车通过的水泥路,它在山间弯弯曲曲地一直延伸到山脚下。

因为路面平整,所以我们的步伐也显得轻快了许多。

我们沿着长满山花与野草的小路前行,去寻找那下山的“康庄大道”。孩子听说下山再也不走那“不同寻常”的泥泞小路时,也显得异常地兴奋与激动,一路上喜笑颜开——甚至指着路边上的一堆马粪来故意对我们说:“看,这是世间的美味!”于是她摘下路旁的野花,径直插进了那堆马粪之中,并大声地说:“鲜花需要美味来滋养,才能开得娇艳。”引得我和妻子捧腹大笑。

一路上,我们踩过开满山花,软得像毯子的草甸。那里开着各色小花,有名的,没名的;黄色的,淡紫的,都杂在草丛与灌木丛中,像无数的小星星一样。妻子在野草丛中,顺手摘下那山坡上一颗野生的草莓来,悬在手中,欣赏它红中带白、娇小可爱的形态来。

我们嗅着那花儿的香气入迷;我和孩子俯下身去,搜寻那草丛里幽幽而鸣的虫唱:嘁切嘁切!胜过人间多少雅乐。

听着听着,我的心一下子平静了,我只是带着对大自然的热爱而来,何曾对它有所期许。而它却以宽大的胸怀容纳了我们,让我们在平素里饱受城市的喧嚣,生活的压力,繁重的学业中,得以平静与安然,得以快乐与放松。何其之幸!

我们就要离开那片山野了,我对着高山大声呼喊:“我敬畏你的慷慨与伟大!你把美好献给我们,留下了我深情的回眸,在我灵魂深处!”

回声久久不息,回荡在云层与山谷之间……

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湖北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办郑州的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天津看癫痫病较好的医院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