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辽海】在古树下回归灵魂(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词歌赋

立在我的窗前,举起风雨阴晴,是因为你明亮的眸子早已把我看透,你理解阳光、空气和水的恩惠,以参天的姿态包容我。我试着把你心置于我心,整个人反而得到意想不到的安静,精神也愉悦起来,灵魂恣意行走在你枝叶以外的云霄,不经意间激起地空灵由无限近到无限远,而你对我的相濡以沫是纯粹的,由无限远到无限近,直抵我丰盈无比的内心。我发现当宁静如期而至,日子就会在纯净中鲜活起来。你来自禅林古寺,那里的老乡们口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先有禅林后有边,银杏还在禅林前。”你语重心长的说:“你是千年古树的一奶同胞,沐浴禅林紫气,枝叶浸润在祥和的香雾里滋长着灵性,寻寻觅觅,只为走近我。”我似懂非懂皱眉说:“我把枝叶放哪里,我把眼睛怎么擦亮,我把心如何打开?”你微笑不语,望向远方,我沿着你的眼神看向天陌,仿佛有秋风掀开你的衣角,透过光亮,缠缠绵绵,只为靠近你,贴近你纯净纯真的气息。你与两千多年前先秦时期植下的树祖生生相息,我无力自拔地迷恋上了你的谈笑风声,迷恋上了你的宁静致远,我把生命浅显的扎根在你的土壤,而你却把素志端在灵泉。我意识到:要在心灵的古树下回归。

每到春夏,通透的绿,结实的梦想星罗棋布,丰富了我的想像。这个夏天,我注意到脱壳的蝉儿总是喜欢立在叶的背面,半掩着身体,唯一露在外边的是那对鼓鼓且明亮的大眼睛和我对视,我奇怪她为什么对我的到来没有恐怖,她为什么不让我看到全身?而仅是露出来的这一部分肢体足以观照我的身心,甚至透彻到灵魂。我索性再走近点,她很小声,很轻的告诉我说:这是积蓄能量,为了日后引亢高歌。记得一位作家曾经说过:“蝉是大地的诗人和歌手,直到把秋水叫寒才拔出那根针头一样的吸管,与树皮中的汁液告别后,身体砸向土地,作别夏天,结束一切。”一叶一菩提,当薄如蝉翼的未来再也经不起谁来猜,我毅然决然的走向你,抱着你,指尖的柔情在你向上的激情里厚实,我打量着怀里的你,下意识地颤抖,抱紧你,看到了你眼中芸芸众生若隐若现、或明或暗伸展在枝头,不由分说的云雨一番,激烈过后亦是相安,彼此生生相息。即使偶有灵动的蝶儿来过,绕指弥香如斯绽放,与她那昙花一现的生命温柔邂逅之后,其实她盯着的不是灿若星河的风景,而是尘埃里不生灭不垢净不增减的回归的真正美丽。

秋冬时节,片片金黄在丝丝冷雨中辗转悱恻,或驻立在风中,或飘零,不情愿且又显得迫不及待,因为秋天对我来说实在是有太多的喜悦。听老秋风里的故事,我席地而坐,靠着你,把心贴给你,你嘣嘣地心跳告诉我:“莫要悲伤,往回看,你是不是错过很多的美丽!”蝉儿再也打不起精神来,告别秋水,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沉默不语,选择了蛰伏。我非常喜欢一位作家这样的描述:“蜇伏如同等待,虽然这个时间显得十分漫长,但蜕变与转换是必然会来的。在蝉的哲学思考中,放声吟唱实乃天意,尤其在阳光耀眼之时。它砸向大地其实是要投入最为厚实可靠的胸怀,它用耐心细致从容不迫构筑起一条垂直巷道,看上去它保持着站立或飞翔的姿势屏声静气。这是大隐者的秘密。”蜇伏只一个过程,蜕变才是真正的内涵!从生存意义上说,蜕变的实质是生命中涅槃洗礼的一种经历。放声歌唱是一种态度,当梦想找到适应生存的温床恣意于丰厚的土壤时,结实可以看成是心路,也可以理解成梦想的基石,以站立姿势或以诗之名与阳光齐鸣!一叶知秋,生命往往在伤感之时谢幕,而你却在感而不伤中淡定,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转身,我看到那些灵魂有的流过眼泪,有的顺其自然,有的笑靥如初。曾经过往,来来回回,你就在不远处,与七步以外神灵交汇处,抑或是在我灵魂深处放逐,捡起春华秋实的感动。

当我小心翼翼拾起金黄的喜悦,捧在手心里,想像这几千年古树及子孙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其中还有一株被称为“四世同堂”的古树树龄已在2000年以上,树心已腐朽,又在洞腹中生出一株粗大的银杏,母子合一共擎苍天,给人以神秘莫测之感。我常常把玩这样有灵动扇形的叶,一来是挑选精美的叶片当作书签,开卷时迎面扑鼻气息和着文字味道沁人心脾。二来他还有着不同寻常的历史人文意义:有资料显示,清代遵化州进士史朴到禅林寺巡视时亦留下赞颂诗句:“五峰高峙瑞去深,秦寺云昌历宋金。代出名僧存梵塔,名殊常寺号禅林。岩称虎啸驯何迹,石出鸡鸣叩有音。古柏高枝银杏实,几千年物到而今。”如此诗意的禅林一直延续到今天,记得2008的一个秋天,这座充满灵气的古寺禅林迎来了属于他的文化意义上的基奠,由遵化市诗词协会发起,当地政府的积极配合下,一本具有历史保存价值的诗刊《走进候家寨》在这里把生命之唐风宋雨次第吹开。这样有诗意智慧的古树是不是上天恩赐与我们的奇迹呢?这样魂牵梦绕往后看,是不是文学意义的回溯呢?可见,沐浴千年风雨洗礼的灵魂回归是多么令人感动,多么值得敬畏啊!

我的世界里,你就我是生命,你的视线里,我就是你涅槃之后疼着并痛到窒息的风景。我庆幸看到你流泪的美丽,悲而不伤;我欣慰尝到你果实里的甘甜,香而不腻;我满足得到你的庇护的福泽,喜而不狂。这样轮回无数次趟过你生命的河,是多年以前,甚至是多年以后,乃至千年……树舍灿烂夏花得华实秋果,人舍默守城规得别俱一格。我知道这是你的真舍,我脆弱的生命也无挂碍,于是便不遗余力地将视线举过头顶,不求胜境,只为顶礼膜拜,故我视你为命中注定。当下生活中,钢筋水泥丰满了城市的想像却骨感了城市的思想,快餐文化加快了城市的变迁却远离城市的表达,那么纯粹意义的表达似乎只有山水和树才能尽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乐山乐水乐不透的情怀,见人见智;有达观之人说灵者乐树,亦是哲思。这其实也是灵性在召唤,注意我说的是召唤,于是,我不停地回望,回响,回归你的纯净纯真和纯善,你立定,不停地向我招手且不语,不停地示意我转身,神情从容淡定。我恍然大悟:哦,在古树下回归灵魂!

武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哪个好癫痫发作意识丧失全身僵硬怎么办癫痫病发作时都有什么症状手术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的要点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