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故乡的年味(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QQ签名

戊戌年正月初九,春节十天小长假一晃而过,给人们留下无穷无尽的回忆与思念。咸宁的天气一改初八的艳阳高照,潇潇洒洒地下起了毛毛细雨,洒落着天空中的灰尘,城市的空气随着雨水的洗礼,显得格外的清新,让春节小长假过后的人们,怀揣着节日的收获,上班路上享受着这无边的欢乐与风调雨顺。

俗话说,要得发,不离八。公司初八开门大吉员工报到,初九正式上班。开年第一天正式上班,偌大的厂房,依旧沉醉在节日的氛围里,空荡荡的无声无息一付静静等待的样子。独坐在车间,我理了理几乎被春节灌晕了的思绪,心情如烟花般落寞,2018农历戊戌年,就这样在一片烟火炮竹声中翻开了新的一页。小的大,大的老,年年春节,今又春节,春节可以无穷无尽,人生却过一年是一年。有些人有些事,大抵如各人病痛各人知一样,只可同乐,不可共忧。想想自己碌碌无为的一生,及年近花甲的年龄,数日来,春节愉悦的心情,仿若少年梦幻一下子回到了残酷现实般,又宛如繁华过后的寂寞。万般无奈之际,不随岁月消失依旧残留的那一颗童心,独自偷欢似地回味着春节里的每一天过往,心情颇有些洋洋得意来,因为亲情,更因为友情。屈指数来,从初二到初八,除了两天是亲人互拜外,更多时间却是与文友互相见面的。与文友在一起,大块吃肉,大杯喝酒,大家可以海阔天空无拘无束地胡侃乱吹,也可以推心置腹毫不设防地聊天谈心。春节年话,文友在一起除了联络感情,畅谈写作心得体会外,其实聊得最多是年味。

怀旧是人之常情,特殊的日子里,这种怀旧之心,堪比爱美之心,却又更为剧烈。故乡的年味,是一段心有千千结化不开的乡愁,是一幅万家团圆热闹喜庆的亲情画卷,是一首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永远颂不完唱不厌的乡土情歌。故乡的年味,特别是童年时期故乡的年味,几十年来,一直缠绕在人们的心头。那份依恋那份幸福感,让同龄人,那怕是素不相识的同龄人,往往都能够彼此找到共同的话题,并且都是一聊起来便没完没了,这样更加让文友们有了“同是故乡人”一种亲人般的亲切感。

“落雪纷飞,落雨成堆;有钱无钱,回家过年”。在物资极度贫乏的年代,这句话便成了远方游子归故乡镌刻在心里的铭文。童年的故乡,真正的年味是从腊月二十四过小年的时候开始飘香,且一日浓似一日。有人把年味的酝酿,归于吃腊八粥的节日里,也对,也不对。追溯民风民俗,千年历史的长河,腊月,腊梅花开凌霜傲雪,民间便有了腊货的制作与贮存。吃过腊八粥后,忙碌了一年的人们纷纷地为一年一度的春节,准备着丰盛的食材。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民谚云:有米无柴,设法得来;有柴无米,烧破锅底。过年米是必需的。在那刀耕火种科学不够发达的年代,没有相应的电力设施,年米需要经过谷推、碾槽、石臼等多种设备与多道工序方能完成(依稀记得童年的石磨、谷推、碾房、对臼屋、油榨屋,还有被父亲抱上碾槽木架上坐着,让大水牛拉着碾槽架碾米时的情景),一个庞大的村落家族,年米往往需要大半个腊月来准备。除了年米,再就是柴火。从大山上砍下大担大担的柴火,堆砌成山。腊时腊月,风寒雨雪,围炉取暖,煮茶夜谈。每当这样的日子,孩子们最喜欢的事,莫过于一边烤着大炉的柴火,一边吃着父母亲准备了留作过年待客用的熟花生、蚕豆、米泡、糖粑、苕泡条等零食,一边听父辈讲“秀才过年”“担夫过年”“老鼠嫁女儿”等故事及过去的往事。柴米有了,再就是准备其它腊货了。打豆腐、熬米糖苕糖,贮存木柴,准备油炸品,捉年猪等一切事务,乡人紧张忙碌的氛围,让年味一天浓似一天。有条件的家庭捉年猪是分为两次的,一次是在冬至之日,民间代代相传,冬至之日的年肉是最便于腌制、火熏及贮存的。再一次是在腊月二十七八,在此期间捉年猪,图的是一个肉质新鲜。待到小年过后,人们无论是乡邻抬头相见,还是在荒郊野岭中与人相遇,相互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往往就是一句“嗯老财宝归家,年事办毕了吧!”的老话,于是乎有人认为,年味就是从吃过“腊八粥”的那一天起。也不对的是,农村大多数经济捉襟见肘的小口之家,填饱肚子尚成问题,腊八粥自然也是顾不上弄的;虽然年米、柴火是必须齐备的,年味飘香却只能算是从“不管是长工短工,腊月二十四放工”的小年算起。腊月二十三是一年一度的除尘日,二十四是送灶神日,即灶神爷回天述职日。灶神是家神也是福禄神,地位及权力仅次于士地神;一个家庭的祸福兴衰,全由灶神相助或论处。从腊月二十五日起,人们才真正地全力投入到迎春节准备工作中去,各家准备以最好的方式招待远方来的贵客,或近邻亲人的相互拜访,同时也供奉神灵与自己的祖人。

迎新春,除了食材及春节必需品的准备外,年味体现最浓的还是民风民俗。酝酿了一个腊月,也忙了一个腊月,纯朴的民风是柴米归家不欠债。自债自还,父债子还,来年不欠往年账,死人不欠活人账;也叫“不生病,苦得过;不欠债,穷得过”,有米有柴,便是山中活神仙。无债一身轻,心静好过年。家庭春节只有两件大事,国家的钱粮舅爷的年。童年的时候,小孩子最羡慕的是,人家有准女婿送年节礼。那时候虽然物资极度贫乏,未婚的女婿,一年“四时八节”的节日礼,那可是不以免的。女婿伢家不吃不喝该省的钱与事,能省的就省,不该省的还是不能省,多少不争,礼到就是:民间这叫“出得你手,进得我手”。节日礼中,年礼是重中之重,年前亲戚各房份表示过后,来年开春拜年,亲戚各房份无论家贫家富,都是必须要宴请新女婿吃酒的,一家一家的吃,喜气洋洋好不热闹。“十里一乡风,风俗各不同”大年三十是敬祖、接灶神日,合家团圆吃年饭前,首先要将煮熟了的三牲肉,拿到祖堂屋的神龛前祭拜祖人,迎接灶神爷的,乡民以此来祈求上苍降福、祖德保佑。吃年饭各地方也是有各个地的风俗习惯的,有的地方吃的是早年饭,或二十九日吃年饭,或大年三十早晨吃年饭。还有的地方吃二日年饭,传说是祖人的两个儿子不和气,分别接父母吃年饭,按常理由老大在大年三十接父母到他家吃年饭,老二气不过,便提前在腊月二十九接父母去吃年饭。年老的父母亲为了兄弟团结相处,不让儿孙们面子上过不去,便依允儿子们的安排,一家吃一餐年饭;后人为了纪念这一对贤淑聪慧,不偏不纠心地善良的祖人,便把这一习俗遗传了下来。

“鱼肉不打边”每年的年饭菜肴摆放或三菜一汤,或五菜一汤,或七菜一汤,或八菜两汤、十菜两汤,不但桌面摆放有讲究,而且这里还有个喜庆名目,如:四季发财,六六顺,要得发不离八,十全十美,月月红等,菜肴多少,因家庭经济状况而论。平常人家,家庭状况再穷,年饭上也是必须有一碗鱼的,这叫“年年有鱼(余)”,图的是一个吉利。年饭也是应该比平常多煮些的,也叫“有吃有盛”。开席时,在没有给祖人、土地爷、五主神敬年饭,大人、小孩均不许上桌落座的。敬过祖人、土地、灶神的年饭,洒给六畜吃,不逗瘟疫;洒向桃李梨枣,果实累累。待年饭吃过后,大人、小孩,儿童,简单收拾家务后自觉地各自清洗除尘沐浴更衣,喻“去旧迎新”之意迎接第二天的到来。贴对联,贴门神等,那是有钱人家必须完成的事。有此地方是在年饭前贴好对联、门神,有些地方贴对联、门神是在年饭后。对联内容一般是励志型的,多为图个喜庆吉利。张贴对联,给大水缸挑满水,这些事多数是大人们干的事,儿童,小孩只是准备着一张馋嘴,好在三十夜好好地享受美食。童年的乡村,我的家乡是很少有家庭贴对联的,不是笔纸过度紧张,而是舍不得浪费一分钱。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民风民俗,就是各家父母会在年饭后,预防童言不忌给节日的女喜庆带来晦气,特将年龄尚小不谙世事的子女牵至茅厕,用纸在如厕板上抹一下,象征性地在子女的嘴巴上来回擦拭,这也“臭嘴不灵”。三十夜的火,月半夜的灯。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耕文化自然少不了守岁。大年三十的晚上,也是一个宗族大团结,大聚会的晚上。人们各自用过晚餐,围绕在祖堂屋的冓火前,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每家的炉火也是应该烧得旺旺的,待到子时过后一定要留着火种不让它熄灭,这叫“世代篝火相传”。不甘寂寞的孩子们,拿着父亲特地买回的红灯笼,不等夜幕降临,便早早地点燃了大红灯笼,在夜空下肆意地穿梭玩甩……几十年过去,那情景依然浮现在心头,温暖着一去不复还的童年时光。

初一起,从头起,新起新发,新年新气象。相传,自从盘古开天地,女娲娘娘泥土造化万物,首先制造的并不是人,而是万事万物。从大年初一起更生万物,故有“一鸡、二犬、三猪、四羊、五牛、六马、七人、八谷、九贼、十兵”之说,每一个日子代表一种物件的诞生。阳光主生主兴旺,雨水主滞主不利。春节拜年,是中华民族弘扬优良传统文化,不忘先辈记住乡愁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也是中华民族之魂的象征。鄂南民间民俗“初一拜自家(即本家长辈及族辈),初二拜舅妈(老家婆),初三拜家婆,初四拜老婆(丈母娘家)”(注:此民谚以中青年人定位),古风蔚然。记得每年的大年初一,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父母亲就早已经起床烧水梳洗完毕,待弄好了早饭就喊我们兄弟几个起床梳洗,好吃完早餐去各家拜年。有的父母为了大年初一讨个好兆头,特地在大年三十晚给孩子们临时预约个名号,好催子女们起早床。什么“来福”“发财”“好运”等,待到大年初一早晨,父母一喊这些名号,子女们们必须依照预先约定,闻声答应“有”“在”“到”等,随即翻身起床。童年的故乡,憨厚朴实的父老乡亲,不但诚信笃实,而且热情好客。大年初一,乡人一般在用过早餐后,家里摆放好茶水香烟及糕点,必恭必敬等待乡人的拜年外,自家的男丁或子女,在家长的带领下,先去祖堂屋给祖宗上香礼拜,然而从辈分与年长者家拜起,一家接着一家地拜年。有时候拜年者碰到一起,便相约一起走拜,这样,拜年的队伍越拜越大,大家一团和气、喜气洋洋的热闹非凡。走拜是那时的一种拜年方式,人们人人空着手,拜到各家后按辈份称呼拱手礼拜,相继接受礼拜后回馈的祝福语,然后彼此说些客套的话,个个春风满面地依次转身离开。当然也有个别礼拜者有时间在某家就此坐下的,喝喝糖茶,抽抽旱烟,拉拉家常,其乐融融。

我的家乡,姓氏同宗共祖的乡邻,附近就有三个房场,房场即自然村落。一处隔三丘田畈,一处隔河相望。待到本村各家走拜完毕,再就是由村里的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牵头,相约团拜去给氏族宗亲们拜大年。依稀记得,我们村团拜老少一去就是二十余人,同样是空着两手。先去近邻宗亲家拜年,再溯流而上过石孔桥,绕道去河对面宗亲家拜年,氏族宗亲们一如往年的约定一般,早早地安排好了宴席款待,让宗亲们品读着不一样大家庭的亲切与温暖。每每待到团拜归来,已然的下午时分,村里长者们早就拿出了村里公共的锣、鼓、钹等几大件民俗乐器,教晚辈青少年们敲起了“农家乐”“斤求两”“喜洋洋”等民间古乐,让整个村笼罩在一片节日的气氛中,寂静的乡村,在这一刻已然愉悦得分外繁华,莺歌燕舞喜气洋洋。大年初二,自然是要跟着父亲一起老家婆家给舅爹拜年了。舅爹肯定不是某一个人的舅爹,如此便会碰到许多前去拜年的表亲,诸如:表叔、表爹、表姑,表婶等等。一年一度亲友们好不容易凑到一起,那份亲切感亲热劲,让人有一种亲情无价般的感动。初三去家婆家(外婆),给家婆爹家婆妈、舅爷舅娘拜年,一年之中,外甥只有这一天比舅舅身份大,席桌上舅舅必须恭恭敬敬地给外甥酌茶敬酒,因为外甥“后生可畏,前程无量”,要不民谣中怎么会有“外甥中举,娘家屋风水”之语呢?拜年拜到外婆家,外婆家那里所有与舅舅同辈的族人都是外甥的舅爷,外甥走进任何一家都会受到应有的礼遇。在我童年的时代,父老乡亲去亲人家拜年,有经济条件的家庭一般也是空着两手的,如果礼拜是是德高望重的耄耋老人,也不过就是斤把白糖、瓶把罐头的事。其实拜年只不过是一种亲情的互访,礼物多少与有无并不重要。大年初四,才是拖儿带女去丈母娘家拜年的日子。当然,在此之前,你也可以天天牵着幼子跟你一起去舅爹、舅爷(爷是父的别称)家拜年,也是不会错的。童年的故乡,浓浓的年味,节日欢乐的氛围,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观灯会”,待到“吃了月半粑,各人种庄稼”的时节,故乡的年味才一下子淡了下来。可儿童们却不觉得,依然沉浸在节日快乐中,久久不愿醒来。“拜年呵,请呵,一碗肥肉一碗饼哟”“拜年拜到初七八,坛坛罐罐都刮括(光);拜年拜到初十边,一碗茶一袋烟”那时候,年,充满的是亲情味、人情味、乡情味,即使是家家贫穷的年代,礼不可废,亲情更不可忘。

一份心境的触动,一段心灵的返思,一个心情的签名,一句美到心尖上的文字……年味,其实是一种享受的过程。故乡的年味,留存在童年时代永久的眷恋中,在记忆深深里,是那么令人难以割舍。

郑州癫痫病公立医院怎么样不同年龄段的癫痫病人该如何护理郑州看癫痫哪里的医院正规?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