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暖冬有你】暖冬有你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从南方读大学回来的袁志哲在家中呆了几天,年轻气盛的他再也按捺不住了,总觉得自己应该像南方人一样,多走出去,为自己的家乡奉献一份力量,这种热火朝天的劲儿才是搞建设、才能把经济搞活、才可以找到致富的门路。在家“坐以待毙”不是年轻人的思维方式,他要改变,想要彻底地脱胎换骨,但始终找不到出口。于是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晃得家人也是烦心闹别扭。他的母亲终于忍不住了,说:   “不要老是在我面前晃啊晃的,晃得头都晕乎了。”   “我就是在家里觉着闷,怪不是滋味的。”   “这么冷的天儿,你想到外面去吃冻子肉啊!去啊,没人拦你啊!”   “是啊,我干嘛不出去走走呢?”   袁志哲和母亲的一段不经意的对话提醒了自己,终于推开了大门冲了出去,一溜烟儿地不见了踪影。   这北方的冬天,大白天的基本是不怎么下雪,只有在凌晨、傍晚或是夜间时而会悄悄地飘落起鹅毛大雪,等天大亮,人们才发现外面已是白茫茫像银镜一样的耀眼和刺鼻,那是寒光的反射让人有些窒息。刚出门的袁志哲并没有觉得外面到底有多冷,还是一个劲儿的奔跑着,希望沿途能够找到些什么,或是一次美丽的遇见也好。   当袁志哲双手插在裤兜里,在大街上闲逛时,这里的小摊贩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忙,只是稀稀落落的流窜着几个人。放眼望去,北大街那边的一倾广场上还有些滑雪的人群在那里嬉闹,大概那都是些学生,或许是爱运动的青年小伙子们。袁志哲对这些早年玩耍的东西已经不再感兴趣了,就若无所事儿的绕开了北大街广场,穿过中心街,来到了一条横街的胡同巷子,这里冷清得有些寂寞,湿漉漉的雪泥正在悄悄地融化,袁志哲已经不堪忍受这稀落的流水随意流淌,看看脚上洁白的运动鞋已经布满了泥污。正想要退出巷子来时,只听到身后“哎哟”一声,他赶忙回头一看,是一位老人摔倒在雪泥里,他赶忙冲了上去,扶起老人说:   “没事儿吧?大爷!”   “谢谢啊!小伙子,我没事儿。现在冬天穿得多,不碍事儿的。”老大爷弹落了身上粘带的雪花,对着袁志哲微笑地说道。   “大爷,这么冷的天儿,干嘛不在家里呢?出来有啥事儿?”   “哦,我出来透透气,顺便叫孙子回家吃饭,他还在广场上滑冰呢!”   “那您可得当心哦,这雪刚融化了点儿,地有些滑哦!”   “没事儿,我注意就是了。”老大爷说着摆摆手就朝广场走了去。袁志哲看着老大爷蹒跚的步伐,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于是尾随其后也来到了广场。   “祥子,吃饭了。”老大爷走到广场边上对着远处滑雪的孩子们叫道,从不远处也立即传来一句应和声,   “知道了,爷爷,马上回来。”   循着老大爷的目光,袁志哲看到一个脚上套有雪橇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正朝这边滑了过来。老大爷笑呵呵地吐着热腾腾蒸汽迎着呼呼的北风,看着心疼的孙子过来脸上绽放出像朝霞一样灿烂笑容。   “祥子啊,那个角落怎么扎了那么多人,都干什么的呢?”   “哦,爷爷,那是些消防官兵,他们在搞什么‘暖冬有你’的公益活动,招些志愿者去扫雪。雪被扫了,那我们拿什么滑雪橇呢?真搞不懂他们。”这小伙子一脸不屑地边摇头边说道。   “那是,这雪啊,扫了也还会下的,何必白费力气呢!”袁志哲听了老大爷也说出了这句话,很是不解。但自己却像是一下子被惊醒了一样,回想起刚才要不是因为积雪老大爷怎么会摔倒呢?这次没事儿,难保下次也是这么幸运吧!袁志哲不再细听这对爷孙的对话了,径直走向了那个扎了人堆的角落。   “叫什么名字?”   “袁志哲。”   “身份证。”   “没带。”   “没带?没带,你报什么名呢?”一个正在登记的工作人员突然抬起头来疑惑地看了看桌子对面的报名者,一见身材魁梧、年纪二十上下、面色微润、气定神闲,那工作人员立刻双眼冒金光,像是许久没见到心仪的情人一样,立刻站了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番。袁志哲听到登记人员似乎非要身份证的口气,就礼貌的回了句:   “哦,那我回去拿吧!”   “你家住哪里?”   “闫水堂。”   “哦,十几里地呢!不用了,你先报名吧!记得明天把身份证带过来登记就是了!”   “这样也可以啊,会不会坏了你们规矩呢?”   “不碍事儿的,现在像您这么有志向的人不多啊!年轻人,要有担当、有责任、有作为。”办事人员看到这么一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要加入很是利索的给填上了报名表单递给袁志哲。   袁志哲拿着自己的报名单跟随了另外一位办事人员来到了消防大队的院落,这里还有很多四十岁以上的大叔大妈都拿着扫帚在等候领导的讲话或是分派任务。因为布告上有明确的指示,参加多次志愿者义务活动,在年末就会有不同数量的粮油发放,作为酬劳,也算是政府对辛勤工作的志愿者一点儿慰问吧!   不大一会儿工夫,一位穿着制服的干部走了出来,呼着腾腾的蒸汽,向双手掌心吹了吹,然后搓了搓双手,连连咳嗽了两声。大家都靠拢来见有领导走了出来就都不做声了,顿时有种会场的感觉,仔细聆听从领导的发言。   “感谢各位志愿者,感谢你们对我们消防大队工作的支持和理解,也感谢你们积极地参与我们城市建设工作,你们是城市的主人,这座城市是属于你们的……由于许多街巷比较狭窄,机械无法作业,所以特意招募你们这些志愿者参与清除积雪的工作……”领导稀里哗啦一大堆的套话和官话让人听着有些厌烦,袁志哲习惯性的将自己的耳朵关闭了起来,不再像个小学生那样认真听校长宣讲,但还是一声不吭地矗立在下面。   袁志哲最终还是没搞清楚自己要到哪里去扫雪,到哪里执行志愿者的任务。只是看到站在他们排头最前端,有位消防官兵的举着一面大旗,自己跟随着前行就可以了。      2.清扫大雪   第二天,一大早袁志哲就到消防总队昨天开会的地方来了,并且双手将自己的身份证捂得灼热,和自己激动的心跳处在同一个频率,他有些忐忑。因为整个大厅里就他一个人,似乎其它的人都迟到了,他还是强压着自己兔子般跳动的心绪,还是很认真地希望能够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倾洒在生养自己的土地上,为人民做点儿什么也是心安理得的。   正在思索着,突然发现对面那栋楼里有个身影晃动了下,他双眼立刻抓住了这一个闪动的灵魂,想过去问个明白,大伙儿怎么现在都还没来,是不是今天的任务比较少?所以大家可能会晚点到,但他还是想弄清楚。   “同志,您好!请问昨天登记的那些同志在哪个办公室?”   “袁志哲,是你吗?”一个年轻的背影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转过身来,朝着办公室门口望了一下。   “是你啊,肖方趸。哈哈。”   “是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两三年没见啊,来……来……,坐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是啊,我还要问你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不是去读警校了吗?怎么跑消防队里来了?”   “是啊,我是去警校了,但分到消防科了。这不大三了嘛,现在是过来实习的。你呢?现在怎么样?南方那边的大学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美女特别多?说来听听。”肖方趸挪近了自己的座椅,前倾了身体,想要笑脸贴近些几年不见的高中同学,更想叙叙旧,谈谈各自的大学生活。却被袁志哲严肃的表情拒绝了。   “我是来做志愿者的,昨天忘了带身份证。今天拿来了,你看,这个该找谁填报到表啊?”   “哦,这个要找朱处。不过,他们今天全部出队了,都到西大街那边去扫雪了。昨天他们应该在大会上作安排了的吧?”   “应该是吧!我没听清楚。那所有人都出发了吗?”   “是吧。应该出发了。”   “那我这登记的事情呢?”   “哦,你先放我这儿吧!我是做文秘工作的,今天办公室我值班。等领导回来了我帮你去处理这个事情,弄好了就把身份证还给你。”   袁志哲听到老同学说这话,就很放心的将自己的身份证递交给了肖方趸。自己一个人朝西大街的方向走去了。   “队长,对不起,我来晚了,因为我刚到队里送身份证去了。”   “哦,没事儿。大家快干活吧!今天的任务还是蛮多的,我们先清理西大街的雪,后去南里屯,还赵家胡同,之后去汤园子里弄……”听着队长嚷嚷,袁志哲也没太多理会这冗长而繁杂的任务。他只知道这些街道都是老街并且狭窄幽长,且住的大多是租客或者是留守的老人。   “小袁啊,过来帮下忙,把这根木头移一下,我们好把下面的积雪清掉。”   “好的,队长。”   正当袁志哲走到木头旁边双手合抱其干时,身后的一扇门开了,传来一个清脆而又尖锐的声音:   “小心。”   袁志哲只用了三分的力后听见“小心”二字立刻释放了手中的那根木头并且后退了两步。说时迟那时快,他抱的那根木头上端的石板、花盆、鞋子、烂鸟笼子等等一些残破不堪的杂物顷刻间都滑落了下来,袁志哲刚使用过的铁锹躺在那里正好被一块石板砸中,跷跷板似的弹了起来,不偏不倚的铁锹把将袁志哲的下巴磕了一下,一声“哎哟”吸引了所有扫雪的志愿者,大家都簇拥了上来。   袁志哲捂着下巴,强硬地对大家说:   “没事儿,没事儿,只是磕了下而已,大家忙吧!”大家见袁志哲说话还是那么利索,就没有当回事儿,各自拾起自己的工具继续干活。只有这个发声的女孩儿走了上来,对着袁志哲说:   “你真没事儿?这根木头是托举那块石板的,现在有雪覆盖着,你们可能没看出来它在受力,我们在这儿住久了的人都知道。所以你们扫雪的时候不要随便动这里的东西哦。不然,出事儿了多不好。”   “嗯,我们会注意的。”   “让我看看你下巴?”   “没事儿,真没事儿。不过,还是谢谢你!”   “还说没事儿,血都流到手背上了。”   “啊,有这么严重吗?”袁志哲紧张地将手拿开,仔细地看看手心手背,却并没有发现任何血迹渗出来。似乎被作弄了,就有点儿生气地抬起头看了下这位姑娘,正要说话,却被姑娘笑嘻嘻地堵住了:   “呵呵,还好,伤口真的不碍事儿,只是擦破了点儿皮,有个红印子。”女孩儿说完就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递给袁志哲。   袁志哲看着围巾方明白女孩儿刚骗他拿开捂着的手是为了看他的伤口,就不再生气了,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女孩儿见袁志哲发呆,踮起脚尖就将围巾挂在了袁志哲的脖子上,等袁志哲反应过来,女孩儿已经跳着步子离开了,只是在袁志哲的目光里留下了一句话:   “把围巾带好,别让人看见了红印子笑话。”   “是哦。”袁志哲小声的念着。好好整理了下围巾将刚刚磕出的红印子遮挡了起来。   一阵忙活后,大伙儿都叫停,休息会儿喝口水。袁志哲托起围巾的一端看了许久,又抬起头来看看刚刚滑落的石板花坛等杂物,心中不免一阵悸动,要不是女孩儿的提醒,现在恐怕不是带着这洁白的围巾吧,或许已经躺在医院裹起了可怕的绷带,甚或躺到了太平间。刚刚的一幕太可怕了,但又看着手中的围巾,这一切又太温馨了。袁志哲总归还是笑了。      3.收工惊险   整个志愿者小组在队长的带领下从西大街扫到汤圆子里弄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汤圆子里弄是条老街,以前都是些唱戏、舞厅、杂耍之类的老街巷,现在不怎么受欢迎就整改成了KTV、沐足、桑拿之类的服务行业一条街了。   正值大家疲惫不堪,热气腾腾的饺子、包子、烧烤、羊肉串之类的小摊贩也出来了,大家看着眼馋,队长也就毫不吝啬的请大家吃了根火腿肠,热热胃囊驱驱寒气也是极好的。   正当大家热呵呵的享受着这美食韵味之时,突然很多人朝一个方向奔跑,只见一个女孩儿已经站到五层楼的一个窗口,街头的人们都慌乱成了铁锅上的蚂蚁,纷纷跟随着慌乱的人群跑到那栋楼下围观。只有志愿者的队长是个有经验的消防官兵,他见多识广,镇定自若的指挥着队员们,说:   “大家不要惊慌,听我口令。”队员们立刻以立正的姿态等候着命令,像是一群小鸡找到了妈妈,有了依靠,此时有了向导的作用志愿者们就不像街头的市民那么恐慌了。   “大家胳膊挽着胳膊,面对面站成两排,左手抓紧对面扫把前端,右手抓紧自己手中扫把的柄端,形成一张网。听我口令,接住女孩儿。”   荆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方法武汉癫痫病的食物疗法郑州哪里看癫痫比较好?武汉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