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梧桐同题】五彩奇石、大美灵壁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QQ签名
二十一岁的王冬,随建筑工程队队长王成大哥一路南下,今年又随王成的建筑队去了安徽合肥。小小年纪的王冬,在外打工有四年光景,没什么大的成就,一直在建筑工地打杂。   他投师不良,后果不佳;包工队头头王成大哥欠账太多,丢下烂尾工程,携老婆依娜隐蔽逃走,走前把王冬留在工地看材料。临别时给他留下的两百元人民币生活费,他省吃俭用勉强度过了一个月。钱没了,王哥和嫂子还不见踪影,王冬在万般无奈中只好捡些烂菜叶煮一煮充饥。   天老爷并不眷顾弱者,灾难又一次降临到这位本来就够可怜人的头上。王冬吃完水煮白菜叶以后,觉得周身非常不舒服。   他自已正在琢磨;是病了吗?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怎么了?又不知道哪里不舒服,四肢无力,周身发冷。此刻自己心里在胡思乱想,大概是在发高烧?自己知道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中。王冬没有下床弄口水喝的力气,口干的舌头不能自由在嘴里活动。   王冬潜意识里明白;也许挺一阵子会好起来的,也许是渴的吧?可是他没有了翻身的力气。在昏迷中感觉到身边有人说话,是有人来这里?是女人声?是若兰吗?要不就是嫂子依娜。是李若兰吗?为什么不回答我?告诉我你是谁?是依娜嫂子吧?我哥到哪去了?工地还要不要了依娜嫂子?   他觉着好像说话沒人理他似的,心里非常难过。王冬在弥留之际,觉得是心爱的李若兰来到他的身边。此刻的思念在潜意识里,得到一丝心里安宁,他在得到一点精神慰藉中脑快接近死亡状态,踏实多了,有若兰陪伴在身边,王冬心里在一丝满足感中,昏沉沉地睡去。   他太累了,只从和李若兰私奔流落到王成帐下,来到合肥以后,心与身的疲惫,让他一直想痛痛快快睡上一觉是最好的享受。那时对睡觉是一个奢侈的愿望,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王冬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的这一觉终于醒来。当他睁开双眼看时,只是机灵一下动不得,想了好长时间;开始是煮白菜叶子粥,后来昏昏沉沉睡去;再后来,像是李若兰来过身边,啊,对了,是这个经过,王冬终于想了起来。   王冬很吃力的睁开眼睛,又艰难的转动了一下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病患蓝色条带白底病号服,被子褥子洁白的,猛的回忆起工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医院。   王冬猛劲揺揺头,用力眨眨眼还是想不起来。约上午八点多一点,值班护士走进来说:“李香秋,你终于醒了过来,你这一觉睡的时间太长,可把你爱人都急坏了。”   王冬有气无力的说:“护士同志,我爱人来过吗?为什么不叫醒我?”   值班护士咯咯地笑起来说:“咯咯咯咯,你真逗,叫醒你?你知道你睡了多少天吗?能叫醒你,能让你睡这些天吗?躺下别说话,省点力气一会儿吃点东西吧!”   稍刻,又一微胖一点的姑娘手提饭盒走进来,熟练的收拾床头武汉中医能治癫痫吗柜上杂物。她脱去外衣挂在衣架上,用手掸掸衣服上的灰尘。王冬不认识她,无力也无心去和她说话,动又动不得,只能看这一切。   值班护士手托药具盘走进来,望着姑娘说:“恭喜您,您丈夫李香秋醒了!”   王冬听到他们对话后,用尽所有力气说:“是若兰吗?李若兰你在吗?什么时候来的?若兰,你为什么不理我,我好想你们啊。”   “哎!别喊了,为什么不问问这是哪里?为什么不问问是怎么来到医院的?这里没有李若兰,有一点精神就知道叫若兰,你的若兰可能不会想到你的?她大概把你早忘了。我叫李香秋,是保洁公司外洁大队的,是我把你弄到这里的。”   李香秋话没有说完,护士惊诧地说:“啊,姐姐!原来您是李香秋?又用手指着病床上患者问:那他谁?不是你的爱人吗?”   李香秋一边整理床边杂物一边说:“我们不认识。”   护士感到惊讶的喊了起来:“呀,原来姐姐是见义勇为呀?这可要宣传一下,咱合肥又出来一位好心人。”   李香秋大声说:“护士小妹妹,搞搞明白再讲话;我不是合肥人,我是灵壁县,乡下来的打工妹,来年头多了,在这里也有一份固定工作,又买了住房。记住,我是灵壁人。”   护士又仔细看了几眼李香秋,大笑说:“哈哈哈,姐姐,我没搞错,灵壁县也是咱安徽省啊!省会就在合肥吗,您也是半个合肥人吗。哎,姐姐,灵壁出美石,灵壁人更美!咯咯咯,我一定向院长说一说,宣传一下您的事绩。最起码也得让灵壁县政府表彰才对呀!”   李香秋摇头摆手的说:“护士妹妹,千万别大惊小怪的。这样的事在我老家是很平常的,被谁碰上都会管的,何况他是远方的农民工呢。我是农民出身,为农民兄弟做点事,是每个公民的责任。护士妹妹,在我们老家的灵壁县,比我事绩惊人多的数不胜数。像这样把人送医院就表扬,那政府天天什么都干不成了,专开表彰会吧!”   护士在倾听李香秋一段表白后:“呀!这些天真不知详情,一直认为您是病人媳妇呢。”   李香秋嫣然一笑说:“看看你们是啥眼神?我都三十有二了,这个孩子也就二十上下岁。呵,我看出来了,你们一直认为我是应该应份的呢。其实,我真不认识他,以前也没见过面,赶上了,也就是举手之劳救他一条小命。”   护士一笑说:“是啊,他来那天脸是灰紫色的,也看不出啥年龄。”   李香秋有一搭无一搭的收拾卫生中和护士聊几句,眼睛却一直落在王冬那张脸上。   王冬听到护士和李香秋一段对话心里才清楚。原来,是被好心的李香秋大姐搭救后,弄到这的。过了几天他才知道经过的详情;   这段故事还要从这里说起;劳务市场东侧的家政服务公司,接到几家高层建筑打来的电话;求助家政服务公司派保洁人员,清理高层表面汚垢。   家政服务公司接到电话后,经硏究决定马上组建一支高层外墙清洁工程队。家政服务公司下设的服务队,原来没设外墙体保洁服务队,要组建,必须招兵买马,队长李香秋要亲自下市场选将。   公司派服务队长李香秋和刘杰两位姑娘,到各工区招募人才;条件是24至40周岁男性,身体健康,没有心脏病和恐高症者。虽然条件不高,但市场劳力中还很难找到。   两人路过王成建筑工地时候,刘杰看着吊塔都处在停止工作状态中。围墙里冷清清的没有一点人走动的迹象。刘杰心里在纳闷;正是施工大好季节,工程还没结束,为什么停了下来?这里面有什么蹊跷不成?她很随意的往工区里送二目,却发现没有工人?   刘杰也是很随便的对李香秋说:“李姐,这处工程沒完工,怎不见有人呢?这样没有门窗,和外表没处理的建筑,能入住吗?”   李香秋无意识的往围墙里看一眼说:“有人,小杰你看,晾衣绳上还搭着衣服呢。有人晾衣服就说明屋里或院里有人,你信不信小杰?”   “李姐的判断有道理,咱进屋里看看有没有小青年好吗?也许这里工程停工待料,人都闲起来没活干呢。正干着活的工程队,有人也真难找啊。”   “嗯,小杰,你的话有道理,进去看看吧。反正都走到门口了,看看也放心。”   应该是人命关天吧?或者说人不该死总有救,李香秋和刘杰二人鬼使神差的进入了工区。走到工棚前敲敲门没人应答,一看门是虚掩着,推门进屋一看,刘杰吓的妈呀一声!躲到李香秋身后。   刘杰声音颤抖着说:“哎哟我的妈呀!李姐!李姐!好害怕!李姐!这人是不是死了?脸色咋是黑的呢?太吓人了,啊!沒死,手还动呢!”   “唉,小杰别怕!马上打110和120两个电话。这人好象食物中毒。快,越快越好。唉,我拨120你拨110开始吧。”   120车来到时不久,110警车也进了院子,李和刘杰都在院里候着呢。医生下车便问:“是谁报请的120?病人在哪呢?请引导我们看看病员。”   李香秋稍微思考一下说:“医生,请稍等,这位病人是与我们没有相干人员,要等110警察在场咱再抢救好吗?110电话已经打了过去。病人就在屋里,我们是来招募保洁工的,发现屋里这位好象食物中毒。”   李香秋正交待时,警车也到了现场。几名公安到屋里一看便问:“报案的人说的就是这位吗?医生,快,争取时间,马上抢救!好了,报案人随我们去分局说详细。”   刘杰坐进警车去了公安局。医务人员把王冬抬到救护车里,李香秋就这样阴错阳差地被推上了救护车。医院里一部分不知详情的护士,误认为李香秋是患者的爱人。   王冬在那一刻已是深度昏迷,对以上这一切他一概不知,嘴里能说出来的就是若兰两个字。这也是李香秋以后告诉他的。   李香秋大姐是一位侠骨柔情之士,当她看到王冬身份证上是东北人时,她知道身边不会有亲人。先交了住院费五万元,又将自己李香秋的名字写在住院病员卡上。护士换药时,喊李香秩是认为病员叫李香秋。李香秋是这样把王冬弄到院的。之后,並没放弃护理,经及时抢救,王冬终于脱离了危险。   医生给王冬洗出胃液、及残留物经化验确定;菜叶中含有微量毒鼠强药成分,诊断王冬是误食沾有毒鼠强巨毒药物的菜叶所至,险些丧命。   多亏刘杰和李香秋发现及时,最主要的是李香秋的精心护理,昏迷五天的王冬终于醒来。当王冬问护士李若兰在吗时候,李香秋微笑着说:“别找了,这里没有李若兰,五天前你就喊的若兰是你爱人吧?你不用说话,是就眨眨眼。”   王冬用力说:“她…她…她是…我…媳妇儿。”   说完这句话后,王冬渗出一身冷汗。   那一刻他有好多话要说,但什么都说不出来,又闭上了双眼,但没有昏迷,头脑是清醒的,只好听李香秋自己说。   王冬在医院一共住了三周,在李香秋细心照料下,王冬虚弱的身体基本恢复正常。虽然没有力气,但生活能自理;可以自己去卫生间,李香秋此刻才把王冬从特护转入正常陪护。   在他出院结算住院费时,王冬听李香秋说:“小弟弟,咱总算可以走出了医院。姐共用去人民币四万六千多元,买小弟一条性命,值了,姐心里高兴。”   王冬是一个没经过大世面的青年人,尤其是在金钱上,从来没掌握过万元以上。听到李香秋说出的住院费是四万六千多元,对王冬简直就是天文数字。王冬的心往上一提,几乎蹦到嗓子眼儿来。他心中暗想的话随口说了出来:“姐,我王冬卯足劲干,也够我还五年,也许都还不完。真是漏房又遇连阴雨,姐呀,你干吗要救我?我的命值不了四万六千元。姐,您这样做也会遭来闲言碎语的,会毁了您一生清白!这话我早就想说,被我咽下多日,今天必须说出来。”   李香秋有些带气的回答:“小弟,你刚有点精神,就对我吼,你觉得对吗?小弟弟,你要出院,我不该说你,但不说心里又发堵;你呀!真是没良心!我呢,见死不救枉为人!小弟弟,我还没听说救人还落下埋怨的,一条人命是用钱来计算的吗?”   王冬非常难过的低下头说:“姐,我的这条贱命,不值得你搭救。是姐在死亡线上给抢回来的,我不该这样说话,姐,王冬知道错了。可是我不能住您对门。”   李香秋有些生气的问:“小弟弟,能说出来为什么吗?”   王冬低下头,声音弱弱的说:“姐,我怕您男人说常道短的。”   李香秋非常生气的扭头便走,一边走一边生气的说:“真能胡扯,心里想啥我知道;怕我逼债好好说呀!我不管你可以了吧!”   王冬并不是望恩负义,他还惦记着他王成大哥交给他的看守工地,那是他的责任。   当他在医院听护士长说的那段话以后,他暗下决心;用毕生精力去报答李香秋的救命之恩,自己的命再也不属于他王冬的。   王冬清醒的第二天早晨,护士长大姨和他聊一个早晨。护士长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她说:“小伙子啊,命不错呀,当今社会象你媳妇儿这样女人,可不多见了!你不省人事的五天中,你媳妇儿端屎接尿没看出一点烦。总那么乐呵呵地默默做着。內衣內裤屙的尿的洗了那么多遍,生怕不干净,以后可得对得起她呀。”   王冬惊讶的强调说:“阿姨,她不是我媳妇儿,我也不认识她。我也在纳闷呢,她是怎么知道我的,我连她叫啥都不知道?她没说我也沒好意思问,不过,恩一定要报的。”   护士长说:“小伙子啊,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床头的卡片里李香秋不是你吗?32岁,男,这个要不是你的,肯定就是她了。唉,你看看,李香秋真好像女人名字?”   那阵子王冬还不能坐起来,王冬急忙告诉护士长说:“大姨,我叫王冬,今年才21岁,阿姨,你看我象32岁人吗?”   护士长惊诧的看着王冬说:“让你这么一说我才搁细,年龄与沈阳癫痫病可以治疗好你也不附哇?对呀,三十二应该是她李香秋的年龄。你入院昏迷不醒,这就对了。小伙子,走好运了,遇上这样好人可不多哟,千万可别忘恩负义呀!”   王冬点着头向护士长做保证的说:“放心吧阿姨,我这辈子都不会忘的。永远会把她牢牢地记在心里的。”   王冬在住院期间,他王成大哥的烂尾工程已经转让他人,三栋未完工八层建筑又易新主。癫痫病医院哪里较好大哥和依娜嫂子,也在人间蒸发掉,杳无音信。   王冬还不知道烂尾楼工程又转了新主,他和李香秋说了不该说的话,气走了李香秋。王冬也蔫头搭脑的走出医院。出大门以后,一直奔烂尾楼工地,那是王冬唯一的落脚栖身地,王冬还惦记着他在那里的看守工地的责任。他怎知道,那里已经是又一家施工队正在清理现场,再也没有他的容身处。刚刚来到工地的王冬,他真感到很迷惘,怎么办?往哪去?一时不知所措。   王冬从怀里拿出李香秋给他买的手机,拨通电话说:“姐,王冬没处去了,还得求你。刚出院那里发生的事我真不知道,所以那阵和你说的也是真心话。大哥信着我才让我给管设备,可是我去了以后才知道,换主人。”   李香秋非常气愤的说:“王冬你听着,你说话也太伤人了!让你住我对门,我还能把你煮熟吃了怎的?怕我男人说长道短,我男人在哪呢?谁是我男人?啥时候你给我找个男人了啊?王冬啊,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凃哇?你看哪个有男人的女人去给别的男人洗內衣内裤?接屎接尿来的呀?有男人的女人来干这些事,她男人让吗?还说钱一定能还我,你欠我的是命!我救的是人,不是存的钱。真把姐姐我气死了。小小年纪我不和你计较这些,长大你该明白啥叫讲义气。我不用你报恩,只是想常用眼睛看着,我救过的小老爷们儿,一天天地长大成熟起来,你知道吗?”   王冬现在才知道错,心里想:“对呀,姐姐说的是真情啊,家里有男人,怎能在医院陪我五天呢?唉!这么一点最简单道理我怎都没弄明白呢?”   王冬终于想清楚了,声音低低的说:“姐姐,我不知道您是单身,真不知道我没有姐夫。姐姐,您的气性也太大了,不容我解释,扭头就走。姐姐,你走后我都哭的不行了。张医生告诉完了您的身世,我才知道姐还是个姑娘身呢。姐能原谅小弟吗?再救救我吧。小弟回你身边给您去磕头赔罪好吗?完了您帮小弟找份工作吧。”   李香秋已经消了气,笑着说:“咯咯咯,好吧小弟弟,才想明白也不算晚。小弟呀,你在工地门口别动,啊,就是原来的那个门口。王冬啊,别急啊!姐开车去接你。”   李香秋把王冬叫上她的二手桑塔纳车里,笑着对王冬说:“小弟弟,你现在身体还太弱,两周内还不能劳动。这样吧,今天在合肥去几个地方逛一逛。我的单位批准我半月假,我准备回灵壁老家。我家里上有兄嫂,下有妹妹和弟弟,他们都在灵壁县郊区种菜。王冬,不嫌弃他们是农民,我领你去灵壁逛一周怎样?”   王冬有些迟疑,但又盛情难却,露出少有的笑容说:“姐,我听您的,以后您就是我的亲姐姐,王冬一辈子不会忘的亲姐姐。”   王冬在李香秋家住了几天,把县城几处历史古迹欣赏后,他觉得这里才是他施展身手地方。决定留在灵壁李香秋大哥身边先邦忙种菜,向李大哥学习种菜技术。等学到一定技术后,回东北老家,用自己的技术去实现他的人生;在老家自己家土地上施展他的才能。 共 590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