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求精】合欢树下(远方征文·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民间文学

于逸香的四合院里,再见一株开花的合欢树,是2006年夏夜。

天井东角,一口黝黑的大水缸旁,她兀自傲立。隐隐绰绰的墨绿间,蓬勃着悦动的脉息,摇碎了满院月光。

轻颤着的花针,卷成了耳朵形状,借风偷听,向心而行。

打工的日子,在一个又一个订单中,合着短而急促的鼓点渡过。

夜晚也不闲着。她不追电视剧也不串门,捧读图书,侍弄花草,习得了一点女房主玉姐的小资情味。

她是感激玉姐的。

想当初,一拌完嘴,她就撇下婆婆和女儿,偷跑出来了。一出荷塘镇,她就后悔了。婆婆疼孙女豆豆,一点不掺假,只是教育完全不对路,又容不得人唱反调,儿媳的话也当耳旁风。芋头,却是个实心眼。一边是妈妈,一边是媳妇,和稀泥的同时,免不了受些夹板气。纵是偏护着她,而她总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没少干让芋头为难的事。反正都出走了,她索性做个新时代的娜拉,再回服装厂碰碰运气。因是熟练工,一路绿灯,复职手续倒也简省。夕阳西下,兴奋的她走出厂房,才想起自己竟是个流子了。娘家不能回,婆家不想回,闺蜜正是情浓意浓时,更不宜去搅扰。她便循了花香,误打误撞地走进了玉姐家。

一座新旧合璧式四合院,宽大素朴,雅香阵阵。西门进出,北面一溜平房,南面二层楼房,东面一个简易厨房。阔而敞亮的天井,一株火红的石榴花,两丛留香的栀子花,一排绿茵茵的盆栽,一株参天的合欢树,……

一个瘦高女子,俯身朝向卷着棕色边儿的栀子花瓣,不紧不慢地挥着剪。那份优雅和虔敬,是那位传说中的泼辣军嫂吗?

栀子花,剪来何用?她不请自进。

鲜栀子焯一下凉拌,或晒干泡茶喝。笑吟吟的玉姐也爽声回应。

她展着颈,瞻顾那棵合欢树,左三圈右三圈,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妹子,你也喜欢!合欢蠲忿,萱草忘忧。这株合欢,我家那口子当年种下的,一晃神都20年了……早知道,那年就让他回家探亲,也许可以躲过那场横祸。

柳大哥是好样的……注目着高岸的合欢,仿若膜拜一位山体滑坡时舍身救人的英雄,两个娉婷女子的眼神里充溢着无限的柔情。

且住下,再做打算。你婆婆也真不容易。待知她来自荷塘镇苏家,玉姐迟疑了一下,把她带进了东厢房。

白天忙得开心,夜晚有书作伴,玉姐也多有关照,吃住都舒心,只是夜半三更,想豆豆,想芋头,也想……

她一住就是小半月。

期间,芋头抱了豆豆来,央求她回家,也捎来婆婆服了软的话。

单过,上班,两者缺一不可。她的坚持,其实,只想藉此讨回豆豆的教育权。

孩子的教育,马虎不得。婆媳关系,任性不好。玉姐的现身说法,让她更坚定自己的执拗。

一个单膀子人,拉扯了一双龙凤胎。大学毕业,异地就业,各自组建了小家。女儿去年生了个小子,已一岁了,轮到她这个姥姥去带了。可玉姐还在纠结中。

会计,越老越吃香。提前内退,单位不放人。一走了之,撕破脸,就没了退路。况且,玉姐也放不下满院子的花草。

月租500元,水电在内,还有厨房,花园……玉姐,我们帮你守房子。一年,两年,都不是问题。

合欢树,我一定小心伺候。

还是娜拉懂我……

合欢蠲忿,萱草忘忧。嵇康《养生论》如是说。玉姐也如是说。

一提合欢,她的头脑中自然派衍出一串长乐未央的关键词:喜庆、激情、恩爱、厮守,一夜便是永夜,欢爱与绵缠,因此于心永恒。

要不你和豆豆也过来住?我都答应玉姐了。当芋头再出现时,她冷不丁冒出了一句傻话。

你,你……娜拉,你真是中了合欢的蛊?芋头楞神了一下,抢白了一句,从她手中拖过女儿,掉头就出了西门。

我要妈妈……豆豆的哭声,传出好远。她的心碎了一地,就像那一地暗紫。但她顿在原地,双手虚空着,搂成一个圆。

玉姐的书,是她的良药。因书而生的思量,因花而起的情愫,如涓涓温泉,润活了她孤单而寒凉的心。

月白风清的夜幕下,那些飞扬的流苏,宛若折了翼的女子,轻撩起了她一种难以抑制的伤感与隐痛:痴情,困守,母爱,涅槃了的爱与圆满……

青山绿水的小村庄,一座农家院落,合欢花开,幽香阵阵起。

一个布衣素簪的女子,站在天井里。她长而白的锁骨上,露出一颗带毛的小痣,黑而发亮。盈盈一水间,涕泪俱下。

夫君啊!绿荫如伞,红花成簇,合欢谢了又开,行道迟迟的你还好吗?

初恋的美好,初婚的气息,荒守的寂寞,你棱角分明的扇骨和如丝如缕的牵挂,每与合欢树絮语,一念起,就仿若有了绿涛红浪的现实温度。

合欢,百年好合,双栖情深,就是欢合。

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寂夜里,苦情树下的你,也会如我这般,念着绯红的云霞与甜香宜人的恩爱?

美好的过往,转瞬即逝的快乐,由淡粉到丽红的嬗变中,恰如妙曼的少女偷换成恪守爱情的少妇,粉扇犹新,良人却已厌旧。

京城乱花迷眼。一个被爵禄、美人绑架了的状元,摇身一变做了乘龙快婿。

举案齐眉,终是意难平。誓言犹在耳,苦情花开花谢,杨文举,你已忘记了回家的路。

轻轻摇坠的花瓣,堆了一地暗紫,那是粉扇的绵绵遗恨,更是男权社会中所有女性悲剧命运的缩影!

一旦基因密码炼化成骨血,殷殷的母爱便主宰了婚姻女子的生命走向。

合欢树,是一株关乎爱的守护、生命常青、生命坚韧的母亲树!

10岁,史铁生作文获奖,母亲很高兴,说自己当年的作文写得还要好。“我”对着墙打乒乓球,把她气得够呛。不过我承认她聪明,承认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的……儿子的不服气,母亲对良好基因输注儿子的欣悦与自豪,明快于目。

20岁,史铁生双腿残废,母亲“全副心思放在给我治病上”,手植合欢,寄予着让儿子站起来,重焕光彩的生命愿景。当“我的胯上被熏成烫伤”,医院的大夫说“这差不多是要命的事”,母亲竟惊惶了几个月,昼夜守着我,一换药就说:怎么会烫了呢?幸亏伤口好起来,不然她非疯了不可。人生在世,为己疯,为己痛的人有几个?一句诘问,痛失母爱的心碎,可谓是言语有尽意无穷!

30岁,史铁生小说发表了,母亲却再也不能分享儿子的喜悦,但熔铸着母爱的合欢树——年年都开花,长得跟房子一样高了。有道是母爱绵绵无绝期!

史铁生,以母爱为杖,用一管笔化育心魂,赋予合欢树以母亲树的美好与坚韧,抒写出别样的人生情怀和生命精神。

粉红的花针,向上,向下,一任恣意的孤行,她们朝向花心的路径,伤了自己,施爱的对象却是儿女。

合欢常绿,母爱长青,生命就不绝望,灵魂就会生出美丽和崇高。

她读懂了史铁生的《合欢树》,也读懂了玉姐的母爱。她更明了,她该如何去做一位真正的母亲。

她莲步轻移,穿过长廊,走到合欢树下,仰望,深嗅,然后探出手去。

和合的花叶,一片片拢在了她的掌心里。

街道上,一道汽车远灯划过天井一角,截出一条细长而鲁莽的光柱,打在红潮消褪的脸上。她双目迷离,一副飘柔自醉的模样。

合欢花,之于乡土迁变的她和家人,不单复苏了祥云掠心般的记忆,也衍生了一些新的内涵。她聚合了粉盈盈的恋情、凄切切的贞守、温绒绒的母爱、白首相伴的婚姻关系,显影出中国女性的婚恋主色。

合欢树,站在原野里,守在庭院间,向阳处荫,晨展暮合,每一朵花开,有裂帛碎玉的清响,有夏天的热浪与喧闹,还有爱之潮的炽热与喷发。

在清灵似水的流年里,她与一株合欢相望,守心于韧地站成了岸。

她的身后,不远不近,站着一个高岸的身影。她笃信,纵是落花纷坠,她和芋头会沉敛如故,拥抱沧桑,做两株苍干却也蓬勃生姿的合欢树,一生同心,世世合欢。

东厢房,他们的豆豆枕着绿叶叠云的清香已入眠。芋头的妈,也是她的妈,站在西厢房内褪色的木格窗内,脸上带着释然的笑意。把芋头和豆豆,一并还给儿媳,寡居多年的她也理当过一把属于她自己的日子了。

裁为合欢扇,团圆似明月。一轮明月带了几分轻谑的意味,圆得那么完满。

合欢树,是夏的使者,是爱的接力,是家的福音。

天津哪个医院可以看好癫痫病呢?得癫痫病是什么原因西安癫痫哪家医院看的好呢癫痫病发作治疗的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