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莺莺怨(散文)_1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民间文学

刚一下车,平地便旋起漫天黄土,像一张大网迎面扑来。

只好闭眼,驻足,接受洗礼。

这里是山西蒲州古城普救寺,著名的爱情圣地。我们停车的地方是一处没来得及硬化的平整土地,风起于无名,尘土来势汹汹如爱情,不由分说迷了眼。

按理说,到了我这样的年龄,不应该再相信爱情了,就像知道龙和麒麟是虚拟之物,只活在传说中一样,赖在尘世的,不是变色龙,就是四不象。可还是巴巴乘车大老远的来了,年轻的时候,谁不曾中过爱情的毒呢,大多数人的一生,都余瘾未了。

普救寺坐落在高高的峨嵋塬上,三面临壑,苍然高孤,惟东北依塬伸展,以长长山阶搭地,颇有低眉俯视,普救苍生的意味。沿着台阶拾级而上,遥想当年孙飞虎兵临城下,仰着脖子高喊:交出莺莺小姐做压寨夫人,否则便要烧的寺院片甲不留。那阵势,着实有点可笑,如同一只声嘶力竭的癞蛤蟆,对着天空高喊:天鹅快跟我停下,我要与你双宿双飞。

人所有的烦恼都来自于贪婪和欲望,欲望这东西,用的正确是动力,用的太过就会导致痛苦,不但自己痛苦,也会给别人带来痛苦。

普救寺前这一幕,佛祖是了然的,就像他了然人心一样,他静定地看着这一切,只以悲悯之心暗暗护持。但人却先自乱了阵脚,寺院内一片慌乱,暂住寺中一向稳重自持的老夫人也慌了神,急急到后院找女儿莺莺商量。

莺莺一家暂居普救寺的地方名为“梨花深院”,这个婉约的略带清凉的名字,一下就把人带到时光深处,雕花的窗棂,繁复的檐角,沉寂的廊柱和四方的天空,曾幽禁过一个闺阁女子最深的春愁。

莺莺和丫鬟红娘夜晚出来烧香,她幽幽婉婉地唱道:心中无限伤心事……

听到张生在墙外吟诗,她随口和来:兰闺久寂寞,无事度芳春;料得行吟者,应怜长叹人。

看到花落,她长长叹息:落红成阵,风飘万点正愁人……

这姹紫嫣红的大好春光,在她眼里,却只是春色恼人。到底是怎样的烦恼,在这青春妙龄的女子心里,蓄积起万千春愁呢?

莺莺是崔相国之女,身份尊贵,美丽端庄,又知书达礼,上天仿佛把所有的好都给了她。可依然是愁,就像一树绝色梨花,外人只看见她占尽春风,却不知内心清凉万端。

“梨花深院”古朴的垂花拱门上,写着这样一幅对联: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水墨画样的意境,蕴藏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恬淡的月下,微风撩起丝绦,像某个故事的唯美开篇,也像少女千千心事,拂动层层涟漪。

相门之女,自然是衣食无忧的,家教也严,老夫人吩咐红娘寸步不离。莺莺的童年想必会有一个丰美的大花园,各色吃食和玩具,却少有玩伴。记得在一篇文章里看过这样一段话:一个好的母亲,不会教孩子太多的规矩和约束,却会带着孩子行走,走着走着,孩子就爱她的母亲了,走着走着,孩子就爱母亲行走的这个世界了。

按老夫人强势的性格,她不会是一个温存的母亲,时代的约束也不允许一个大家闺秀抛头露面,东奔西走。最舒适的温室里,莺莺只有在心里植下最寂寞的种子,陪着它一天天长高,变大,枝叶扶疏。终天有一天,它可以探头看到外面的风景了,春光如许,男耕女织,世界那么精彩,却和自己毫不相关,心底涌起的又岂止是寂寞?

想起另一位闺阁女子杜丽娘,同样锦衣玉食的富家生活,同样严格清戒的家规,杜丽娘和丫鬟到后花园游春,竟然一梦而亡,梦里她遇见了她心仪的男子,柳梦梅。

在古代,那些从小享受良好教育,倚窗拥读《毛诗》,对世界怀有美好想象的闺阁女子,也许爱情是唯一可以透过窗隙照亮她们寂寥人生的一线光亮了吧,循着这光,她们宁愿如飞蛾扑火,为之死亡,为之重生。

沿着普救寺的大雄殿、菩萨洞、天王殿、罗汉堂,一间一间看过来,遂觉天界神仙众多,等级森严,坐姿和手印虽不一而足,却各有深意,甚至脸上的表情也幽微,并不如世人所想,是逍遥而随心所欲的。

只是疑惑菩萨为什么低眉,佛祖为什么垂目,是悲悯,出尘,抑或是遍识周天的静定。红尘无数的善男信女对他们顶礼膜拜,诉说心中烦恼,祈祷得到保佑或达成内心愿望,这俯下身子的诉求,让他们的慈悲有了高高在上的施舍意味,唯独色对他们是有挑衅味道的,比如莺莺站在普救寺前那一刻。

那是一个多情的春日,莺莺和红娘,两个同样妙龄的女子,无意从佛殿前经过,如山涧淙淙流过的两束清流,一束欢畅,一束沉静。不,应该是佛殿前袅袅升腾的两柱香,一柱妖娆,一柱端丽。

那天的普救寺,必定是煎熬和尴尬的。因为让殿堂熠熠生辉的,不是佛光,而是人间美色。让张生失魂落魄的,不是法力,而是美人顾盼一波。

色不是空,至少在张生眼里不是,在众僧人眼里也不是。

过几日,普救寺众僧人为亡故的老相国做法事,因为莺莺的美,众僧人心旌摇曳,魂不守舍,把一场隆重的法事做得似人间闹剧,乱七八糟。

色即是空,本身就是虚假命题。色就是色,空亦非空,当年,唐僧师徒取经途经女儿国,美丽的女儿国国王向唐僧深情表白,唐僧用“佛心四大皆空,自己尘念已绝”为由拒绝女王,谁知女王轻轻一笑,反问道:你说四大皆空,却紧闭双眼,要是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相信你两眼空空……

唐僧是得道高僧,尚且以闭眼抗拒诱惑,张生凡俗之人,毫无防备地看了莺莺一眼,旋即便陷入不可自拔的相思漩涡。

人世间的缘份,来得就是这样神奇。正如王菲在《传奇》里唱的: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爱如落花,那孤洁的一瓣,恰恰落在张生眼里,这一幕遇见,美得近于传奇。

但佛祖依然是慈悲的,他普渡众生的大爱,包容世间所有你侬我侬的小情小爱,他选择成全,为普救寺赢得爱情圣地美名。佛寺的历史翻到这一页,终于不只是青灯孤影,而有了活色生香的旖旎和人间烟火气。

普教寺里,张生暂住的书斋院,和莺莺住的西厢一墙之隔,墙边那棵杏树至今枝叶婆娑,见证了张生跳墙私会莺莺的全过程。

许是受了元稹《莺莺传》的影响,我对张生并无好感。虽然他才华富赡,器宇非凡,白衣长身却并无谦谦君子作为。

初见莺莺,他便如中了风魔一般,竟先自出门,等着红娘,兀自对红娘介绍自己: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年二十三岁,并不曾娶妻。敢问小姐常出来么?

举止如此唐突,自然遭到红娘以先王之道、周公之礼一顿抢白。

不死心,夜晚又躲在太湖石畔等待,听到莺莺和红娘出来上香,隔墙高吟: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如何临皓魄,不见月中人?

张生还算聪明,拿捏到闺阁女子的软肋:寂寞,无处排解的愁绪,绝望的美,他把它们精心修饰,连缀成诗。

莺莺果然被打动了,有如遇知己之感,随即和了一首。

情丝若有若无的牵系起来,如越墙而过的月光。只是它过于洁白,拒绝了许多非份的念头。

机会终于来了,孙飞虎围困普救寺,要抢莺莺做压寨夫人,张生利用自己八拜之交的兄弟白马将军退去贼兵,博得莺莺十分好感。如果不是老夫人中途反悔,要莺莺和他以兄妹相称,他就要遂了平生愿,抱得美人归了。

是否爱必得忧伤,是否太顺遂的爱,如同道行不够的修行,不足以抵挡岁月的寒凉。从喜悦的巅峰到失望的谷底,张生彻底懵了。

无奈,夜半又出来弹琴,是司马相如的《凤求凰》。当年,卓文君因为这一曲,放弃荣华富贵跟着司马相如私奔,宁愿粗缯大布,当垆卖酒。现在张生故伎重演,且弹且歌: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若狂。

相思成痴也好,一见倾心也好,总觉得张生在这件事情上过于心机,把爱情算计得滴水不漏。

但这是照进莺莺荒芜心房里唯一的光,它环绕着才华,救恩,痴情诸多光环,不能不引起莺莺的同情之感,追慕之思。反复思量,莺莺终于托红娘传书寄简,粉笺上只有一首小诗:待月西厢下,迎风半户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被相思苦苦折磨的张生竟然再无半点读书人的斯文,把一首月下相约的小诗误解为半夜跳墙见面,自比风流隋何,浪子陆贾,急不可奈翻墙约会。

粉墙下那棵杏树为证,但它只见证了张生的鲁莽,却看不到那个夜晚,莺莺向死而生,孤注一掷的决心。

莺莺是冒着被全世界抛弃的风险,以身相许的。心中不由惋惜:此何良人,经得起如此美丽的女子用一生相托?

及至读到元稹写张生对莺莺始乱终弃,心中对此人已是百般嫌恶了,却又觉得结局颇符合张生轻薄文人的性格,见色起意,风流不羁,冠冕堂皇的外表下缺少一根担当的脊梁。王实甫的《西厢记》,人为修正了花好月圆的大结局,虽然符合国人爱看才子佳人大团圆的心理,却总觉得,此去经年,莺莺会后悔,茫茫人海,她没有机会遇到更雄健的男儿,烟火人间,也终将熏黑一见钟情的惊艳,只剩一地将之无用、弃之可惜的琐碎和平淡。

普救寺里有一座古塔,名唤莺莺塔。

塔高13层,砖制结构,唐风明制,是我国著名的四大回音建筑之一。

不知道为什么此塔以莺莺命名,从外形到寓意都不像。

及至站在塔前照相时,才若有所思,如果取全景,塔前的人会显得很小,如果人照得清楚,塔在镜头里又成残缺。

莺莺显然已是爱情的化身了,美丽,勇敢,隐忍,从一而终。在她面前,我们都是渺小的,如果放大我们的个性,爱情就要后退和远离,成为模糊不全的背景。

莺莺塔是需要仰望的,像传说中的爱情。

下山的时候才发现,漫长的台阶两侧护栏上,全是一对一对的同心锁,有的已经锈迹斑斑,有的尚锃亮可鉴,密密麻麻,层层叠叠,不计胜数。

多少相恋的人儿期许把彼此的爱情郑重锁起来,以此刻求取永恒,许多年后,它们终将只剩尸骸吧。我想,但莺莺已经不能回头了,这么多沉甸甸的锁,都锁在她十九岁衣袂飘拂的碎花裙裾上。

离开普救寺时,又是大风,黄土弥漫。最后回头再看一眼塬上古寺,风尘滚滚中,它似一艘巨大的爱情诺亚方舟,巍峨屹立,浊世滔天大浪,唯有信仰的人方可得救。

上海市到哪家医院治羊角风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有哪些癫痫病到什么医院专科湖北正规癫痫医院那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