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木马】虚惊一场梦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明太祖朱元璋设置锦衣卫以消灭功臣为目的,罗织罪状,置无罪者于死地。几兴大狱,假借若干由头,把辅佐他打天下的文武功臣屠戮殆尽,仅“胡惟庸、蓝玉两案,株连且四万。”他有总结西汉、唐末宦官专权的经验,在洪武十七年,特意铸了一块铁牌,悬挂在宫门上。铁牌上写着:“内臣不得干预政事,犯者斩。”   但,最让人耻笑的是,明朝宦官专权达到历史之最。   此时的锦衣卫指挥使是刚上台骆养性,深受崇祯皇帝朱由检的信任和赏识。他是万历十年(1582年)至天启四年(1624年)担任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的儿子,在万历朝鲜战争和“移宫案”中出了大力,还是栽在魏忠贤手里了。骆养性上台受,最恨魏忠贤的“阉党”,施以刑罚,严加打击。   锦衣卫杀人不长眼。经常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魏忠贤当权期间,瞄准目标后,先把人抓到后,找一空寺庙,进行毒打,美曰:“打桩”;威逼利诱,派人催家人送钱,私收或分赃;吃肉不吐骨头,继续抓回毒打,没有油水,在送交发司治罪。   有人劝党崇雅赶紧送钱保命,可是,一个小小的南阳府推官拿什么来送?身正不怕影斜。顾秉谦、魏广微是“阉党”,自己和他们只是习惯上座师门生关系而已。党崇雅做事光明正大,正值当年的党崇雅不怕什么锦衣卫。   崇祯皇帝即位后,深知锦衣卫多达数万,罗织于告密之门,锻炼于诏狱之手,专理诏狱,法司如同虚设。特别是厂卫、司礼监相互勾结,冤案丛生,人心震慑,各怀疑惧,不得安生。   走进镇抚司狱,党崇雅吓了一跳,这就是人间的十八层地狱,室内仅容弯腰,不能直立,臭气熏天,不许相面,其墙一尺多厚,血迹斑斑,隔壁呼喊,悄然无声。口渴或者有病,只能喝轮回酒,也就是人尿苟且偷生了。   党崇雅心想自己必死无疑了。昔日方孝孺,诛及十族,自己死不足惜,只要不连累父母就是了。   党崇雅自幼喜欢读《尚书》,书中有名言:“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皇帝如果随意践踏法律,何谈协和万邦?   再说,崇祯皇帝赐死魏忠贤之后,毁了《三朝要典》,天下大荒,人心不稳,面对朝政混乱,大清虎视,农民起事,准备马上整顿内阁,力挽颓势,重振朝纲;阉党和东林党之间的党派林立,党争迭起;实在没有办法,年轻的皇帝最恨结党,疑心重重,命廷推阁臣,在廷推的十二人中,采用以枚卜法,也就是老百姓说的“抓阄”,夹得钱龙锡、李标、来宗道、杨景辰四人,又夹得周道登、刘鸿勋二人,共六人,组成新内阁,处置阉党,重理朝政。夹的过程中,有一纸条被风吹走,事后发现找不到的那张纸条落到施凤来衣服的后面,上面写的是王祚远的名字。天启晚期,顾秉谦、黄立极、丁绍轼、冯铨、施凤来、张瑞图、李国内阁大学士全部被罢。闹剧也罢,手腕也罢,对于处处疑心举措乖张的崇祯皇帝来讲,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十二月,又以韩爌为首辅。   明朝党争,历来已久;有人的地方,就有结党营私。明神宗万历中期至明熹宗天启初年,是党争的起始时期。主要的党派有:以内阁辅臣浙江人沈一贯、方从哲和给事中姚宗文为首的“浙党”;以给事中湖广人官应震、吴亮嗣、黄彦士为首的“楚党”;以给事中山东人亓诗教、周永春“齐党”;国子监祭酒宣城人汤宾尹为首的“宣党”;左谕德昆山人顾天峻为首的“昆党”。后来。只要是阉党和东林党之争。   党崇雅小小一个推官,既不是阉党,也不是东林党,却陷入了“阉党”的深潭。   他很幸运的遇到了韩爌主政。韩爌虽为东林党领袖人物,但顾全大局,秉公处置,对于不得已依附于崔、魏,没有明显劣迹的官员,不再追究;对于像党崇雅这样根本是捕风捉影的,不得株连,立即放人。朝廷正在用人之际,要选拔良才治国安民。   崇祯皇帝责备他胆小怕事,怕结怨树敌。   韩爌觉得整饬吏治,引入正人,平反冤狱,聚集人心,为当下之急。特地向崇祯皇帝揭帖,说道:“人臣不可以党事君,人君亦不可以党疑臣。但当论其才品臧否,职业修废,而黜陟之。若戈矛妄起于朝堂,畛域横分于宫府,非国之福也。”崇祯皇帝挑不出毛病,内心也不高兴。   党崇雅刚进锦衣卫的狱中没几天,就放了。年轻的骆养性得知他和“阉党”无关,其父被魏忠贤迫害的积怨也和党崇雅没有了关系,没有迁怒党崇雅反而拿来酒菜,两个年纪相仿的人喝上了酒,成了朋友。   大旱不断,内忧外患,赤地千里,寸草不生。勤政、节俭的崇祯皇帝深感老天不公。崇祯二年即天聪三年(1629年)三月,崇祯帝颁诏书,钦定逆案,示天下:   第一等。首逆凌迟者2人:魏忠贤、客氏。   第二等。首逆同谋决不待时者6人:崔呈秀及魏良卿、客氏子都督侯国兴、太监李永贞、李朝钦、刘若愚。   第三等。交结近侍秋后处决者19人:刘志选、梁梦环、倪文焕、田吉、刘诏、薛贞、吴淳夫、李夔龙、曹钦程,大理寺正许志吉、顺天府通判孙如冽、国子监生陆万龄、丰城侯李承祚,都督田尔耕、许显纯、崔应元、杨寰、孙云鹤、张体乾。   第四等。结交近侍次等充军者11人:魏广微、周应秋、阎鸣泰、霍维华、徐大化、潘汝祯、李鲁生、杨维垣、张讷,都督郭钦,孝陵卫指挥李之才。   第五等。交结近侍又次等论徒三年输赎为民者129人:大学士顾秉谦、冯铨、张瑞图、来宗道,尚书王绍徽、郭允厚、张我续、曹尔祯、孟绍虞、冯嘉会、李春晔、邵辅忠、吕纯如、徐兆魁、薛凤翔、孙杰、杨梦衮、李养德、刘廷元、曹思诚,南京尚书范济世、张朴,总督、尚书黄运泰、郭尚友、李从心,巡抚、尚书李精白等。   第六等。交结近侍减等革职闲住者,黄立极等44人。   另外还有魏忠贤亲属及内官党附者又50余人。   以上总计260余人。   党崇雅闻之,心里一惊。党派之争何时了?看来皇帝下了决心要一网打尽,杂草除根,不留后患了。   可是这样,就能消除党争么?消除门户么?   历史总是很诡秘。事实上,这一钦定案,从颁布之日起,就有人力图推翻,到了南明福王政权建立初,就被推翻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首先要将自己分内之事做好。一场虚惊之后,党崇雅感到宦海沉浮,生死如梦。中原大旱,饥民逃荒,看到这一幕幕,他心都碎了。   湖北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西安专业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癫痫病要怎么样去治疗癫痫病的早期症状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