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我的大嫂(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文章

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大嫂是陪伴我时间是最长的亲人,也是对我印象最深的亲人。

我们兄弟姊妹却七人,上面五个男孩,下面两个女孩,我排行老四。大嫂进门的时候,我虚岁十三岁,最小的妹妹也才三岁。

那个年代,男孩是家里的顶梁柱,只要到了一定年龄,就要参加火热的生产劳动,帮父母挣工分,养家糊口。这一点我父母甚是骄傲,因为我的两个哥哥在刚跨进十六岁门槛时,就已经是父亲的好帮手,成了村里人羡慕的好家庭。女孩在家里也至关重要,往往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虽然我的两个妹妹满足了父母的心愿,但她们来的实在太晚。当一大堆家务活,比如纺线织布、缝衣补裤、洗衣做饭、喂猪喂鸡等等急需要一个好帮手时,她们却还是襁褓中的孩子,繁重的家务活就只好落在了母亲身上,这无疑又成了父母心中的一大遗憾。

因此,在最需要一个女孩来帮母亲、帮家里解燃眉之急的时候,全家人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还没有过门的大嫂身上。

我的大嫂姓赵,名富强。是在距我们家约十里路远的一个村子居住。也许是我们太需要一个嫂子的缘故吧!那个时候,只要家里人一提起“赵富强”这三个字,就有说不完的话题,等不及的期盼。甚至只要一提起我大嫂所居住的村子的名字,也感到无比的亲切,好像那村子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有灵性,都与我嫂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有好几次我们学校组织学生在沙河里拉沙子,每次经过我大嫂村子的时候,我都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大嫂的家具体在村子的哪里,也从没见过她长什么模样,可我就是有一种强烈的亲切感,仿佛哪一家都是她的家,哪一个走在村子里的年轻女子都有可能是我大嫂。直到我走出村子,心里仍然是激动和甜蜜的。

一年后,我的大嫂进门了。大嫂进门是在我爷爷去世后的第二年冬天。那一年她二十一岁。本来我大哥想着让爷爷在有生之年能看一眼大孙子媳妇,没想到爷爷未能如愿就驾鹤西去了。家里只有把结婚的日子定在第二年腊月底。那个时候,农村结婚都是这个时间。据说这是当时的规定,一年四季都在农业学大寨,只有冬季快过年的时候稍微农闲一些,这个时候举行婚礼可以起到过年结婚两不误,欢欢喜喜迎新年。

由于大嫂是家里的长子媳妇,人人都非常稀罕。她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还非常热情大方。个子不高,却精明干练,身材消瘦,却很有气质,两个小辫,显得异常清纯,花格子罩衣,显示了那个年代特有的时髦。母亲不但不让她干活,还把最好吃的做好端给她。我和弟弟妹妹更是有事没事往她新房里跑,也不说话,就是喜欢待在她的新房里。更改常规的是,从大嫂进门的第一天起,母亲就规定我们不许叫大嫂,必须叫大姐。原因是大姐比大嫂更亲更近更像一家人。自小就没有叫过大姐的我们,当然也非常乐意。

我们确实也需要一个大姐。

大嫂的到来,不仅给我们家增添了无穷的快乐和幸福,也改变了我们兄弟姐妹的生活习惯。我们经常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漫话西游,也经常帮着母亲忙里忙外,笑逐颜开。大嫂未来时,我们兄弟几个不是隔三差五打架斗殴,就是天天躲避家务,从不主动帮母亲干活。是大嫂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也让我们长大了很多,一个个都成了听话懂事的好孩子,相互之间礼貌待人,说话办事和平相处,各种家务活争着抢着干,尤其是对大嫂安排的任务,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完成得尽善尽美。

然而,有一点我们是很难做到的,那就是隔三差五的晚上,大嫂让我和弟弟陪她到深夜。

那个年代,大哥是队上的辣椒技术员,不是忙着商量辣椒的栽种技术,就是忙着策划怎么盖好秋季的烤辣椒楼,常常晚上12点以后才回家,这让独守新房的大嫂非常害怕,常常叫我和弟弟去她房间陪她说话。而当时的我,虽然很愿意有事没事往大嫂屋里跑,但那都是白天,晚上是很不愿意去她屋子的,一来大嫂的新房正好是爷爷去世前居住的西厦房改装而成,自从爷爷去世后,我从未单独去过,总觉得有点害怕,二来我和弟弟都已经是四年级和二年级的学生了,虽然未长成人,但必定对男女之事有所耳闻,晚上让我们陪在大嫂房间,多少有点难为情。但我们又禁不住母亲的训斥,只好乖乖地走进大嫂的房间。

大嫂是一个爱看书的人,也许是她已经观察到我们的不愿意吧,那几天看书,全是我们喜欢的书,什么《宝葫芦的秘密》啦,《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啦,《卖火柴的小女孩》啦,边看边给我讲解书中的故事情节。我们开始还能听进去,像小学生一样的认真,可一个小时后,就坐不住了,不但弟弟东倒西歪,就连我也撑不住了,上下眼皮不停地打架,可我还是硬撑着,期盼着大哥早点回来。

这样的夜晚我们整整持续了四天,到第五个晚上的时候,弟弟说啥也不去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从小就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从不愿违背大人的意愿,何况是刚进门不久的大嫂。怀着对大嫂的爱和理解,我只好硬着头皮陪在大嫂身边,强忍着瞌睡,苦苦地等待。

后来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尤其是当同学们在一起说笑,一会说张三对他嫂子言听计从,比对他父母都好;一会又说李四还偷听他嫂子的新房,各种各样的笑话都有,羞得我面红耳赤,无地自容。总觉得他们是在说我,回到家里告诉母亲,死活不再陪大嫂了。

一直把大嫂看成是自己亲生女儿的母亲,当然不愿意让她一人待在屋里。她一面提醒大哥晚上早点回来,一面拖着经常有病的身体,陪着大嫂,常常坚持到夜深人静。

大嫂是一个非常勤快的人,从过完年的正月初五,生产队就开始了平整土地或给地里送农家肥的劳动。本来作为新媳妇,是完全可以不参加这些重体力劳动的,可大嫂却不这样,她和村里众多的男女青年一样,拉起了架子车,投入到人来人往的劳动场面。

那个时候,我们在学校基本不上课,不是帮这个生产队挖坑栽树,就是给那个农场割草喂牛,一周之内有一半时间在参加劳动。

劳动成为培养我们又红又专本色的重要课堂,也养成了我们坐不住的良好习惯。只要是外出参加劳动,我们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兴高采烈,尽情撒欢。

大嫂的吃苦耐劳和勤快干练深深地感动了我,让我不顾一切地想帮助她。那时候,给地里送肥往往是在晚上,为了鼓励男女老少齐参与,队上专门抽调七八个年龄大一点的大妈大婶,在村口豆腐坊支一口大锅,烧开滚烫的菜籽油,给参加劳动会战的人们炸油条,以示鼓励。这个时候,我就跟在大嫂的后面,一趟趟地帮她推车;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尽量减轻车子的重量,好让大嫂拉起来省力。我们就像一对配合默契的赛场运动员,上坡时一起使劲,下坡时又顺势而滑,在月明星稀的土路上,有说有笑,干劲十足,超过了一辆辆同行者,博得了一声声夸赞。我知道,在这夸赞声里,包含最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家庭的羡慕。

深夜,当我们端着一大盆领来的金黄色油条回到母亲的房间,母亲笑得合不拢嘴,赶紧让我们美美地吃一顿,然后把剩余的放好,作为第二天早上的美味早餐。在以粗茶淡饭为主食的那个年代,能吃上油条可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奢望。而这,全是大嫂的功劳。看得出来,大嫂不仅仅是我们家的一员,简直就是我们家的功臣。我对大嫂的感情更深了,天天想跟着她跑前跑后。直等到第二天天不亮就起床,草草洗把脸,又跟在大嫂的后面出门了。有好几次大嫂不让我去,怕耽误了上学,我都以时间还早为由搪塞了过去。直到几个来回之后,我才告别大嫂,背起书包,飞快地向学校跑去。

大嫂不仅是地里的一把好手,更是母亲的好帮手。只要是下雨天或空闲时,她都帮母亲做饭刷锅,喂猪喂鸡;看到母亲拉了一半的鞋底或者缝制一半的衣服,她就顺手拿过来接着干。我们家兄妹多,每个人的衣服鞋袜,从头到脚都得母亲一针针地缝,一件件地做,常常是夜深人静,全家人都睡着了,母亲还在煤油灯下,密密缝,细细织。自从大嫂进门后,不但减轻了母亲的负担,也让我们兄妹几个第一次穿上了崭新的衣服和合脚的鞋袜,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一年四季一身衣,年头穿到年末尾,没有鞋子没有袜,过冬全是人给的。”

大嫂改变了我家的面貌,也增强了我们把日子过好的信心。

人常说树大分叉,人大分家。就在大嫂生完孩子的第二年,和我们分家另过了。当时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我更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好好一家人分什么家?分家,就意味着今后不再和大哥大嫂是一家人了,这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可父亲坚持说:“分吧,你大姐为家里也出了三年力了,不能老拖累她。分了,各过各的,日子会更好些。再说,分了还在一个院子住,又不搬出去。”但即使这样,即使每天还在一起说说笑笑,可爱的大侄子还由母亲和全家人照看,大哥大嫂忙的时候还是回来一起吃饭,可我的心里依然不是滋味,总觉得和大嫂的关系没有以前那么亲切和亲近了。

分家,对于大嫂来说,不变的依然是她吃苦耐劳的精神和永远闲不住的性格。她每天起早贪黑地下地干活,只要男人能干的活,她同样能干,而且干得比男人还好。不出一年,个人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只有一点没有忘记,那就是她把自己仍然看成是家里的一份子,一有时间就帮母亲干活,我们兄妹几个的衣服鞋子也还是她帮着做。

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更加地对大嫂刮目相看了。

后来随着农村政策的改变,大哥很快在村里要了一院宅基地,盖了三间大瓦房,从家里搬了出去,过上了真正的小家生活。

大嫂除了勤快、吃苦耐劳外,还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农村政策的改变给她提供了施展技艺的广阔舞台。那几年电脑刺绣成为一种时尚,也在距我们村二十公里外的镇上形成了气候,每到“三六九”的逢集日,便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小商小贩集中收购,极大地刺激了附近村民的商业细胞,吸引了很多人几乎家家都在电脑刺绣。这一消息传到大嫂耳朵后,她毫不犹豫地乘车前去,拜师学艺,用最短的时间学会了电脑刺绣的全部技术;又毫不犹豫地购买了电脑刺绣机,摆在院子里,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开始村里人觉得好奇,纷纷前来观看,特别是几个小媳妇大姑娘看后,疑惑地问:“看着不是很难,问题是绣出的门帘、枕头能卖出去吗?”大嫂听后坚定地说:“这一点我敢保证,一定能的。”看着她们还在迟疑,她干脆说:“这样吧,你们绣,绣好的成品卖给我,保证让你们发家致富。”

就这样,在大嫂的带动下,五六个人开始跟她学起了电脑刺绣。当她们把绣好的产品交给大嫂,拿着一张张崭新的钞票的时候,真不敢相信这是现实,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至此,电脑刺绣在村子里传开了,也流行开了。只要有条件的家庭,都加入了这一行列。

后来,随着刺绣业的供大于求,市场开始疲软,销售价位偏低。大嫂又积极动员大家尽快转行。经过她认真的市场调查,看准了小孩服装这个行业,也联系好了销售路径,只是衣服制作的难度远远大于电脑刺绣,一般人是很不容易学会的。她就手把手地教她们,真心实意地帮姐妹们寻求致富之路。

再后来,由于大嫂的心灵手巧和吃苦耐劳,不但把两个儿子抚养成人,娶了媳妇,还分别给他们在县城购买了商品房,开上了小轿车,成了村里人几十年来无不羡慕的致富带头人。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大嫂已经是一位66岁的老人了,可她依然不减当年,还是那么精干,那么吃苦耐劳,那么勤快,那么心灵手巧。

身材还是那样,没有胖也没有瘦;说话还是那样洪亮、豪爽、底气十足。

她从来不知道疲倦,更没有因劳累而倒下过,甚至连感冒咳嗽都未曾有过。她就像一个飞速旋转的陀螺,从来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几年,她又干起了本该由男人们干的技术工作——给各种果树幼苗嫁接枝条。一年四季不停,月月出门在外,远至千里新疆,近至县城周边。

她是队长,不但要操心自身安全,还要做好手下八九号人的吃喝拉撒。有好几次我回家见到她,劝她不要干了,好好歇歇。可她却说:“我闲不住呀!”说着又急火火地带队出门了。

这就是我的大嫂,一个几十年来不知疲倦的人,一个把日子永远过在前面的人,一个受人尊敬和爱戴的人,一个让我们为之骄傲和自豪的人。

我的大嫂,不,我的大姐。我爱你,我们全家人都爱你。

二0一九年八月十五日

面色发紫是癫痫的症状吗长沙癫痫治疗中心湖北正规的癫痫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武汉能医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有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