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平民麻雀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文章
如果飞鸟的世界也是个社会,我觉得穿黑色礼服的燕子是旅行家,南来北往的看了不少好风景;喜鹊和八哥适合当政客,特别容易拉拢人心;乌鸦是个不很讨人喜欢的巫师,因为人们总觉得它的出现没啥好事;白鹭这样的翩翩美少年,也许出生在芭蕾世家吧;金丝雀和画眉天生是当小妾的料,总有人给它们吃好的住好的但在家里没地位;老鹰是冷面杀手,利爪出鞘必有小动物遭血光之灾……只有我们最熟悉最常见的麻雀,长的不好出身不好,从头到脚也找不出几个文艺细胞。唱不出动听的歌,跳不出像样的舞,只会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所以,麻雀只能是平民,没地位没钱没权没职的平民,偏偏到处都是。      乡下的麻雀最多,树上,电线上,甚至一大早院墙里屋檐上都站着几只灰头土脑的小麻雀。它们很少端庄优雅地站着不动,总是跳来跳去叽叽喳喳,像村子里最多嘴多舌的几个女人。说什么有趣的事呢?有时真想问问它们,可惜不懂鸟语。水稻成熟的季节,麻雀们像灾区的难民一样奋不顾身扑向稻田,虽然总被强悍的人类赶得狼狈不堪;连稻草人都可以狐假虎威地吓唬它们,可见麻雀虽然嘴馋却又胆小。而可怜的麻雀在“大跃进”时的确被当成“四害”之一,人们恨不得把它们赶尽杀绝。小男孩的弹弓打得最多的是麻雀,多像有些活在最底层的人,被欺负了也只能忍气吞声。      但小小的麻雀有时也会反抗。小时候有一次去屋后的枣园摘红枣吃,在一棵枣树的枝桠上看到了一只鸟窝。瞧瞧,麻雀够笨吧。枣树秋天后叶子落光,遮不了风挡不了雨更挡不住孩子伶俐的手和眼。爬上树,惊喜地发觉里面有只还不会飞的小麻雀,看到我还不知道怕,张开小嘴叫得更欢了。我把它抓在手里跳下树,抓回去养着吧。就在这时大麻雀飞回来了,看到我抓了它的孩子愤怒得冲了过来,在我眼前大声叫似乎在喊:放开我的孩子,要不老娘啄死你!我当然不怕:你还能造反了不成?但它真敢在我头上啄了几下。看着它的执着和勇敢,我也有些可怜它了,于是大发慈悲把小麻雀又放回窝里。麻雀护崽,也像做了母亲的女人一样,会拼了老命保护孩子。      可是它们真不是聪明的动物,不会像乌鸦喝水懂得想办法。有一次我在家里看书,门开着,一只麻雀愣头愣脑地就飞了进来。就算要上访也走错地方了吧?但我已经对麻雀没什么兴趣了,不如翠鸟好看又不像布谷鸟会唱,我抓一只灰不溜秋的麻雀做什么?于是没关门,心想你哪里来的就哪里回吧。可是它不,惊慌失措地在我头上飞了几圈后朝透明的玻璃窗子撞过去。向往光明和自由没错,但要有正确的方向吧。我看着它继续嗑了药一样傻乎乎撞玻璃,等着它掉下来。果然它撞晕了掉到窗台,我轻松地抓起麻雀。它竟然很快就醒了,看着我害怕地叫。我走到屋外把它放飞了。世界这么大,天空这么蓝,何苦要飞到人类的屋子自讨苦吃?      只是不管人类如何地不待见它们,它们也喜欢活动在人类的范围。房前屋后,菜园里空地上,一出门就能看到麻雀。也难怪,麻雀没有计划生育,于是一窝一窝地生,像越是穷人越喜欢多生孩子。物以稀为贵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不信你去逮几只丹顶鹤试试?如果让有关部门知道了,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就算是城里,在我如今生活的南方,也经常会看到麻雀的身影。它们依旧一年四季穿着那身灰扑扑的衣裳,像弄堂里从不注意形象的大叔大婶,穿了汗衫和人字拖就去菜市场买菜;依旧喜欢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像正在麻将桌上笑闹得很开心的小市民;也依旧一天到晚都在飞来飞去到处觅食,像从乡下来城里的农民工,没多少选择的余地。麻雀连垃圾桶里的剩饭也可以吃,生存才是王道啊。唉,麻雀呀麻雀。      有一次正在出租屋吃饭,坐在门口时看到不远处的空地上有两只麻雀跳来跳去叫个不停。我疑惑地想:它们在谈恋爱?要不只有两只还这么开心?很快我就发现自己理解错误了,原来地上有几颗白米饭,它们正在争呢。我想象了一下它们的吵闹:      麻雀甲:它婶子,你讲点道理不?米饭是我先看到的,凭什么你要来抢?你还要脸不?      麻雀乙:哎呦喂,天地良心呀!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你是哪只眼睛先看到的?俺村里的二嫂子说你爱贪小便宜,看来真没说错呀……      吵死!我烦了,从碗里拨了一筷子米饭就丢过去。吃吧,撑死你们!两只麻雀吓了一跳,飞到屋檐上探头探脑地张望,但舍不得飞走。除了会飞,也没别的本事了吧?没多久它们争先恐后地飞下来,都吃饱了很快就化敌为友握手言和,满意地叽叽喳喳飞走了。      癫痫大发作怎么选药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治疗好武汉的能治好癫痫的好医院在哪癫痫的治疗价钱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