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小说他怕坏风水竟不让母亲的棺材进祖坟最后无奈只得葬在乱坟岗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励志文章

看到棺材没了动静,在场的人都大松了一口气。

王端公吩咐我奶奶去煮点浓茶,说是要给八个杀猪匠喝,他们晚上可能要守到通宵。

在农村,谁都知道,浓茶喝了是解瞌睡的,而当时八个杀猪匠就这么守着我娘的棺材,直到天亮。

就连夜宵都是端到他们手上的,寸步不离我娘的棺材。

一晚上果然没有出什么茬子,接下来就是解决我的温饱问题,我刚出生,那时候农村从来没有奶粉一说。

都是吃自己娘的奶,好在我们村儿有几个婶儿的孩子刚断奶,所以导致我后来长大,总是被村儿里的几个婶儿调侃,娃子,你还吃过我的奶子呢!经常弄的我面红耳赤的。

倒是我奶奶,不顾众人的劝阻,竟然就这么在我娘的棺材前面跪了一夜,直到最后身子撑不住昏死了过去,才被抬进了屋休息。

等奶奶早上醒来,几个和奶奶关系好的姊妹看着奶奶憔悴的样子,不由连连叹气。

“老妹子,早晓得现在,又何必当初难为秀儿哦?”

“老姐姐,这都是命,这是秀儿的命,这是我老魏家的命啊!”

说着,我奶奶又大声的哭了起来,她的种种表现都让人很不解,她以前为什么要那么对待我娘?

第二天,午上三竿,也就是常说的午时三刻,八个杀猪匠,抬着我娘的棺材上山。

本来农村办丧还要办席,图个热闹冲丧,但是我家这事儿,根本没时间办席了。

依旧是八个杀猪匠,抬着我娘的棺材,过了一夜,那装着我娘的棺材好像还没昨晚我娘那么重了。

王端公说我娘这种情况,最好不要葬进祖坟,说会影响了风水,他说今早大早上去我们村的后山看了下,哪里有一块儿地风水不错。

我娘葬在哪儿没什么问题,但是谁都知道我们村后山是一处乱坟岗。

听说我们这儿穷,以前打仗倒没有危机到我们这儿什么,倒是周围的强盗土匪,害死了不少的人,而那些枉死凶死的人,都不能入祖坟,就葬在这乱坟岗。

而且村子里的人天黑之后都不愿意去那后山。

一大村子的人跟着进了后山,不过王端公却不让我爸抱着我跟去,还有我奶奶。

说是怕我娘看到我舍不得下地,还有就是看看奶奶怨气加重。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村儿里的人才全部回来,看着那些人的脸色,事情进行的应该还算顺利。

看到王端公走在前面,我奶奶第一时间冲了上去,连忙问王端公事情处理的怎么样癫痫是不是一定会遗传给后代

王端公深吸了一口气,说:“有惊无险,以后隔三差五就去给她上上香,化解一下她对魏家的怨气,这样对你们魏家以后也有好处。”

听了王端公的吩咐,我奶奶连连应是。

事情总算是就这样过去了,而我家也再没什么事儿发生,但是我奶奶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

听我爸后来跟我说,那段时间我奶奶每天都一个人搬个凳子坐在柴房前,不断的念叨着我娘的名字,那是我奶奶在忏悔。

半个月后,我爷爷回来了,而且我爷爷一脸高兴的回来,刚进门就大声的问我爸!

松原市有哪所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大斌,秀儿怎么样了?这两天有没有动静儿,我可是算好了日子回来的。”

但是一进门,没有人搭话,奶奶看到爷爷,再一次嚎哭了起来,而我爸则是抱着我在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不说。

“出啥事儿了?”

我爷爷顿时察觉到了不对劲,将身后的东西直接放在了地上,跑到我爸面前,疑惑的看着我爸怀里的我。

“爹,秀儿出事了,这孩子是秀儿断气了之后才生出来的。”我爸抱着我当时候就给我爷爷跪下了。

随后,我爸和我奶奶将这五年发生的事情都给爷爷说了一遍,爷爷听着,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并没有丝毫责怪奶奶的意思。

而听完了这一切的爷爷神情变得异常的凝重,对着我爸问道:“你们说王昌举将秀儿葬在哪儿?”

“后山啊?怎么了?”

我爸不解,他还记得王昌举说在后山给选了一块儿好地。

“这个混账王昌举,秀儿这情况,谁他娘的跟他说可以葬在后山的。”

闻言,我爷爷一拍大腿板子,整个人直接跳了起来,就直接窜出了门,我爸和我奶奶甚至都没弄清楚是怎么个情况。

不一会儿的时间,我爷爷阴沉着脸回来了,口中不断念叨。

“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怎么了老头子,你倒是说话啊?”奶奶很少看到爷爷这幅样子,平时爷爷就是家里的顶梁柱,感觉只要有他在,什么事儿都能够迎刃而解一样。

“秀儿不见了。”

憋了半天,我爷爷终于对着我爸和我奶奶说道。

“什么?秀儿……”

我爸和我奶奶直接惊讶的杵在原地一动不动,一个死人,躺在棺材里,怎么会不见了呢?

“王昌举那个龟儿子,老子魏苍贤哪里的罪过他?他要这样害我老魏家。”

爷爷一个人在原地怒不可遏的谩骂,只有我爸和我奶奶还在惊骇中没有回过神来。

“爹,你说这是王先生故意的?”听到我爷爷的自语,我爸连忙问。

“不是他还有谁,他虽然本事不大,但我不相信他看那穴都看不出来,我刚刚已经去找他了,家里哪里还有那王八龟儿子的影子。”

王昌举竟然跑了,这一切竟然都和他有关系。

我后来才之后,原来葬我娘的那地方根本不是什么风水好的穴,呈一个坑,而且其中有积水,水属阴,而且那乱坟岗阴气本来就重。

那是一块绝药物能治好癫痫吗佳的养尸之地!

“娃儿哪天、那个时候生勒?”回过神来的爷爷连忙对着我爸和奶奶问道。

我爸回想了下,连忙说了出来。

“八字全阴,恰逢鬼节,鬼门大开,我老魏家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然而,当我爸说完,我爷爷竟然一脸悲痛,长声高叹。

我爸和我奶奶看着爷爷的样子,心中也开始有些安徽治疗癫痫哪家好害怕了起来,他们隐约知道爷爷说的是我,奶奶连忙到了爷爷身前。

“老头子,你的那些本事呢?孩子可是我们老魏家的根呐,不能出事啊?”

爷爷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眸中少见的闪过一抹精光,微微眯了起来。

“放心吧,我倒是想要看看是谁跟我老魏家这么过不去,要置我全家于死地。”

说着,爷爷直接窜进了他的书房,我爸和奶奶都忧心忡忡的并没有去打扰,不一会儿,爷爷走了出来。

手中一根红绳子吊着一枚牙齿,直接栓在了我的脖子上,手中有一封信交给了我爸。

和我爸交代了一翻,并告诉我爸,我的名字叫魏燃,燃是火旁的燃,接着又看向了奶奶。

“老婆子,秀儿的死跟你没关系,你不要太自责,这是我老魏家的劫难,不管那家伙是谁,我魏苍贤都不能让他成功。”

那天过后,我爷爷就消失了,不错!就是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甚至我到二十岁,都没见到过我爷爷。

我爷爷刚走,听说我爸就跑遍了我们周围的几个村,买了十多条黑狗回来养在了家里,至于原因,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后来听说每年七月半晚上,我家的那十多条大黑狗便会一直叫个不停,直到破晓才会消停下来。

听我奶奶和我爸说,我从小就会胡言乱语,总说梦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这些大黑狗是为了给我们看家,免得那些脏东西进来。

而且,太阳一落山,我就没有出过门,一直在家呆着,有时候我想偷跑出去就会被奶奶和我爸吼一顿。

当然,从我懂事以来我做过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喝鸡血,这也是我比较疑惑的,我们村儿要是有哪家杀鸡的,前提是公鸡,都会给我家送来半碗公鸡血,而我爸竟然要我把那些公鸡血生喝了。

虽然看着恶心,但是我喝起来竟然没什么感觉,后来我爸告诉我,我刚出生没多久就给我喂公鸡血,慢慢的就习惯了。

……

事情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二十年,在过去的时间里面,我正常上了小学,但我上初中从来不去上晚自习,至于高中,我根本没考上,就在家里帮忙种地了。

我满二十岁那天,农村那时候谈不上过什么生日,我奶奶给我炖了一只鸡。

吃完饭天还美黑,我准备出去转转,奶奶叮嘱我,天黑之前一定要回来。

刚到村口,我便看到三公在一块儿石头上抽着旱烟,三公是村里的老一辈,跟爷爷一个辈分的。

但今天的三公有些奇怪,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衣衫,胸前竟然还有一个大大的寿字。

这里要提一下,我从下到大从未见过什么是死人,村里死了人我奶奶从来不让我去看,也不知道人死了是什么样儿的。

“三公,天都快黑了,还不回去啊?”我朝着三公走去,直接坐在了三公的身边,主动跟他搭话。

三公是一个很和蔼的人,小时候最喜欢跟我们这些孩子讲故事。

刚坐到三公身边的石头,我莫名的感觉身上升起一股凉意。

……

本文来自小说《阴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