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那个打工的日子(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大全

从2012年起,我开始悟叹红尘的短暂,愈加感觉和家人团聚的珍贵。大概一切缘于一位刚出五服的堂哥地早逝,才46岁的他下了手术台不久病情复发撒手西去,撇下两个没有大学毕业的儿子和漂亮的妻子。我开始厌倦了长期与家人的分离的孤寂生活,五一前夕我终于辞掉了惠州一家大陆和香港合资的上市电子公司的QA工作,回到了久别了二年的老家。

七月一日,我终于拿定主意带领全家迁往山东半岛的一座小镇上去。临走我到后院打算和母亲告别,母亲非常冷淡,同当初我南下惠州时一个态度,我的心一阵揪痛,失落地回到前院。后来母亲跟到了前院,妻子告诉了母亲我们的决定,母亲的眼神出现了凄惶,但我还是和母亲大吵一架并声称:“我们四口人死到哪里都不用你管!”收拾完行李,我们全家就出发了,我们坐汽车到济宁换乘火车。到达济宁站时,由于洪涝南来的列车严重晚点,在济宁滞留了两天才到达了这座小镇上。在这座陌生的小镇上,我们没有任何亲戚和朋友。住的房子是我老板多年没住过的老房子,房顶四处露天,多处断壁残垣;院子里杂草丛生,密密麻麻草棵超过人的头顶。最困难的是没有水,但我们可以到附近的派出所去提水,派出所的工作人员也不阻拦,而且还温和的告诉我这水是地下水没有净化的。一切困难都迎刃而解,看到全家终于在一起了,一双儿女在眼前,这种幸福感是无法形容的。

夜晚,我们四口人挤在一张旧席梦思垫子上睡觉,皎洁月光透过残破的窗棂洒进来,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无尽的诗意。月光筛过香椿树叶的影子在我们身上摇曳,我和儿子开始有了诗人的灵感,用打油诗的句子进行对诗。我作道:“窗外月光筛椿影”,儿子对到:“椿影摇落旧褥景”,妻子对道:“四人如蒜笑团聚”,女儿对道:“百难似棉乐重逢”。

幸福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窗子时,我知道我为了生存要挣扎在那个环境恶劣的工作岗位上了。我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养殖场改造的炼废轮胎厂,厂子的一切东西都布满了一层黑色的碳灰,即使人不干活,在工厂里溜达一圈后马上就会变成“包青天”。我的工作是和同事们把堆积成山的废旧轮胎装进还没有冷却的大炉子里,大炉子的容积有一间房子大,是平躺在地面上的。烧炉工人要烧一夜的煤把一炉东西烧成碳灰,把炼成的油排到一口大油罐里,最后当成原油卖掉。炉内温度有时达到七八十度,还有没燃尽的碳灰,把鞋板烫的发热,从炉里出来鞋底还沾有火星,同时身上破旧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实在撑不住了便走出来,在炉子门口大口大口地喘气好一阵以此来补充大脑缺的氧分。

老张和老朱是老工人,要长时间的在炉内把我们送进炉的废料摞起来,要比我们流更多的血汗,他两人轮流在炉里蒸着他们廉价的躯体。

在这种油和碳灰中摔打滚爬了将近两个月,在此期间来了好几拨人都是干了一天就因为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劳动强度离开了,最后老朱也选择了离开,于是老板让我带领老白和老孔装1号炉,在炉中摞料的工作就落在了我的身上。不久老白也坚持不了了向老板提出离开,老板死活不给他结工资,可伶的老白在厂里死死地等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扣了他1500元结了帐。老白拉着行李箱脸色灰白落寞地离开了这个要命的黑厂。老张叹道:“老白的今天,也许就是咱的明天啊!”

老张的预言很快就被验证了。那是像往常一样的一个早晨,我骑着那辆花50元买的二手单车来到了厂子的大门口,大门上却意外贴上了黑字红纸:吉店转让。进了厂,隔窗看到办公室里沙发上的老板和股东们都脸色凝重,我们忐忑不安地干着活,很强烈地预感要发生点什么了……

宋老板终于召开全体工人大会,宣告了一切。原来邻村一家同行老板被燃烧爆炸的油罐炸死了,惊动了消防部门和上级有关领导。真相大白,原来这个行业本身就不合法,没经过工商部门的批准,所以工人连最基本的意外伤害保险都无法入上。宋老板还告诉大家他要遭到上级部门的封厂,说他投资八十万的厂子将会血本无归,他哀叹道:“我要倾家荡产了!”当初他怎么能那样对待老白呢?老白和大家一样是冒着丧命的危险在干活,什么时候装完炉什么时候下班,有时候会在凌晨4点下班,充满心酸的一点工资还不给。上天哪会不惩罚你个心狠毒辣的老板呢!可惜,宋老板还没有感觉到是报应的因果,他依然不把余下的工人的工资往下发,上天再次动怒了,让他再次遭到了“报应”。

宋老板除了有这家非法的炼胶厂,还有家庭作坊式的轧棉厂,他库存着十多万元的皮棉。这个大意的老板把皮棉摞在了院子里,用塑料纸盖上了,谁知道这塑料纸有看不来的破口,经过一个夏天的大雨浇灌,雨水浸透了皮棉,腐烂了。直到宋老板发现时,所有的皮棉几乎全瞎掉了,无法接受现实的宋老板,再次受到打击,只有靠酒精来逃避现实。

临近春节天气越来越冷,地面上还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雪,我几次三番地去宋老板家讨工资都是空手而归。几千元的工资虽然不多,却是用别人付出数倍的血汗换来的,我真的不甘心。为此我夜不能眠、饭不能进。如果找劳动局,这种结果不知道要等到多久。

靠暴力当今法律社会是行不通的,我考虑了好久,把儿子和女儿叫到身边说:“孩子,现在老板不给爸爸工资,这老板对咱还挺好,免费让咱住这房子,所以不能来硬的。我想让您俩跟我去老板家要工资,来软的感化他。如果你俩看见我给老板跪下了,你俩也跟着跪。”

儿子哭了说道:“爸爸,我从不给别人下跪!”

女儿年龄小,愿意跟我去。我给观音和财神上了香焚了纸,喊儿子一起给神仙磕头,来保佑咱讨账顺利,儿子说:“给神仙磕头可以,我不给活人磕头!”

我用那辆破旧的电动车载着女儿轧着满路积雪来到了宋老板家,此时的宋老板身体正欠安,可能是患了流行感冒,正坐在沙发上挂吊瓶。我的到来,他肯定明白来意,但还是横眉冷对地问我:“你来干什么?!”

我没回答他,和女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也许是路上风吹的,也许是有点演戏成分,也许真是感到心酸了,我感觉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不经意就会滚出眼眶。我早已做好了放弃尊严和骨气的心理准备,我明白当今社会无论用什么办法只要达到目的就是胜利,如果来强硬措施不但达不到目的,还可能会惹上麻烦。我还明白《道德经》上说的“以柔克刚”的道理,于是我豁了出去,向我的宋老板跪下了,眼泪也同时滚出眼眶。宋老板着急了,由于挂着吊瓶动不了地方,只是喊:“你要干什么,你给我起来,你要干什么,你给我起来!”

最终我胜利了,宋老板给我结清了工资,女儿的生日还有几天,我给她提前过了,买了一个大蛋糕。

宋老板的房子虽然是危房,但免费让我住,还操心让我儿女入学,确实有许多感激之处,但他把我逼到了给他下跪的境地,这些感激似乎瞬间被抹杀了。过了一段时间,我租了一家比较好的房子,我带领全家离开了这个破旧的地方......

吐白沫,眼睛上翻是患上了癫痫吗江苏癫痫病治疗方法婴幼儿癫痫甘肃哪家医院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