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老宋算命民间故事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浪漫青春

老宋是邻里熟识的一位老人,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他的人格,也不是他张口而来的朗朗之语,而是他广为传知的经历。

老宋年轻时的工作已鲜有人记得,听说老伴儿因为癌症走的早,他原来是附近工厂的民工,靠着一点儿微薄的薪金独自养大儿子。不过自我搬来这里时,他就有了一个新鲜的工作,那就是算命。

在当代抵制封建的时代大背景之下,可想而知他的生意是多么的冷清。即使如此,也不知他哪来的气力,在自个儿摆的小摊位上,一坐就是一整天。

令我十分留意的是他并不像其他的算命子一般,没有对着摊儿前路过的人说着“万中无一”、“骨骼精全”的拉客词,只是独自摇晃着小蒲扇,低头琢磨着手中那本破旧的易经。

就是这样没有经商头脑的老宋,一坐一年就过去了,我从未发现他的摊儿前有停留过什么客人,最多也就好稀奇的小孩儿上前嘀咕。

我仍记得那天回家时,忍不住询问老宋,“老宋阿,还没回去呐。你说您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总这样摆摊也不是个事儿阿。您看您,一不喊客,二不跟着那些算子一起去山腰那立个摊儿,好歹客人也多点儿阿。”老宋揉了揉眼睛,抬起头笑着说“小吴阿,回来啦?我阿,就图自个儿一个清闲,那些腰儿上的算子阿都是为了财,我跟着们作甚。”我便不再问询,琢磨着别人好歹是为了财,他这样可是什么也落不着好。

老宋的儿子,略长我几岁,具体的工作我也不太明了,似乎是在什么娱乐场所当了经理。老宋对他的工作一直不太满意,总劝着让他换一个稳定正经点的工作,久而久之,俩父子的关系也就不太融洽,他也就很少回来看老宋了。我曾就老宋摆摊算命问过他的想法,他心里也就自己那点事,对于老宋的新岗位也就得过且过随了他的愿。

邻居们虽说觉得小宋的工作不稳定,但看着小宋偶尔回来时,开着一辆辆不同的车,心里也就把小宋划在了“有出息”的行列里。因此在邻居眼里,小宋很少回来是因为觉得老宋摆摊算命丢了他的面儿,再一经婆婆婶婶们茶余饭后的聊天,老宋的形象似乎就变成了“被儿子抛弃的孤寡老人。”

如果小宋就这么一帆风顺的工作下去,老宋靠着儿子每个月给的赡养费,不愁吃不愁穿,那也不失为一种幸福,无论怎么说他们爷俩儿也算都醉心于自己的事业。可老天爷显然不会如此的优待某个人,很多时候他就喜欢变着法的考验考验你。

那是老宋算命的第三个儿年头,我在回家的路上出奇的居然没有发现老宋,这三年无论刮风下雨还是节假日,也没见他休息过。回到家从家人口中才知道老宋家可出了大事,小宋喝醉酒和别人发生争执,后来失手杀了人。

在此之后的两个多月,我便再也没有见过老宋的身影。老宋摆摊儿的身影在我心里烙下了印,我也习惯了每次回来路过摊儿前跟他唠嗑几句,他突然不见了,我心里就十分的好奇他现在的状况。

刚好逢上端午,我琢磨着许久没见老宋,便带上几个粽子去他家,顺便了解下他家的情况。

敲了许久的门,才传来老宋的声音,道明来意后,老宋打开了门。老宋变得憔悴了,一只手掺在腰上,眼睛变得浑浊,走路也显得颠簸,看起来像患上了大病。

我扶他坐在椅子上,拿起桌上的判决书,看了看。“唉,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阿,出了这么个要人命的事,我这个糟老长春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呢头什么也帮不上,只能等着电话跑这跑那。法院说是误杀,给判了10年,等他出来,也不知道我还在不在了。家都还没有成,大好的青春都给交代在牢里了,我这个当爹的,心里难受,真的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阿。”听着老宋的话,我头一遭遇到这种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最好吗便简单的安慰了几句。琢磨着多让他休息休息,便叮嘱了几句就走了。

我以为老宋很难再走出来,显然是我低估了他。过了几日我便再次看见了他,不过这次他的摊儿不见了,变成了一辆三轮车。他骑着三轮车,车上放满了纸盒和塑料瓶,不言而喻,他改行拾荒了。

不得不说我十分的佩服老宋,不仅是因为他能重新站起来,手术是怎么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更是不管不顾别人的流言蜚语,自个儿像个没事人一样。记得当时的邻里总是说着老宋不知道算的什么命,自己儿子杀人都算不出来,砸了自己的招牌,现在只有去捡儿破烂了。好几次我想上前去跟老宋唠嗑几句,又怕伤了他的自尊心,说错了话又会让他难受,便没有多嘴。慢慢的我跟他也就见面的时候相视一笑,相互点点头变得沉默了。

就这样过去了五年,烙在心里老宋算命的形象也慢慢淡了,随之变深刻的是他踩着三轮儿的样子。我跟他也再没有说过话,只有相互之间无言的微笑。对于老宋,我始终怀着一种想提供一些帮助又害怕伤害到他的感情。

后来又是一连几天没有见过老宋,还是依稀在邻居的闲聊中得知老宋患了重病。我琢磨着小宋在牢里,他孤身一人没有亲人照顾,便买了些水果前去医院。

走进病房,老宋鼻上戴着氧气罐,含泪的眼睛困难的睁着,一只手拉着坐在病床旁的小宋。这时我才发现小宋居然在病床旁坐着,身后跟着两名警察,小宋看起来也沧桑了不少,脸上多了不少皱纹和胡渣。

老宋看见了我,沙哑又微弱的声音说“小吴怎么来了?你快些过来坐着。”我上前坐在小宋旁,盯着老宋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吴阿,我明白你的心思。这么些年,也就你还惦记着我。虽然后来咱两没怎么唠嗑过,不过阿,我感觉的到你关心我。小宋刚进去那会吧,我是真的承不住阿。后来我仔细琢磨,他进去了我帮不上什么,可是我想给他留点啥,等他出来的时候可以帮上他阿。这么些年,一来阿,我也没什么脸去算什么命儿了,而且靠那不赚钱,我就去捡点废品换点钱,等小宋出来了也好成个家啥的。”听着听着,我的鼻子一酸,不由得直点头,又觉得不管说什么都显得无力。“小吴阿,其实我自己不信算命儿,哪有那么玄乎的事?我琢磨着说点别人以后好的,让别人相信以后会变得更好,更使劲的去努力,别人以后有本事了,不就是我算的准吗,也算为自己积了德。”后面的对话,我也记不太清了,父子两泣成泪人的场景我也不愿再去回忆。

一个月之后,老宋去世了。小宋在牢里申请通过,出来给老宋简单的办了葬礼,那天我也参加河北省儿童癫痫病哪家医院看的好了,小宋给老宋的碑上提的字是“算命子,宋林江。”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老宋的身影在我心里仍是那么清晰。小宋也刑满出狱,可能是受到老宋的影响,小宋如今在人力资源所里做些指导就业的工作,也算继承了老宋“积德”的想法。

老宋说他自己也不信算命,可是在我看来,老宋算的命才是最准的,至少他的本心是帮助人们看清以后得路。不得不承认,我仍怀念当年坐在摊儿前,低着头看着易经的那个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