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传奇】妙手雕出一片天(随笔)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游戏

人生犹如大海航行的船,只有那不畏艰险,勇于搏击风浪,坚持不懈奋进的人,才有希望到达成功的彼岸。

——题记

【一】少年花季苦涩梦

常言说“十年不见,刮目相看”。与老战友傅常进多年未曾谋面,去年在一次偶然的战友聚会中才对他有所了解。退伍这些年来,他靠自己的辛勤努力,先后从事工艺美术、投资办厂、门匾设计、雕刻制作等,在商场摸爬滚打了几十载,终于开拓出一片新天地,结出了一串串金光灿灿、馨香而又甘甜的硕果。目前,已是拥有两个国家专利、年产值数百万的私营业主——傅氏陶瓷精雕工坊总经理。在初夏的一天,笔者慕名做客来到他家,与其进行了细致地交谈。

时光回缩到上世纪的1972年初,时年14周岁的傅常进在一所初中就读,还是一个懵懂的花季少年。他的家乡地处鲁西南的大平原、古曹州(现为中国牡丹之都——花乡菏泽)的一个偏僻而又贫穷落后的乡村,其祖辈世代生活于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作为平时不善言谈的他,说到自己的人生历程,旋即像打开了话匣子,侃侃而谈。并向笔者示意,无论自己是成功和失败、贫穷还是富裕,人生的辉煌与低谷,还是在何时何地,都难以从他心中抹掉对故乡——山东定陶县黄店镇傅楼村的一片深情,因为这里有乡愁和记忆,有赋予他生命的根;是养育他成长、走向成功的温馨家园。

从上小学的时候他就好学上进,虽没有超出一般人的特殊能力,但他那种从不服输,百折不弯的“一根筋”精神,是被打上了“标签”出了名的。因此,心中也时常拥有一个梦想,那就是一定要努力学习,升上高中考上大学,用文化知识武装起自己的头脑,给社会多做一些有益的事,以不辜负家人和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可谁知,世事变幻多风雨,升高中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考试被取缔,升学靠推荐,成绩优异的他却没能被推荐上,心中寄存的那个“梦”,也就随之凋零化为泡影,变成了苦涩的梦。少年时期的那种理想与渴望,犹如过眼云烟,恰似一棵缺少雨露与营养的禾苗,唯有深深扎根于这片黄土地,去默默地守望依存、等待着有朝一日能接受阳光和雨露的滋润。

为能给家里多挣工分,初中毕业的他便积极参加生产队的艰苦劳动,拉车运粪、种水稻,还学会操作机械和修理柴油机等,后来又担任了两年的小学语文教师。但智者对人生的至高追求是无止境的,也是常人无法想象和体会的。长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生活方式,难以满足他人生的最终理想。1976年初,他决定响应政府号召,积极报名应征入伍,去参军到部队更好的锤炼自己,提升自己的人生价值,让青春的热血与激情更好的在绿色军营绽放异彩。正是:

少年有梦梦一场,世事多变费思量。

青春立志写人生,报国从军离家乡。

【二】青春在军营绽放

1976年3月,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十八周岁的傅常进怀着满腔的激情和美好愿望,跨入了充满象征生命活力的绿色军营,来到祖国四大要塞之一的渤海前哨,内长山要塞区长岛县的北长山岛30团通讯连(后更名为特务连)服役,开始了他的追梦之旅。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对有志青年来说,参军入伍报效祖国,是件很光荣的事。只要你一袭草绿色的军装,不论你出现在哪里,众人便不约而同的投来一种羡慕的目光,立刻会为你提供各种方便。而对于一个从农民家庭走出的青年,能到这所红色的大熔炉里去锤炼一番,不失为人生的一个转折,也更是一种荣耀与自豪。

自入伍的那天开始,他就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积极上进争一流。政治学习认真、军事训练刻苦、内务整洁、大小工作积极主动、尊敬领导团结战友,很快便赢得了部队领导与战友们的信赖与好评,被连队选拔为报务员新秀培养骨干。

通常,被人们称为“千里眼、顺风耳”的通讯兵,尤其是报务员收发电报,技术难度大要求特别高,又是一项特别精细缜密的技术,从筛选出的骨干再到成为合格的报务员,成功率仅在百分之十多点,大多数人中途都被淘汰。首先,需有耐性和毅力学习26个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数字的快速书写法,其次是练习指法的敲打,然后是听力、判断力、抗干扰能力的练习。为能熟练掌握这门技术,他不分昼夜与节假日,还是训练休息的时间,都是加班加点。有时为攻克一个难点,夜间练习是常有的事。为练好指法与敲打电键的协调技术,一气就得敲打出上千组甚至几千组电报密码。一段时间下来,由于用脑过度造成睡眠不足,烂嘴角和掉头发,右手食指指尖与中指指背经常被磨破,流血化脓,钻心疼痛难忍,但他仍咬牙坚持,直到后来都结成了老茧。俗话说“苦练出精兵”,经一年多的时间,便熟练掌握了收、发报业务的全项技术,被任命为第一班班长。1979年的5月,被团通讯股评为报务专业“一级技术能手”,为青春的风采涂上重重地一笔,迈出了生命中可喜的一步。

当年7月份,他又被连队任命为电台专业教练员。之后,又相继被评为优秀教练员和“四会三手”教练员。1980年的春天,他在参加南长山要赛区举办的全区报务员专业技能比赛中,获得12项全能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誉为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第二个“李霞”式的报务员。为此,下半年他被列为提干对象,并代理电台台长一年。之后,又被选派进驻南长山干训队进行长达3个月的强化培训。结业考核他在全队360人中又脱颖而出,首获“全能第一名”,9门课程唯一获得900分、收发电报10万组无差错的优异成绩。因那时部队有不是党员也可以提业务干部的规定,他就把入党指标让给了一位面临退伍的老兵,可就在指标让出去没多久,提干政策却又变为不是组织成员的不能提干,致使他错过了这一次的提干机会。

欣慰的是加入了党组织后,他又赢得了一次提干的机遇。但命运的大门并不随时为机遇的“来客”而敞开,尽管是难得的稀有之客,也往往因命运之门的紧锁而被无情地拒之门外,让这远道而来的“贵客”,也只有无奈地乖乖溜走。当他填好了提干表格,正准备上报进行考察审批时,部队却推出了干部制度的改革,并不再从战士当中提干,需直接从军事院校分配,提干也就此被冻结。当时,他心情一度很沮丧,内心充满了矛盾,脑海里也呈现出正反两面的较量。之后但又感觉到:自己参军已满五年,曾获得6次连嘉奖。虽没能提成干,但青春期却得到了历练、成长,由最初的一个农村愣头小伙,逐步锻造成一名军事过硬、性格刚毅、正直坚强的合格军人,也不失为人生的一大收获,不管咋说这几年兵没有白当!

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年底赶上部队裁军,作为一名超期服役的老兵,何况家中还有个对象已等他6年,家里人也三番五次的催他回去完婚,他便毅然决定报名退伍。虽然,团通讯股领导曾专门找他谈话,极力挽留他在部队继续服役,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于1981年初退伍回乡,离开他朝夕相处的连队和战友,告别了5年的军营生活。

【三】脱下戎装兵心在

唐代诗人王昌龄有诗云:“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回到家乡之初的傅常进,在父母与家人的筹备和操办下,与苦等了自己多年的恋爱对象结婚成家,当年有了孩子后,因开支逐渐加大,经济捉襟见肘,日子过得很紧吧,生活上也总出现不少困难。虽说脱下了军装,但他的那份兵心依然还在;军人坚强不屈的风骨和精神品格仍在保持;军人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还在发扬。

为能尽快改善生活现状和贴补家用,他拉起了地排车步行500多华里,去滕州贩运玉米卖,每斤可赚取5分钱的差价。按他当时的体格一趟能拉600多公斤,到附近的集市、市场出售,仅能赚取29元钱的利润。一年后,有了点小本钱,他又马不停蹄地到河南新乡的山上去打零工、拉石头,从山顶拉到山下需用粉碎机进行粉碎,活又脏又累,但一天却能挣到4至5元钱,让他心里增添了不小的慰藉,整整干了一个春天,既缓解了家里的经济困难,又使他的人生再次得到了淬火、磨练。

1982年夏季,他从河南回到老家后,恰巧赶上了村里在整党建党、村班子换届,有不少村民都推荐他出任村里班子成员,经过民意测验,在多名候选人中,他竟以高票胜出被委以村民委员会委员,第二年又被提升为村委会主任。也就像人们常谈论的,市场经济的大潮,无形中也催生出一些人的自私与贪婪,正因为不少地方有的村民争着当官,其目的并非是以给群众办实事为主,不乏是想利用当官而发财,这样的人既便当了几年的村官,其村里面貌也没啥改变,自己倒先成了暴发户人前光鲜,可村民大多仍处于最低生活贫困线。

傅常进上任不久,就一心扑在村里的事业上,针对村里农田产量低、地块零碎,不便于耕种等诸多实际问题,他及时向党支部、村委会提出建议,制定出规划调整方案,并亲自带领村“两委”与村民小组成员进行了大刀阔斧地土地结构调整,把所有的零碎地块整合归成了大块地。再就是组织各生产小组联户打机井15眼,填补了傅楼村以前没有机井的空白,彻底改善了水浇条件。粮食产量大幅度得到了提升。粮食作物由原来的每亩单产四、五百斤一下提高到了千斤左右。另外,为充分提高农民的科技文化知识,每周还举办两次农民夜校,专门从县里和镇上农业部门邀请农业技术专家到村,向农民广泛传授农业科技种植技术。

当了6年村干部,清正廉洁一心想着村民,谁家遇到什么麻烦事或生活有啥困难,他第一个冲上去,到户帮助想尽办法解决。尤其对于那些特困户和孤寡老人,因村里没有积累资金,他就经常从自家先拿出些钱和物给以资助,而自己家里的事他却很少过问,本来家中就不富裕的他,靠贩卖粮食、打零工挣来的那点很小的积蓄也渐渐用完,虽说改革开放已过去10余年,人们的生活也都大有了改善,可他与妻子结婚九年,家里除了买一架86元的旧的缝纫机、一个25元的小吃饭桌外,就再没有添置一件像样的家具,几乎又回到以前一贫如洗的状况。难免不让妻子埋怨、家人抱怨,父母两位老人也多次相劝:“说啥这村官你也不能再当了,再当的话,咱这个家就得散摊……!”迫于家庭的压力,再说还有不少想当村干部的人在等着盼着,只有辞去了村委会主任不再干。

直到他卸任多年后,每当村民闲聊一提起他,还总是异口同声:“要论行得正、立得直,还是人家部队培养出来的人,以前咱村的那些干部,要说还是人家傅常进,他就像那个电影里说的‘牛百惠’式的村官!”

【四】创业艰难当自强

成才的路如天地之广阔,但每个人走向成功的路也往往不同,成功的突破点更是千差万别。由此,可以说是追求不分长幼,成功不分先后,只不过是有的人出道早少年得志,而有的机遇频失受人知遇迟大器晚成罢了。

1989年初,刚过“不惑”之年的傅常进决心奋力一搏,干出一番事业。因他素来宠爱文字,还能写一手漂亮的字体,便决定以自己的优势另辟蹊径,毅然在菏泽市组建起4人的“新艺装潢美术社”,自己任社长并兼经理。主要是从事工艺美术、金属招牌大字、锦旗条幅、铜字、铜牌等牌匾设计制作,开展上门联系预约、承接加工、负责安装等“一条龙”式的业务服务。起初是在定陶、成武、河南商丘等地巡回开展业务。3年后,随着业务的不断发展,1992年他又加大投资两万多元,新上马一处铜字、铜牌加工厂,团队由原来的4人增加到7人,且都文字基础好责任心强,产品质量深受客户的青睐与好评。市场销路也日益红火起来,每年获纯利润都在2万元以上,这在当时两万元还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初步尝试了辛苦努力后的回报。

随着市场的快速发展变化,工艺美术装潢从业者剧增,相应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更有一些人还利用人际关系、地域优势等有利条件,对外来客户进行恶意挤兑、不平等竞争,致使他的装潢美术社运作困顿,直接影响了产品的销售,市场梗阻利润逐年下降,只有被迫停产,无奈地放弃已经干了6年的心仪事业。回到家在承包了两年土地后,又外出到四川成都干了两年企业管理。

生活中凡是细心的人,说不定就会通过哪一件事,可随时唤起那份潜在意识和敏锐,进而给他创造出事业成功的机遇。2009年春天,已步入人生中年的傅常进,为给儿子盖房子,一次他去姑庵集市的建材门市购买门匾、瓷砖门对,引起了他的思索,随着农村建房热的兴起,从中却发现了一个商机。于是通过市场多方调查,认为经营瓷砖工艺却是一门生财的好门路。他多次去有“瓷都”之称的山东淄博考察、参观调研,决定在原来的装潢美术基础上,再进一步升级转型为瓷砖雕刻工艺美术,组建并成立傅氏陶瓷精雕企业。便一次投资3万多元,在家空闲地上建起了厂房,购置了电脑割字机、空压机、冷干机、喷砂罐等大型设备,便正式成立了有9名员工组成,占地1.2亩的傅氏陶瓷精雕工坊,有他担任企业总经理。

北京癫痫病儿童治疗医院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因有哪些西安治癫痫病哪里的医院比较好河南哪家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