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深秋——父亲(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游戏

异乡的深秋特别的冷,秋风刺脸与我擦肩而过,我感觉到它的寒意,让我不由自主裹裹了身上单薄的衣服,继续穿梭在人潮中。人潮的不远处走来了一个衣衫简陋的人,推着手推车,推车的后边跟着一个孩子,手里攥着一个钱包。我似乎在他的身上看见了父亲的影子,那个小孩换做了我。

有点想念父亲,便拿出手机,在这夜幕来临的之际,乘着黑夜的灯火,便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很乱,有拖拉机的声音,和人群的说话声,父亲简简单单说了几句就挂了,只是那么几句话刻在了我的心里,“家里的苹果今天在出售了,收苹果的给了点定金,你没钱了,就告诉我,我给你打过去。不要自己苦熬这。”那是父亲为儿子在远方生活的担忧。就这样草草的挂了电话,我还没来的及问问家里的情况,电话那头就嘟嘟的声了。

父亲是一个果农,一年四季,守候着那片果园,从没有离开。 如今的这个季节,正是家乡苹果收货的季节。如今这个点,父亲和母亲恐怕没有吃早饭,带了点馍馍便开着拖拉机,早早的离开了家门,去了收苹果的老板那,拉纸箱去了,因为下午收苹果的人,要来装苹果。所以父亲和母亲总是凌晨五六点出发。以前我在的时候,我会陪着,如今只能母亲陪着父亲去了。幻想深夜他们回来了,拖着疲惫的身影,内心不是滋味,就这样想长大,替父亲分担点什么。却不知道,又能做点什么。看着前几日,没有老板来收苹果的父亲,一直焦虑的脸,如今有人要了,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的笑容。我知道那是收获的喜悦,那是不在为我们姐弟这学期生活费担忧的喜悦。

第二天,早早的起来,跟随父亲来到果蓬里,拾苹果的小媳妇,还有那年老的奶奶,一个个捡拾,小心翼翼的深怕碰坏。那眼光狠毒的老板, 坐在某个角落用狠毒的目光盯着,深怕乘自己一不注意,那些村里的女人將有斑点的苹果捡拾在箱子了。父亲总是忙前忙后,封箱,给人发烟,将自己的辛苦掩藏起来。带着点点笑意。而我抛着土,不知干点什么。装完箱,父亲开起那有些年纪的拖拉机,哒哒地走了,看着手握方向盘的父亲,那满手的茧子,黝黑的脸庞,单薄的衣服,内心久久不能平复,上坡的时候,拖拉机发出的轰鸣声,似乎已经沧桑,不能坚持多久……下箱的时候,一箱苹果重达七八十斤,我抱了几个来回,早已气喘嘻嘻,父亲还在那坚持着,舍不得父亲这么累,拖着疲倦的身子起来,谁知一点力气都没有,最后只能作罢,看父亲一人来回的跑……在归来的路上,父亲的心情是舒畅的,不过是多了几分平静,回想这些年的故事,父亲的付出是多么的艰辛。我在挥霍的时候,父亲同母亲在那果园下的汗水,让我在此时心生几番辛酸。就这样草草的将果子卖出了,其中父亲付出的艰辛,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如今生活不在别处,生活只在自己的手中。才明白当初他们的心。

如今身在异乡,家了出售的果子已经接近尾声,多想飞回去,再能够和父亲一起并肩作战。最起码那时的我是心安的。

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癫痫病的病因都有什么?癫癫痫怎么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