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军警】狗儿(散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狗儿,本姓纪,名建生。但他的大号知道的人不多,叫的人也很少,倒是他的乳名,村子上的大人小孩都记得深刻。几十年前农村生小孩取乳名,都兴叫什么狗儿、猪儿、牛儿之类的,说是这些家畜命贱,生命力强,给小孩取个家畜名,易养。,所以狗儿的父母给他取了个不雅的乳名,希望狗儿一生健健康康,无病无恙的成长。但狗儿的成长并没有像父母所希望的那样,身体内似乎潜伏着病弱的根基,没有一个健壮体魄。

狗儿长到十八、九岁时,才挨到了初中毕业,其间留了多少级,人们记不清了。初中毕业后,他再也不想读书了,回到了家务农。本来这样年龄的青年应该是身强力壮,有着力拔千钧的力量的,但狗儿却没有健壮的体格,虽有一米八几的个头,身躯却极为枵薄,像一根长长的豆角,又像一个瘦骨嶙峋的圆规,仿佛一阵风就会把他吹得晃动。狗儿干农活有些力不从心,就像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拈轻怕重。那时农村刚包产到户,干活磨洋工误的是自家的收入。父母看到狗儿不是种田的料,就琢磨着给他找份轻松的事做。狗儿有个叔叔在临县橡胶厂当副厂长,听了狗儿父母的讲述和要求后,就着手为狗儿进工厂上班想办法,他找了相关领导,给狗儿弄到了一个进厂当工人的指标,很快狗儿就进工厂了,成了一名正式的企业工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许多农村青年还束缚在土地上,不像现在可以到外打工,进厂当工人是青年梦寐以求的事。狗儿当上了工人,令村子里的青年羡慕不已。狗儿的好工作,好收入,抬高了他的身价,也为他找对象增加了筹码。狗儿进工厂不久,上门给他介绍对象的媒人多了起来,但不合意的狗儿不会轻意点头。经过一段时间的挑选,最后集镇上一个小他两岁,有高中文化,相貌较好的女孩被他相中了。经过几个月的了解、相识、相知,彼此心仪了,俩人办了婚姻登记手续。接下来,举办了在当时算得上是隆重的婚礼。结婚那天,狗儿特别兴奋,像金榜题名般兴高采烈,平时不太饮酒的他喝了不少酒。因了酒精的作用,他有些飘然、忘情,在小小的新房里用公鸭似的噪子大声的唱歌,还把喜糖仙女散花般抛给围在新房外看热闹的孩子们哄抢,把结婚的热闹场面推向了高潮。

狗儿结婚后只要厂里休息,他就骑自行车赶回家。他极疼老婆,给予无微不致的体贴,买菜、洗衣、做饭等家务都主动做,若有空闲时间,他还不忘营造点浪漫情调,带着新婚妻子徜徉在乡间的小路上,在乡野中洒下一片新婚的甜蜜。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将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一年后,狗儿的一个举动,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他不声不响地离婚了。之前,没有任何迹象,婚离得突然而蹊跷,人们很是迷惑不解。这也是狗儿维持得最长的一次婚姻。离婚的当时,狗儿神情沮丧,呆若木鸡,目光暗然,满脸失望,签字时他消瘦的长手不住的颤抖。两人均一言不发,离婚的缘由没有透露半点。他的妻子离开狗儿家时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哭声十分悲戚,仿佛有满腔的委屈和不好言说的苦痛。

狗儿的第二次婚礼大约在他离婚后一年半的时间举行的。这个媳妇来自乡下,长得矮矮胖胖的,没有第一个标致,同狗儿走在一起,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反差很大,像一对引人发笑的相声演员,留给人们的尽是噱头。一年多的时间足以让狗儿恢复创造新生活的激情,他将新房扫得干干净净,布置得整整齐齐,还添置了一些家电,请了主要亲朋来贺喜。席间狗儿依然喝了不少的酒,脸上呈现本酡红色,仍然写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和憧憬。

二婚后,狗儿回家依然勤,只是做的家务少了些。这个来自农村的媳妇比第一个勤快,家里收拾得有条不紊,狗儿做家务插不上手。但狗儿依然疼爱老婆,抽时间陪她,回家不忘把城里好吃的带来犒劳媳妇,还帮助干些农活,尽量让媳妇少受累。人们依然认为狗儿的婚姻是幸福的。孰料,这次婚姻也只维持了半年多时间就离异了。离婚的时候,女人手上有些青紫的斑块,狗儿脸上也有些轻微的手指痕迹,俩人都不说话,离婚的原因人们还是不得而知。此后狗儿还找了几个女人打伙,都是你情我愿地生活在一起,没有办结婚手续,也没有举办婚礼,结果都只有几个月时间就草草收场。

狗儿在婚姻上几进几出,使他有些筋疲力尽了,看上去已萎靡不振,垂头丧气,打不起精神。他早已成了远近闻名的新闻人物,人们坐在一起就猜测他离婚的原因。其中有一种说法是比较靠谱的,说狗儿生理上有缺陷,过不了夫妻生活,他疼老婆却不能给老婆带来幸福,有时在老婆面前失去男人的“尊严”时,他脑羞成怒后就打老婆,所以当老婆提出离婚时,由于自己的“无能”,他只能无奈地同意了,但彼此都保持了沉默,不透露离婚的缘由,选择悄无声息的分手。

后来,狗儿厂子不景气,提前办了病退,回到了村子里。五十刚出头的他,头发白了一半,背已微驼,看上去很苍老。在村子里他更是沉默寡言,很少与人们交往,守着微薄的工资,孤伶伶的度日。他唯一打发时间的事是钓鱼,一年四季,只要天气还可以,他就扛着鱼杆,提着个小凳子到附近的水塘,坐在僻静的角落垂钓,每天从日出能守到日头落山,仿佛一尊雕塑,把世间的纷繁都丢在脑后。有时,当他孤独地走在路上,被调皮的小孩看见了,就跟在其后,高声地叫着“狗儿、狗儿”的取乐。这时,他会猛回头,露出一脸的愠色,扬走鱼杆奋力的追赶小孩,吓得小孩四处逃逸。

没过多久,狗儿彻底的离开了村子,听说是到城里给单位守门去了。人走了,人们还记得他。

广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呢在郑州治疗癫痫贵吗?济南治疗癫痫专业医院是哪家?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