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周五下午,我与一万人擦肩而过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古典诗歌

    这是一个充满欢快旋律的周五,可以正点下班,可以回家陪家人吃个饭,然后玩会游戏睡觉。于是我雀跃地奔向西直门地铁站。

  

  一路上,我就在盘算着周末如何消遣,不知不觉地就进入了地铁站口。短暂地愉悦被眼前的壮观景象打破了,等我意识到我把出入口弄反的时候,为时已晚。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排山倒海的换乘人群黑压压地将我包围,并以十迈的相对速度与我的双肩摩擦着。我就像要从深潭冲过瀑布飞向上游的青龙,在人群中摇摆着,挤钻着,我也搞不清我是在后退还是再前进。

  

  我粗略地估计了一下,在一个四米左右宽的通道中,平均每秒钟将有十个人通过横切面,一段一百多米的路程,我足足走了近二十分钟,那就意味着我已经与一万多人相悖地行走在这个通道之中,我与一万多人擦肩而过!

  

  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我竟然脑海中还想着浪漫。转过了一个弯,眼前是一段十几米的台阶。要搁平时,我连怕华山都不怵,可今天摆在我眼前的,仿佛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怎么办?智取无谋,强攻无略。就在骑虎难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人群的密集程度明显下降了一些,我举头一望,眼前的繁荣景象被一个硕大的臀部所占据。那是一个也许是女性的臀部,丰满程度充分地将我国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完全体现出来。由于这位大姐的存在,使得与我们逆行的人群们都得见她绕行。我在这棵大树下面,享受着被庇护的快感,虽然大姐已经大大影响了我前进的速度,也影响了对面人群前进的速度。

  

  突然,迎面袭来一阵热风,我大呼一声,我去~在张嘴的同时,正好赶上我的膈肌向下做活塞运动,每一个肺泡要相继膨胀起来,于是,重重的一大口气体进入我的体内,夹杂着中午未消化完全的麻辣烫的味道,差点没把我呛晕过去。我重重地咳嗽着,想把刚才吸进去的每一个气体分子都在咳嗽中排出去。那位大姐貌似若无其事,继续缓慢地前行着,也难怪,她要是转一下身,也许就会从台阶上重重滚下来,那时候,我就不简单是吸一口瘴气那么走运了。

  

  我站在原地若有所思,望着大姐缓慢远去的背影,我心潮澎湃,无法淡定。我宁可放弃庇护,独自前行,也不会再冒着窒息而死的危险了。

  

  度过这一段高难度的路途,终于看到了地铁的站台,我心中终于平静了下来。我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感慨万千。我们是多么渺小啊,如果拨开云层,轻窥一下这个小小的西直门站,我们简直就是一群忙忙碌碌的蚂蚁。谁也不知道这种匆匆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或者说谁也不明白尽头到底是什么。我们就在蚁后的安排之下,按照的自己体味画出的轨迹前行,麻木,机械,无所适从。偶尔像我这样误入逆流中小生命,只能靠着自己的能量,拼命在逆境中挣扎,在庇护伞下,只有被瘴气侵噬,或者被庇护伞重重地压死。

  

  车来了,下一站是哪?暂时没有想那么多,只要方向没错,就会以最快的方式到达终点。

  

  

安阳市哪可以治好癫痫病黑龙江母猪疯医院那里好松桃苗族自治县癫痫医院哪好
上一篇:该与不该
下一篇:生命的内涵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