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军警】重返老军营_1

来源:海口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剧本
破坏: 阅读:2156发表时间:2016-08-16 17:43:31
摘要:在参加完“南疆祭奠英烈活动”之后,我与乡友有幸重返为之奋战了十几个春秋的老军营,看到新一代军人的风采,新出于蓝胜于蓝,一代更比一代强,我们这些老军人感到无比的欣慰。

自从1982年转业离开了我的老部队—四川省犍为县149师446团军营,已有30多年了。
   446团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团队,组建于1938年抗日烽火期间,经历过鲁西南战役、挺进大别山、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进军大西南、进军西藏、修建川藏公路、西藏平叛、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1979年对越越自卫还击战,参加了1989年拉萨戒严。1989年4月149师被中央军委确定为应急机动部队,成为西南快反第一师。446团基础好,能攻能守,作风勇猛,战斗力强,是军、师第一主力团。团队曾被授予“群众工作模范团”称号,涌现出了一大批“阳廷安班”、江多、漆克高等英雄模范人物。在我军新时期团队还培养出了“王西欣(现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许勇(现任西藏军区司令员)、饶开勋(现任总参作战部部长)”三位将军。
   在这个英雄的团队里,我度过了13个年头。我由一个毛头小伙成为了一名军队干部,部队生活中我战胜了一切艰难困苦,经历过青春的酸甜苦辣,留下了太多的记忆,有挥之不去的战友情结,这毕竟是我奉献青春的地方。因此,重返老军营就成了我长期以来的一个迫切的夙愿。
   2014年3月,我的老部队举办“陆军第149师南疆英烈纪念活动”,我和几位武功籍的老战友欣然报名参加,一是为了祭奠长眠南疆的战友,二是渴望与多年未曾谋面的老战友聚会重叙友情,同时也有一种奢望,想到老部队去看看。
   在屏边祭奠英烈如期圆满举行,了却了我多年来悼念战友的愿望。在此期间,联系到老部队回访一事,经请示团队原老团长时,他说:部队当前正在基建,等部队修建好了再去吧。老团长的一席话,给我们当头泼了一瓢冷水,基本上打消了我们重返老军营的想法。我和几位老战友商量了一下,决定取消这一活动,等以后有机会再论此事。
   在从昆明返回陕西时,由于火车票相对紧张,我们便决定不坐火车改乘大巴,浏览沿途风光后,到乐山游览一下,再从成都返回。也就是这一临时决定,却无意间圆了我们的“重返军营梦”。
   在昆明北部汽车站上车后,我们在大巴上与同车返回乐山、犍为的446团罗杰、李正武等7名老战友不期相遇。畅叙友情后得知,此行途径犍为,终点站是乐山。这时,我和三位陕西籍战友临时动议,犍为县毕竟是我们为之奋斗坚守了十几个春秋的第二故乡,这里留下了我们太多的汗水和回忆,哪怕是在犍为县城看一下,部队若是进不去就是在营房门口转一圈,也不虚此行,故决定在犍为提前下车。
   当晚,到达犍为县城已是晚上8点多钟。罗杰战友住在乐山,也在犍为下车,与李正武等老战友在犍为县城为我们举行了隆重热烈的欢迎晚宴。
   随后,供职在犍为邮电局的老战友——原446团通信连连长,后任通讯股长的吕孝富也闻讯前来探访。他是我们在通信连同甘共苦、打了13年“罗锅仗”的老战友。回忆军旅往事,无不感慨万千。他骄傲的告诉我,446团涌现的“王西欣、许勇、饶开勋”三位名将,两位出自于我们通信连。是的,我们在警通连当干部时,许勇时任工兵副班长、他是我们的陕西乡党。至于提起饶开勋,1981年时还是我们连队荆门癫痫哪家好的新兵,那时我已经在部队转业干部为期半年的政法大队培训,确实没有过多印象。当他听说我们想去军营时,欣然答应带我们到军营看一看。
   第二天,我们早早地起了床,草草吃了早饭,在犍为县城溜达了一圈。吕孝富、李正武两位战友,与我们乘坐犍为至河口的公交车前往军营。
   当天,正值“三八国际妇女节”,好多女同胞外出武汉哪儿能治好癫痫病,车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看着变化巨大的第二故乡,我非常激动。昔日的黄旗坝千里稻田不见了踪影,已被新的开发区所代替,高层建筑林立,厂房一个接着一个,使人目不应暇。当年光秃秃经常负重行军的凤凰山,如今已是林木茂盛,成为人们旅游消遣的好去处。在这里,几十位女同胞纪念妇女节,下车前往凤凰山踏青,车上顿时宽敞了许多。在车厢内,举目远眺当年的朱石滩,也有了不小的变化。班车拐了一个弯,驶向了军营方向。越是离军营越近,我的心情愈加迫切。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部队老围墙,还是30多年前的样子,不过上边加装了一道防护铁丝网,比以前高了许多。军营原来的狭小朴素的大门已经封闭,班车停在了修建在原后勤水塔方向的宽敞雄伟军营大门前,我们一行5人下车后,班车向河口方向驶去。
   今日的军营门口,两位哨兵荷枪持弹严守岗位,右侧有一执勤岗亭,进出人员须经登记方可入内。吕孝富老战友与现任团通讯股胡股长联系后,不久胡股长风风火火骑着自行车到营房大门口迎接我们。经与哨兵联系,我们一行迈进了向往已久的昔日老军营。
   走进军营,一条笔直的水泥道路,正对部队原来的大礼堂。昔日的水塔屹立在道路的右侧,唤起了脑海中残缺的记忆。在大礼堂方向,迎面是一座正在基建中的团部办公大楼。大楼前一条鲜红的“牢记强军目标,献身强军实践”的横幅格外引人注目。大楼前,两位督查正在忠实的履行职责,身后巨大的标语牌上习主席“牢记坚决听党指挥是强军之魂;能打仗、打胜仗是强军只要;牢记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是强军之基”的题词褶褶生辉。
   走到大道的尽头,右行以后,我们来到了营区。当年我们在岷江河滩挖沙取石,用血汗修筑的道路已无踪影,变成宽阔平整的水泥大道。这里昔日的数百亩甘蔗地已销声匿迹,改成了部队的训练场地,越野跑道、各种军事训练设施一应俱全,绿油油的青草铺满大地,到处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训练场地北侧,当年的生产地,连队后边的的小菜园,全部被绿化。在营区的家属院一带,现在也是风景如画,一排排的杉树高挺笔直,像一队队军人整齐排列、接受检阅。整个营区,一排排四季常青的冬青树,一行行高高大大的风景树,一片片绿油油的草他,让人仿佛置身于城市公园之内。这里那里是军营,分明是一座美丽的世外桃源。新时代的军人,条件如此优越,真让我们这些老兵眼馋,为之动容!
   营区的营房设施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当年我们一砖一瓦,将简易的瓦房改建成的砖混平房已经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三层砖混结构的连队小楼。小院二层走廊上都书写着“强我铁军争第一,精武强兵扛红旗”,“理论武装强基础,防控卫士铸忠诚”等各种各样的标语,各个连队小院前边都有自己的操场和篮球场。然而,时过境迁,由于时代发展,这些连队的三层小院也将被拆除,拟修建现代化的新营房。
   由于,部队正在基建,现有的一些连队住在简易的平房内。现在,留下的最为熟悉的建筑只有老部队的大礼堂了。大礼堂基本上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经过了了装修,显得比以前气派了许多。礼堂正面书写着“争第一,扛红旗”,“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标语,显示了团队新一代军人前赴后继,无往不胜,勇夺第一不屈的团队精神。
   在胡股长的陪同下下,我们先后回访了自己原来所在的老连队。先后与通信连杨虎指导员、一连连长吴永根、三连指导员张小军进行了热情洋溢的交流。在连队进行了短暂的停留,连队新一代领导对我们表示热烈欢迎,战士们也都非常礼貌,希望我们常回来看看。今天是周末,连队的战友们大多数在休息,有的打扫个人卫生,有的在进行娱乐活动,也有的到军人服务中心采购生活用品。在一、三连的驻地,官兵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准备照相。军营中很少看浙江有靠谱的癫痫医院吗到外出溜达的人员,在营区偶尔发现路上有事外出的士兵,也都两人为伍、三人成列,见到首长,主动敬礼,整个部队显得纪律严明,很有素质。
   在团队的宣传栏中,我们看到仅在2013年下半年,446团8月份参加了“全军高寒山地小型作战群精兵夺要汇报演示”,9月份参加了“神网—2013B指挥对抗演练”,10月参加“西南使命2013—西昌演习”、“2013中印反恐联合训练”等大型演练,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快乐的时光过得总是很快,不知不觉将近中午,胡股长还要留我们继续联谊,但由于行程太紧,已经买好下午返程车票,还要在犍为县城作短暂游览,我们便婉拒了战友们的好意。
   看到新一代军人的风采,武汉癫痫如何治好新出于蓝胜于蓝,一代更比一代强,我们这些老军人感到无比的欣慰。在营区内大门前合影留念后,我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老军营。
   再见吧——新一代战友!
   再见吧——我们魂牵梦绕的老军营!
   再见吧——我们难分难舍的第二故乡!

共 323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